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竟然是蒼淵大尊?!”

“他,他突破到三蓮境了?”

“必然是了,不然不可能擋得住那掌雷古聖的攻勢!”

“哈哈,這可真是天佑我諸天!”

“.....”

周元身後,數位聖者在震驚了數息後,也皆是回過神來,再然後便是忍不住的狂喜,因為他們都清楚諸天能夠多一位古尊,那將會緩解多大的壓力。

而他們這裡,危機也將會被化解。

“掌雷,堂堂古聖,何必盡找一些小輩的麻煩?”而在眾人驚喜間,那立於虛空的蒼老人影,也是出言朗笑。

在那億萬雷光交織下,掌雷古聖眼神有些冷厲,陰沉的盯着蒼淵,後者踏入三蓮境,這完全是出乎聖族意料外的情報。

因為聖神曾經有過推演,以這諸天的氣運,誕生三位三蓮境已經算是某種極限,可如今蒼淵無疑是打破了聖神的推演。

這代表什麼?諸天的氣運,開始增漲了嗎?是因為什麼?

掌雷古聖心中情緒翻涌,而其面龐依舊是冷得嚇人,他淡淡的道:“沒想到諸天第四位古尊,竟然會出在你蒼淵的頭上,你可真是好大的福氣。”

蒼淵原本有些佝僂的身軀,如今則是變得挺拔了許多,本就深邃睿智的眼目,如今更是透着一股深不可測之感。

他目光同樣是直視着掌雷古聖,笑道:“的確是好大的福氣啊,有個好的後輩,勝過萬千苦修。”

掌雷古聖眉頭皺了皺,他感覺蒼淵話裡有話,不過他沒興趣多問,因為他知道當蒼淵突破到三蓮境並且出現在這裡的時候,他這邊的進攻計劃就得做一些改變了。

“蒼淵,我也不與你廢話,讓周元將焱須交出來吧,不然惹怒了我聖族,這蒼玄天怕是守不住。”掌雷古聖淡聲道。

蒼淵笑道:“掌雷何必這麼幼稚,諸天與聖族間,難道還能有任何轉圜的餘地嗎?放了人,難道你聖族就會不進攻諸天了嗎?”

“能夠讓你聖族減少一位雙蓮境頂峰的聖者,對於諸天而言,可是一件大好事。”

掌雷古聖搖搖頭:“雙蓮境頂峰的聖者雖然有些重量,但少了一位,並不影響聖族與諸天間的巨大鴻溝。”

“不過看樣子你們是不打算放人。”

“既然如此,那就還是先做過一場吧。”

這掌雷古聖顯然也是個脾氣火爆的主,一言不合,便是不再廢話,下一刻,億萬道雷霆轟鳴,他直接是抬起了手掌,手托着一座銅爐。

“摩訶雷災。”

伴隨着其漠然之聲響起,只見得那銅爐中突有璀璨雷光傾瀉而出,那些雷光之中,凝聚着萬千種雷霆,蘊含著極端恐怖的毀滅之意。

雷光傾瀉,似是化為綿延無盡的雷漿洪流,然後以一種滅世姿態,對着蒼淵所在席卷而來。

那等攻勢,看得後方的周元,顓燭等人面色一片凝重,這若是換做他們,恐怕就算是聯手都難以阻擋。

顯然,面對着蒼淵這位新晉的三蓮古尊,這掌雷古聖,也是傾盡了全力,不再保留。

蒼淵望着那倒映在眼瞳中的雷災洪流,面龐也是微微一凝,旋即他偏過頭,衝著周元等人道:“你們先行退去,此處交給我來。”

周元等人聞言,也明白他們停留在這裡,反而會讓得蒼淵束手束腳,於是點點頭,直接轉身踏入了那空間通道之中,身影迅速消失而去。

掌雷古聖並未阻攔,因為他明白阻攔也沒有用,他不可能越過蒼淵再去對周元等人出手。

不過倒也不急,雖說焱須被鎮壓,但想要將其真的鎮殺,卻是需要一些時間,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試試這蒼淵的水準,這將會決定之後聖族的攻伐戰略。

所以,掌雷古聖目光只是一掃,便是收回,繼而眼神森冷的鎖定蒼淵,那滅世般的雷漿洪流,更為的狂暴了。

蒼淵的眼瞳中倒映着翻滾席卷的雷漿,他同樣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之中所蘊含的力量是何等的浩瀚恐怖。

他面色鄭重,一言不發,抬起手掌。

掌心間,有一枚豎目浮現,旋即緩緩的張開。

那一瞬,有億萬光華迸發,那等光華,不僅是穿透了這方空間,就連相連的其他空間中,都是被光華所洞穿,璀璨耀目。

...

