轟!

戰火瀰漫的遼闊空間中,一道道狂暴的源氣如狼煙般的衝天而起,一座座法域自大地各處升騰而起,然後彼此碰撞,巨聲迴蕩於這座空間的每一處。

時不時的會有着法域炸裂開來,宛如一場盛大的煙花。

那是法域強者的隕落。

戰爭,慘烈至極。

轟轟!

虛空某處,兩道裹挾着浩蕩偉力的光影如星辰互撞,那所爆發的衝擊將附近的虛空盡數的震碎。

兩道光影皆是被震退,其中一道現出身來,正是周元。

此時的他,手持天元筆,筆尖不斷的有着血跡滴落下來,那些血跡閃爍着淡淡的金光,涌動着極為強大的力量之韻。

那些,皆是聖者之血。

而且還不止一位聖者。

這一年左右的時間,周元自己都記不起他與聖族多少的聖者交過手,在那生死爭鬥間,隕落於他手中的一蓮境聖者,已是超過了五指之數。

而一般的雙蓮聖者,也有人被他所傷。

當然,為此他也並非是沒有付出代價,此時若是能夠揭開衣衫的話,就能夠發現在其身軀上佈滿着一道道猙獰刺目的傷痕,那些傷痕,即便是他這聖龍之軀短時間都難以愈合,而且其中殘餘的聖者偉力還不斷的侵蝕着肉身,帶來着非人的痛苦。

但周元完全沒有時間去化解這些侵入體內的聖者偉力,因為這一年左右間,他所面對的敵人沒有給過他的片刻的歇息。

也就是說,周元此次的戰鬥,持續了足足一年!

一年時間的高強度作戰,雖說周元感覺到了濃濃的疲憊,但他的戰意,卻始終熾熱,因為他見到了太多太多蒼玄天的法域強者不懼赴死,只為將那聖族沾滿血跡的腳步拖延。

在這種生死存亡之際,無人能夠退縮。

只是...不論他再如何的拼命,局面的劣勢,卻是無法扭轉。

這一年下來,他們所打造的超級結界層已宣告破碎,繼而守護部隊只能在失去地利優勢的情況下與聖族大軍展開搏殺,可這種碰撞的結果並沒有什麼意外,守護部隊不斷的出現損失,而聖族大軍則是步步推進。

如今,那最後一層防線不斷被攻破,他們所處的這座空間,已是最後一道防線,如果他們再退,就將會直接退入蒼玄天。

那時候,蒼玄天將會陷入血與火的海洋之中。

這一刻,即便是周元,都是生出了一種無力之感。

他仰起頭,望着這座空間之外,在那裡隱隱有着兩道極為恐怖的偉力在碰撞,那是蒼淵師尊與掌雷古聖。

這一年多來,蒼淵顯然是被掌雷古聖拖住了,乃至於他根本就無法給予正面戰場半點援助。

沒辦法,聖族的實力太強,強到讓諸天都有些喘不過氣來。

周元轉頭望向其他的方向,如果將這座空間中的防守與進攻方以紅藍色區分的話,則是能夠見到那紅色的浪潮裹挾着滔天血氣一步步的侵蝕而來。

雖然守護部隊已是傾盡了所有力量,可在整體實力的差距下,這種抗衡還是顯得太過的艱難了。

“周元天主,別看了,按照本座的估算,要不了多久的時間,我聖族大軍就將會踏足蒼玄天的土地。”當周元在掃視四方的戰況時,在那前方,一道流光閃現而出,流光之內,是一名黑衣中年男子,此人眼眶內陷,顯得陰厲狠辣,那自其體內散髮而出的恐怖偉力威壓,顯露出了其身為雙蓮境頂峰的實力。

此人名為黑隼,其實力與此前曾被周元所鎮殺的焱須相當,算是這段時間周元所遇見最棘手的強敵。

此前周元能夠鎮殺焱須,其中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那天羅棋盤的反向加持,而眼下這黑隼,論起凶性可比那焱須強多了,所以他與周元交手可沒有半點的花里胡哨,動手間皆是殺招。

如今所處的空間,距離蒼玄天已是極為的接近,所以周元方纔能夠借助蒼玄天的天地之力加持,與這黑隼鬥得難捨難分。

只是,相對而言,他也被這黑隼纏住了,根本無法對其他地方進行支援。

面對着黑隼那陰厲滲人的目光,周元手掌緩緩握緊天元筆,浩瀚如洪流般的偉力在身後席卷,宛如是天地潮汐一般,捲動之間,引得天地都是在破碎。

“周元天主,不要再負隅頑抗了,我聖族的步伐,你們諸天無法抵擋,我倒是建議你投降於我聖族,到時說不定還能夠保住你這天主的身份地位。”黑隼淡淡的道。

然而回答他的,是萬千道雪白筆毫席卷而出,其上偉力奔涌,仿佛萬千白龍,碾碎虛空呼嘯而至。

“不識抬舉。”

黑隼眼中掠過凶戾之色,下一刻,有厲喝聲響徹天地:“聖族大軍加快攻伐,早日血洗蒼玄!”

