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無邊黑暗中,突有嘹亮劍吟聲響起而起,下一瞬,空間內的所有人都是感受到了兩道極度霸道,鋒銳的波動在此時爆發。
無數道震動的目光投射而去,然後他們就見到,那赤紅巨蟒所在,原本張開的深淵巨口,竟是在此時被兩道流光驟然洞穿,然後,撕裂...
那巨嘴所帶來的黑暗,也是在此時盡數的消退。
嘶!
赤紅巨蟒發出了凄厲,痛苦的嘶嘯聲,旋即那龐大的身軀竟是開始崩潰,最後化為了無數光點升騰而起。
在那後方,那名為紅鱗的妖嬈女聖者一直帶着戲謔的臉頰,也是在此時一點點的凝固。
她的眼中,有着不可思議之色涌現而出,她無法相信,那由她的聖者偉力所化的巨蟒,竟然會被斬裂。
如果說之前被那四個老家伙以燃燒法域的力量傷到本源,還能夠說算是她有些小覷的緣故,但這一次,那赤紅巨蟒乃是她全力所為,可即便如此,依舊是被斬裂?!
這是法域境能夠辦到的事情嗎?
咻!
而就在紅鱗心中驚駭間,那兩道洞穿偉力巨蟒的流光卻並未就此而散,反而是裹挾着最後的力量,直接對着她怒斬而下。
身下的海域,在此時被撕裂出了兩道數十萬丈長的海溝。
紅鱗嫵媚的俏臉一片鐵青,她雙指凌空點出,赤紅的浩瀚偉力化為兩道血蟒騰空而出,碾碎了重重虛空,直接與那兩道流光相撞。
轟!
撞擊的瞬間,有恐怖的衝擊波肆虐開來,驚得遠處的雙方法域強者皆是狼狽退避。
兩股力量在虛空中閃電般的碰撞了無數次,最終皆是漸漸的湮滅。
而隨着流光散去,一柄長劍與短梭,也是墜落而下,跌入了海水中。
紅鱗神色陰沉,眼眸深處還帶着一些驚意,因為在先前的碰撞中,她清晰的感覺到,那一劍一梭上面所攜帶的力量,竟然已是有了一絲聖者偉力的韻味。
她雙目微眯,望着遠處破碎的島嶼上,那施展出一劍一梭的兩人,此時皆是倒地,生機散去。
這讓得紅鱗暗自的鬆了一口氣,這兩人竟然是在那生死的大恐怖間,感悟到了聖者之意,此等天賦與潛力,倒是讓人不得不忌憚。
所幸他們最終是自爆了法域,斷了生機,不然的話,這兩人恐怕真是有可能立地成聖。
紅鱗眼神陰冷的望着那群年輕法域,這些人真是有些詭異,還是儘早盡數抹殺為好。
心中殺機升騰,她邁開步伐,直接是出現在了左丘青魚,李卿嬋等人前方。
...
“這兩人,倒真是有些意思。”
高空上,焱須註視着棋盤,輕輕的吐了一口氣,道:“竟然能夠在臨死前領悟到聖者之意,剛纔我可真是被嚇到了。”
“不過終歸是...晚了點。”
焱須衝著周元露出溫和的笑容:“看來我的運氣還是不錯的。”
“那兩人,應該算是如今蒼玄天中除了你之外天賦與潛力最強的人了吧?他們死在這裡,比那四個老家伙可值錢多了。”
周元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兩顆黯淡到極致的棋子,他沉默了片刻,卻是在焱須訝異的目光中緩緩的搖了搖頭。
“倒也未必真的就輸了。”
焱須雙目微眯,笑道:“什麼意思?這兩人自爆法域,強行摧毀了所有生機,已經沒人能救得了他們了。”
周元道:“外人不可救,但卻可自救。”
他抬起頭,眼中蘊含的寒意足以將虛空所凍結,繼而淡淡出聲:“那個方法你應該也知曉,只是不敢說...”
“沒錯,只要他們能夠入聖,一切都能解決。”
焱須面龐上的笑意也是一點點的收斂下來,冷笑道:“入聖?你還在異想天開?他們已經死了。”
“不。”
周元搖頭:“他們並沒有死,下麵那個水分假聖察覺不到,但你其實能感覺到吧?他們身體最深處,還殘留着一口氣。”
沒錯,那名為紅鱗的女聖者在周元看來,水分實在是太大,因為經過先前的窺探,他已是發現此人的突破,並非完全是依靠自身的積累與感悟,更多的,反而是來自這道“天羅棋盤”的催化。
所以在周元的眼中,這女聖者,充其量只能算是如曾經的聖元那般的半聖吧。
焱須咧嘴一笑,笑容有些殘忍:“沒錯,那你應該也知道,這口氣還能堅持多久吧?”