當周元等人自空間通道穿出時,他們就立即感應到有諸多強大的源氣波動將他們鎖定,目光看去時,一道道懸空人影包圍了這裡的空間通道,目露警惕,戒備。

不過隨着周元,顓燭現出身來,那些戒備目光就迅速的散去,如釋重負。

周元一眼就從那些聖者中看見了領先的兩人,正是萬祖大尊與紫霄大尊,只不過此時的兩人,面色都是並不好看。

“周元天主,你那邊情況如何?”紫霄大尊率先迎上,問道。

“此前與聖族的焱須在鬥法,我將他擒住鎮壓了,不過後來掌雷古聖突然殺到,所以只能率眾撤退了。”周元也未曾遮遮掩掩,直接是簡單明瞭的說了一個清楚。

而紫霄大尊與萬祖大尊聞言,顯然是怔了一瞬,後面那綠柳等聖者,更是有些目瞪口獃的望着周元。

“你說什麼?”

“你擒住鎮壓了聖族的焱須?”

“怎麼可能...”

對於焱須之名,在場的聖者都並不陌生,那是實力並不遜色萬祖,紫霄兩位老牌大尊的存在,在那聖族中,身份實力更是僅次於古聖。

然而現在,周元說這等人物,竟然被他鎮壓了?!

望着眾人那副模樣,周元也就只是笑笑,手掌一抬,煉聖葫閃現而出,在那其中,還不斷的有着焱須的咆哮聲在傳出。

“其實也是他自己作死,用他那天羅棋盤將他自身坑了進去。”周元笑道,倒也並未誇大自身之力。

紫霄大尊目有異色,打量了一下周元,道:“不管是何手段,你能夠鎮壓焱須,也足以說明你自身的能力了。”

萬祖大尊也是沉默片刻,再度看向周元的目光,顯然是多了一些鄭重。

而那綠柳,更是連目光都不敢再與周元對碰在一起。

“對了,那掌雷古聖呢?可有追殺而來?”紫霄大尊想起了什麼,連忙問道。

“他應該是追不來了,先前那關鍵時刻,師尊突然現身,將其阻攔了下來,如今雙方正在鬥法。”周元說道。

紫霄與萬祖再度一愣,旋即似是明白了什麼,眼中震驚陡然涌現出來:“蒼淵?!他攔住了掌雷古聖?你的意思是...他成功突破了?!”

這一次的震驚,比周元鎮壓了焱須,還要來得強烈百倍。

一旁的顓燭點點頭,咧嘴笑着:“是的,師尊他成功突破到三蓮境了。”

萬祖大尊神色有些恍惚,紫霄大尊與其他聖者也頓時失聲。

他們都清楚,蒼淵這次的突破,具備着多大的意義。

震撼持續了好半晌,紫霄大尊神色複雜的嘆了一聲,旋即輕笑道:“真沒想到,歸墟神殿第四位古尊,竟然會是這個老家伙。”

“不過也好,這倒是能夠讓我們壓力小許多。”

周元點點頭,問道:“我這邊這座空間,因為那掌雷古聖的干預,還未曾被毀乾凈,不過如今蒼淵師尊與掌雷古聖在交手,那戰鬥餘波,必然會將其摧毀。”

他的目光看向紫霄,萬祖兩人。

“兩位大尊那邊呢?”紫霄與萬祖出現在這裡,顯然也是失守了,只不過周元要問的,是那兩座空間最後是否被摧毀。

紫霄大尊聞言,道:“我那邊摧毀得及時,倒是毀得一干二凈,應該能拖延一些時間。”

萬祖大尊面色有些陰晴不定,沉默了片刻,道:“我那裡是掌雷古聖第一個出現的地方,那個時候我想要摧毀空間已經來不及了,所以只能帶人撤退。”

“我...沒守住。”

眾人神色都是變得有些晦暗下來,只要有了那一處空間作為跳板,接下來聖族就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抵達此處。

而這裡,已經是最接近蒼玄天的次空間層了,可以說是最後的防線。

這可真是一個壞消息。

周元張了張嘴,最終也只能在心中嘆了一聲,他知道這也怪不得萬祖大尊守不住,他這邊如果不是蒼淵師尊趕到的話,恐怕也未必能夠將尾巴收拾乾凈。

“大家也不必沮喪,畢竟我們還有最後一層防線,只要全力經營,也必然能夠拖一些時間。”

周元深吸一口氣,安撫眾人。

“眼下我們暫時在這裡等待蒼淵師尊,等他老人家回來,再作商量吧。”

眾人聞言,也皆是點頭,這一次,連萬祖大尊,綠柳等人都是變得沉默,老實了許多。

而這一等,便是將十日的時間。

這十日內,倒是並未有任何聖族來犯,但周元他們卻是能夠隱隱的感知到,在那遙遠的次空間中,似乎是有着極為恐怖的偉力在震蕩。

那必然是蒼淵與掌雷的鬥法。

而待得第十三日時,虛空深處的偉力震蕩有所減弱,再過了兩日,蒼淵的身影,方纔出現在了周元等人面前。

見到有些疲憊,渾身偉力如大日般澎湃,狂暴的蒼淵,周元等人方纔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

這定海神針,總算是歸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