轟!

隨着其喝聲落下,只見得那綿延至這座空間每一個角落的戰場中,皆是有着一道道暴戾殺氣衝天而起。

聖族大軍,殺意與士氣皆是大盛。

而反觀蒼玄天這邊的守護部隊,則是愈發的陷入到苦戰之中。

看這局面,當真是劣勢到了極致。

大混戰在不斷的持續,而隨着時間的推移,守護部隊不斷的退縮,如果從最高空俯瞰下去,可見到守護部隊的防線已被壓縮到了一角處。

而在那空間之外,周元能夠感覺到屬於蒼淵師尊的那一道偉力波動變得有些焦躁了起來,顯然,蒼淵也察覺到了防線的劣勢,他試圖想要擺脫對方的糾纏,但那掌雷古聖顯然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與黑隼陷入顫抖的周元,雙目漸漸的赤紅起來,有決然涌動。

眼下情況,他這裡必須做出一些突破,方纔能夠影響到整個局面,雖說這種影響即便出現也只是暫時。

周元天靈蓋處,一朵聖蓮浮現出來,光蓮徐徐綻放,有億萬道偉力光虹暴射而出,那是要將自身力量爆發到極致。

只是如此一來,短暫爆發之後,必然會受到一些削弱。

但這種時候,顯然是只能搏一搏了。

那黑隼見到這一幕,則是一聲冷笑:“窮途末路,困獸之鬥嗎?周元,沒有用的,不管你現在做什麼,都改變不了結局的!”

周元一言不發,聖蓮璀璨到極致,就欲爆發。

吼!

不過,就在聖蓮即將噴涌出浩瀚偉力的那一瞬,這方天地間,突然有着一道震耳欲聾般的獸吼聲響徹而起。

那獸吼聲是那般的震撼人心,即便是在場的諸多聖者,都是在這一瞬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心悸之意。

再然後,他們便是震驚的見到,一片虛空在此時破碎開來,有一頭紫金巨獸踏空而出,然後張開瞭如黑洞般的巨嘴。

嗷嗚!

那巨嘴之中,神秘的黑光爆發,天地間頓時有着一股恐怖無比的吞噬之力席卷而出,那股力量掠過,只見得那聖族大軍中,無數法域強者驚駭尖叫,他們的身軀在被黑光捲過的瞬間,就突然的破碎開來,化為無數充滿着生命力的光點。

甚至連數位倒霉的一蓮境聖者,一個躲避不及,都是被黑光捲走,最後被那紫金巨獸一口吞入。

吼!吼!

紫金巨獸一口下去,聖族大軍猶如是缺了一個口子般,不知多少人被掃得乾乾凈凈。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雙方的大軍都是震驚無比,戰場甚至出現了片刻的凝滯。

無數道目光驚駭欲絕的望着那突然出現的紫金巨獸,後者龐大的身軀上所散髮出來的偉力威壓,更是讓得雙方聖者都是面色劇變。

因為那等威壓,赫然是達到了三蓮境的層次!

這是一頭三蓮境的聖獸?!

周元也是驚愕無比的望着那不知道從何處殺出來的三蓮聖獸,不過緊接着,他就察覺到那紫金巨獸有些眼熟...

數息後,周元的瞳孔猛的放大,面龐上有一股難以置信之色涌現出來。

因為他終於認了出來...那紫金巨獸,不就是吞吞的戰鬥形態嗎?!

它,它怎麼變成三蓮境了?!

周元記得,吞吞之前不是跟隨着夭夭一起,進入到了封閉沉眠狀態嗎?

而如今,吞吞蘇醒了...那麼...

夭夭也該蘇醒了吧?

周元心間猛的一顫,即便是之前面對着聖族大軍將要攻破防線時,那都未曾感到恐懼的心,突然是在此時,涌上了一股讓他渾身顫抖的驚慌之感。

夭夭此時,究竟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