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那蘊含著寒流般的聲音傳來時,那焱須的面龐也是漸漸的變得有些難看起來,因為他同樣是察覺到了周元那開始節節攀升的氣勢。
這說明天羅棋盤的加持之力已經開始轉移到了他的身上。
而相對的,焱須自身的聖者偉力,則是開始出現了同等的削弱,那是因為在天羅棋盤的規則下,現在的他,算是處於劣勢一方。
所以屬於他的聖者偉力,直接是被天羅棋盤轉移嫁接到了周元身上。
可謂是真正的此消彼長。
這一刻,焱須突然感覺到了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可這種變故,顯然完全是超脫了此前的預料,畢竟這天羅棋盤雖說是雙方實力大致對等,但身為棋盤之主,焱須完全是可以找尋到一些破綻,比如使用特殊的方法讓得紅鱗突破到聖者,將雙方的一種平衡所打破。
但焱須千算萬算,都沒能算到最終蒼玄天這邊竟然會有兩人臨陣突破到聖者...畢竟要知道,因為此前聖元的緣故,聖族對於蒼玄天的情報可謂是瞭如指掌,所以他們清楚那青陽掌教等人就算是蒼玄天中僅次於周元的人物,但這些老家伙的潛力耗盡,入聖的概率實在太小。
而至於楚青,李純鈞這種年輕一輩,在那數年之前,才初入法域而已,更不可能有入聖的機會。
所以聖族的並未太過的註意他們,焱須也是因此漏算了這些在他看來並不起眼的螻蟻...可最後誰能想到,正是他的這種忽視,造成瞭如今局面的逆轉。
嗡!嗡!
在那戰場中,楚青與李純鈞在聯手解決掉紅鱗後,便是沒有任何猶豫的衝進了聖族的法域大部隊之中,浩瀚劍氣激蕩肆虐。
而兩位聖者的入場,無疑是如兩頭猛龍闖入到了狼群中,橫衝直撞下,短短片刻時間,就已是給聖族這邊帶來了巨大的傷亡。
咔嚓咔嚓!
隨着楚青,李純鈞放開手腳的大肆殺戮,那天羅棋盤上,代表着聖族法域強者的棋子開始不斷的碎裂。
焱須的面色越來越難看。
因為對面的周元,氣勢變得越來越雄渾,強悍了。
天羅棋盤不斷的在削弱他自身的力量,然後用以加持周元。
焱須眼中有凶光不斷的閃爍,他知道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
他的計划到現在,算是徹底的失敗。
所以,只能變招了。
“周元,不要太得意,天羅棋盤固然有着屬於它的規則,但我終歸才是其主,我在這裡的優勢,比你想象的還要多。”焱須眼神陰翳的盯着周元,旋即他的指尖有一滴金色的聖血滴落而下,落入棋盤之中。
“天羅棋盤,收!”
既然棋局要輸了,那就直接掀了桌子吧,雖說那被加持到周元身上的那一部分已經送了出去,但終歸能夠避免局面徹底的敗壞。
伴隨着焱須的喝聲落下,那天羅棋盤頓時震動了起來,只見得其上似是有着如虛幻般的氣流開始升騰,那些諸多的棋子,也是開始出現了淡化的跡象。
整個棋局,竟是要直接散去了。
周元望着這一幕,笑道:“你這棋品真差。”
焱須卻是並不理會他的嘲諷,反而是加快的棋局的消散。
不過周元的手掌,突然在此時輕輕的按在棋局上,淡淡的道:“不過這棋局你想擺就擺,想收就收,未免也太過分了一點。”
焱須眼皮一抬:“那你又能如何?”
而就在他聲音剛落的瞬間,焱須突然發現那天羅棋盤上的棋子,雖然一直在虛幻與實質間來回的變幻,卻始終難以真正的消失。
似乎是被一股力量阻擾了。
焱須瞳孔猛的一縮,電光火石間,他便是猛的明白了過來,目光陰狠的投向周元:“你做了手腳?!”
