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族對於蒼玄天的這一路攻勢,因為蒼淵的半路殺出,倒是導致其戰略不得不做一些調整,所以也正如蒼淵所料,在接下來的半年時間中,蒼玄天這邊的戰況反而是變得平靜無波起來。

但正是這種過於反常的平靜,反而讓得蒼淵,周元等聖者愈發的感到如臨大敵,因為這說明聖族此番的調動極大,所以這才造成了長達半年時間的平靜之期。

而一旦等到聖族調動完畢,那麼蒼玄天必然會面臨一場如暴風驟雨般讓人難以喘氣的進攻。

不過即便知曉聖族在調動大軍,可周元等人卻是做不得什麼,因為雙方敵強我弱,他們只能處於被動的守勢。

眼下他們唯一能夠做的,便是傾盡全力的佈置出一重重的源紋結界,將這最後一層防線,打造得密不透風,固若金湯。

同時蒼淵也向歸墟神殿再次請援,而歸墟神殿那邊也明白蒼玄天這邊同樣不容有失,於是派出了最後一波還能夠用以支援的機動力量。

而在這支援軍中,還有着三個老熟人。

正是此前說是進入歸墟山中的蘇幼微,武瑤以及趙牧神。

現在的三人,已是闖山成功,於那生死間完成突破,踏入到了聖者境。

對於三人的突破,周元其實並不感到意外,他們的天賦潛力,絲毫不遜色於楚青,李純鈞,甚至從底蘊這些角度而言還要更為的勝過。

畢竟如果楚青,李純鈞二人沒有周元以造化塔為他們補闕掛漏的話,即便如今有天地大勢加持,但想要踏入聖者境的難度,依舊會徒增無數,而大多時間處於混元天中,得到了更多修煉資源的蘇幼微三人卻是沒有這個隱患與擔憂。

而隨着歸墟神殿的最後一支援軍抵達後約莫半年左右的時間,邊防便是告急,聖族大軍,終於是如潮水般的涌來。

殘酷的戰爭,沒有任何意外的就再度突然的爆發了。

血與火同時點燃。

...

聖族這一路的大軍領首者,倒依舊是掌雷古聖,但這一次的攻勢之凶猛酷烈,卻是遠遠的勝於上一次。

聖族的精銳部隊如潮水般源源不斷的涌入這蒼玄天外最後一層防線之內,而此時,那由周元率領着人在這大半年時間中佈置下的超級結界,頓時迎來了一場巨大的衝擊。

借助着超級結界的地利,蒼玄天的守護者部隊倒是在第一時間給了聖族部隊一次迎頭痛擊。

不過聖族也很快就穩下了陣腳,開始穩扎穩打的層層推進,於是那一層層的超級結界就直接是轉為了血肉模糊的絞肉機。

每一寸之地,都有鮮血侵染。

雙方精銳強者紅着眼的廝殺,血腥之氣,瀰漫天地。

依托着那些超級結界的地利,蒼玄天的守衛部隊在與敵交手的時候會占據着一些優勢,最起碼是進退自如,所以如果要論起傷亡比例的話,聖族定然是要更高一些。

可聖族卻完全不在乎這些,他們的整體實力更強,所以對於這種傷亡比例完全能夠接受。

因為按照這種傷亡比例持續下去,必然是蒼玄天的守衛部隊先被耗光!

這正是聖族的優勢所在,他們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謀劃,在絕對實力之下,他們所需要做的,便是集合力量,然後直接不斷的橫推下去就行了。

絞盡腦汁去思考如何減少戰損的,那是諸天才應該做的,而不是他們聖族。

而的確,也正如聖族所料,面對着這種聖族源源不斷的以命推進的戰略,因為蒼淵已經與掌雷古聖繼續鬥法去了,所以只能暫時成為總指揮的周元時刻都是在焦頭爛額。

雖說眼下聖族的推進頗為的艱難,但蒼玄天守衛部隊的損傷,也是頗為的慘重,不提法域的傷亡,甚至於連聖者,都開始出現了隕落的跡象。

雖說聖者的隕落必然也伴隨着聖族那邊有相同的損傷,可聖族那邊,還能夠不斷的有援軍加入,而他們這裡,卻是再沒有多餘的聖者援軍趕來。

因為遭受到進攻的,並不只是蒼玄天,其他四大天域如今同樣是陷入到了戰火之中。

周元明白這就是聖族的戰術,以命換命,直到將諸天換到徹底崩潰的那一天...