焱須伸出雙掌,十指晃了晃:“十息。”
“你是想要告訴我,在他們這人生的最後十息間,這兩人,能入聖?”
周元望着焱須,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的弧度。
“這兩個家伙的天賦與潛力,是我一直都很認同的,他們以往只是受條件所限制,而這些限制,在此前的造化塔中,我已經為他們補齊了...”
“所以,我相信他們。”
...
轟!
恐怖偉力肆虐,碾碎虛空,裹挾着無數空間碎片。
李卿嬋,左丘青魚,寧戰,甄虛等人周身法域直接是在此時爆碎開來,身軀狼狽的倒射而出,渾身皆是鮮血。
紅鱗邁着長腿,她臉蛋上掛着嫵媚的笑容,聖者偉力化為血紅長蟒洞穿虛空,直接是將李卿嬋,左丘青魚等人盡數的捆縛。
不論李卿嬋,左丘青魚等人如何的掙扎,都是無法將那血紅長蟒撼動絲毫。
“螻蟻的掙扎,始終都是如此的可笑。”
一條血紅長蟒纏繞着左丘青魚腰肢,將她送到了紅鱗的面前,後者伸出濕潤的舌頭,輕輕的舔了舔左丘青魚那光滑雪白的臉蛋,吃吃笑道:“真是個尤物,連我都有點忍不住想要下手了。”
左丘青魚美目噴火的盯着紅鱗,瘋狂的運轉體內法域,試圖將其燃燒,但那纏繞於嬌軀上的聖者偉力,讓得她體內的源氣被盡數的封印,甚至連法域仿佛都是失去了掌控。
“還想要燃燒法域嗎?”
紅鱗細長的眉輕挑,嫵媚的臉頰上滿是寒意:“真以為先前那種大意,我還會出現第二次嗎?在有所準備的聖者面前,法域燃燒並沒有你們想的那麼有用。”
燃燒法域固然會爆發出一瞬間的強大力量,但聖者有諸多手段避免,此前紅鱗受創,更多還是自身大意,否則就算青陽掌教他們付出瞭如此慘重的代價,但未必就真的能傷到她。
“你們這群人,應該算是蒼玄天的未來了吧?真是可惜,就在這裡將要被我全部扼殺了。”紅鱗露出嫵媚妖嬈的笑容,然而那一對眼眸中的陰冷與殺機,卻是讓人不寒而慄。
除了那兩個已經死掉的最變態的,眼前其他幾個年輕人,都擁有着不俗的潛力,這一點紅鱗能夠清晰的感應得出來。
如今諸天大變,大變中有大機緣,在這個時間段中,將會有諸多天驕脫穎而出,然後取得以往不敢想象的成就。
這就是時勢造英雄。
所以這幾個年輕人,從某種意義而言,在這特殊的時代,都是有着成聖的機會,不過也正因如此,如果她能夠在這裡將他們全部的抹殺,那麼就算是斷了蒼玄天的未來氣運。
這方天域,將會真正的一蹶不振。
“你們就伴隨着蒼玄天之名,一同化為塵埃吧。”
紅鱗揮了揮手,那纏繞住左丘青魚,李卿嬋等人的偉力長蟒陡然縮緊,恐怖的力量爆發,就要將這群蒼玄天的未來盡數的抹殺。
嗡!
不過,也就是在這千鈞一髮的霎那,天地間似是有着一道明亮之光掠過,那一縷光是那般的耀眼,同時又蘊含著一種無法言語的鋒利。
似是在其面前,世間萬物,無物不可斷。
而明亮之光掠過時,那纏繞在左丘青魚等人身軀上的偉力長蟒直接是在此時突兀的斷裂開來,斷裂處,光滑如鏡。
紅鱗的瞳孔在此時猛然的放大。
她有些難以置信以及驚駭的緩緩轉頭,然後她便是見到,在那淤泥之中,有兩道人影不知何時的站了起來,然後斜靠着亂石,神色平淡的註視着她。
正是李純鈞與楚青。
李純鈞伸出手掌,面前空間破碎開來,然後他面色木然的從中拖出了一柄三尺長劍。
楚青則是伸了一個懶腰,衝著李純鈞道:“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說點什麼才會顯得很有氣勢?”
李純鈞有些跟不上楚青那跳脫的節奏,所以只能老實的搖搖頭。
楚青摸了摸腦袋,目光望着那神色震撼的聖族女聖者,咧嘴笑起來,笑容燦爛。
“不好意思,沒死掉。”
“還有,聖者...老子現在也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