身為天羅棋盤之主,他此時方纔感應到,在棋盤之中,不知何時涌入了一些古老的源紋,那些源紋並未破壞天羅棋盤,但卻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干擾力,正是這種干擾,讓得他想要推翻棋局的想法落空了。
雖說這種干擾是暫時的,但顯然,周元也只需要這短暫的時間來令得棋局的勝負愈發明顯而已。
周元嘴角掀起一抹森冷弧度:“你說耍賴就耍賴,真當我是泥捏的不成?”
“你!”焱須眼中有震怒與殺機涌動。
可無能狂怒並沒有什麼作用,他如今只能傾盡全力的掌控天羅棋盤,浩瀚偉力不斷的灌註涌入,試圖將周元的那一層干擾消除。
但效果卻並不是特別的明顯,周元的手法極為的隱秘,而且天羅棋盤本就頗為的特殊,其自身需要遵循一定的規則,否則根本難以存在,就算焱須是這天羅棋盤之主,若是想要作弊的話,也需要鑽一些特殊的漏洞,而不能肆意改變。
這就讓得他想要抹除周元的干擾變得更為的艱難了。
而時間,也就在這之間迅速流逝,棋局之上,不斷的有着代表着聖族法域強者被抹殺的棋子破碎開來。
焱須那原本從容的面龐,此時早已化為鐵青之色,眼中滿是暴怒與懊悔。
“快了,快了!”
焱須牙齒咬得嘎吱做響,他能夠感覺到周元在天羅棋盤中所做的干擾已經快要被他清除。
可同樣的,他體內涌動的聖者偉力,也是在這段時間中飛速的削弱。
在其前方,周元雙臂枕在腦後,雲霧馱負着他的身子,看上去極為的悠閑,但就在這種什麼都不做的悠閑間,那自其體內散髮出來的偉力波動,已是強悍到了近乎恐怖的地步。
嗤!
某一刻,天羅棋盤中有一道異聲傳出,然後焱須見到一縷黑色霧氣,徐徐的升起。
他的眼中有狂喜涌現而出,這棋盤內的干擾,總算是清除了。
“收!”
焱須厲喝出聲,天羅棋盤頓時震動起來,其上的所有棋子,瞬間被震散成了一團團霧氣,緊接着棋盤化為一道烏黑光芒,被焱須一口吞下。
那股瀰漫這座空間的奇特力量也是悄然散去。
“周元,你給我...”
焱須面目猙獰的抬頭,眼中殺機暴涌。
可就在此時,他面龐的猙獰突然的凝固。
因為在他的前方,周元凌空而立,雙手背負,冷漠的眼神如刺骨寒流,連虛空都是有着被凍結的跡象。
當然,讓得焱須面色難看的,並非是周元的神情,而是那自周元體內所散髮出來的偉力威壓。
原本的周元,是處於一蓮境巔峰,而焱須則是雙蓮境巔峰,論起實力,堪比萬祖大尊這種老牌巔峰強者。
所以從層次上面來說,周元與焱須間,如果在沒有蒼玄天天主之力加持的前提下,那差距的確是不小。
可現在,那從周元體內散髮出來的偉力威壓,早已是突破了一蓮境的界限,直接是邁入了雙蓮的層次。
而反觀他焱須,則是從雙蓮巔峰境,跌落成了普通雙蓮。
從某種意義來說,比現在的周元,還要差上一線。
這種雙方實力間的轉變,直接是讓得焱須有一種當場暈眩的衝動,因為他突然間發現,他費盡心機的設了這麼大一個局,最後的結果,就是他把自己搞成了普通雙蓮境,然後把一蓮境的周元,搞成了比他還強的雙蓮境?!
這一刻,焱須忍不住的想要憤怒的質疑自己...他就這究竟是圖了個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