這是堂堂正正的陽謀。

沒有任何的謀劃能夠阻攔,而這是最讓人感到無力與絕望的一種手段。

所以即便是周元,也只能強行按耐住自己想去計算己方傷亡的衝動,然後身先士卒,於那最前線奮勇廝殺,浴血而戰。

戰爭,便是在這種殘酷的局勢下,維持了一年的時間。

這一年間,周元並未將戰局的消息封鎖,反而是時刻在反饋給蒼玄天中,讓得其中無數生靈知曉前線戰況。

所以,蒼玄天所有生靈都是明白此時那前線的惡劣,知曉在那裡,有諸天的法域,聖者在浴血奮戰,試圖將聖族的入侵抵擋在蒼玄天外。

只是,聖族的腳步,是那般的堅定與沉重。

他們踩着被血跡侵染的土地,一寸寸的接近着蒼玄天。

無數生靈難以參戰,他們唯有日夜祈禱,化解着恐懼。

在這種天地大變間,造化塔中,不斷的有着法域強者涌現而出,他們一經突破,便是赤紅着眼睛踏空而去,直奔那最戰爭的最前線。

他們如何不明白,法域強者在這種級別的戰爭中,也只能算做炮灰而已,可他們更明白,蒼玄天雖大,但他們卻已經無路可退。

他們於造化塔中享受了整個蒼玄天的供給,如今成功突破,自然是需要將那份代價給付出去。

而他們為此,心甘情願。

因為在這方天地中,還生存着他們的宗門,家人。

他們不想往後聖族侵入這方天地,將他們的宗門以及家人,視為豬狗,隨意的屠戮,奴役。

只是,即便整個蒼玄天都是萬眾一心,阻擊聖族,但這於大局,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一年之後,隨着聖族無數精銳強者的前仆後繼,那被蒼玄天守衛部隊倚為地利的超級結界層,終於是被聖族徹徹底底的鑿穿。

這一刻起,蒼玄天守衛部隊,也是徹底的失去了地利。

...

防線空間中。

滿身鮮血的周元望着那崩塌的超級結界層以及其中如潮水般涌出的聖族大軍,他有些疲倦的揉了揉臉龐,然後偏過頭望着身後的眾多人影。

在那前方,有萬祖大尊,紫霄大尊,還有着蘇幼微,武瑤,趙牧神,李純鈞,楚青這些熟悉的面龐。

經過一年多的血戰,他們幸運的沒有隕落,但他們的身軀同樣是千瘡百孔,即便是聖者之軀,一時間都是難以修複。

周元望着眾人,咧嘴笑了笑,然後深吸一口氣,咆哮聲如雷。

“願諸天安寧。”

“願諸君安歸。”

“願殺光聖狗!”

咆哮聲落下間,周元的身影已是化為流光席卷而出,浩蕩攻勢,迎上了聖族大軍。

“殺光聖狗!”

無數咆哮聲於後方響起,洪流奔涌,與這最後一處防線中,轟然炸裂。

血腥滔天。

...

而也就是當那血腥染紅了最後防線時。

大周城,王宮。

在那片被結界所覆蓋的王宮深處。

這裡的殿宇,依舊還掛着一些紅燈籠,只不過卻是頗為的殘破,喜慶之感蕩然無存,反而顯得有些凄涼。

居中的一座殿宇,緊閉多年。

殿前的花苑中,百花盡數凋零,幽冷黯淡。

那一扇緊閉多年,貼滿紅色喜字的大門,突然在此時輕輕一顫,有塵埃震飛而起,於陽光下飛舞。

嘎吱。

塵埃飛舞間,房門在此時緩緩的開啟。

房門之上,那些已經黯淡了許多的大紅喜字,則是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悄然的抹過,瞬間蕩然無存,猶如未曾出現於這個世間一般。

房門裡面,有一道纖細的倩影,邁步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