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雲霧繚繞的高空上,焱須笑眯眯的望着棋盤上,那裡有着五顆光點在漸漸的黯淡,消散。
那四顆棋子,正是代表着青陽掌教四人。
“蒼玄天的法域,倒也算是有幾分血性。”焱須感嘆一聲,然後抬頭望着面前的周元,笑道:“雖然沒什麼作用。”
周元的目光,同樣是凝滯在那四顆黯淡的棋子上面,他面無表情,但那周身不斷破碎的空間,顯露着此時其心中的波動。
他自然是感覺到了青陽掌教他們散去的生機與源氣波動。
對於青陽掌教,周元印象頗為深刻,這位掌教乃是蒼玄老祖的大弟子,性格穩重,對比於蒼玄老祖那種耀眼的光芒,青陽掌教的確是要顯得暗淡許多,但沒有人能夠否認他的功績,當年蒼玄老祖突然隕落,蒼玄宗內憂外患,而青陽掌教臨危受命,成為了蒼玄宗新的執掌者。
雖說因為失去了蒼玄老祖這最大的靠山,蒼玄宗再也不能如以往那般獨尊蒼玄,可在青陽掌教的努力下,終歸還是穩住了局勢,讓得蒼玄宗依舊躋身於蒼玄天最頂尖的宗派行列之間。
周元進入蒼玄宗那些年,對於這位掌教的印象便是沉穩,溫和,鋒芒不漏。
以往那時,周元與武煌恩怨尚未完全了結,那時候的聖宮對蒼玄宗施壓,試圖讓後者將他交出,可最終素來顯得沉穩,溫和的青陽掌教則是斷然拒絕,最後蒼玄宗那一代的年輕一輩,皆是出山為其護行,這之中自然是有着這位掌教的推動。
而後來,當周元強勢回歸蒼玄天后,青陽掌教也是對其有着諸多的支持,而且他也理解周元的天主身份,並未因為以前的情誼,就強行要讓周元對蒼玄天有太過分的照拂。
所以對於這位老掌教,周元素來都是抱着幾分的敬重。
然而今日,青陽掌教,在他的眼皮底下,隕落了。
雖說這段時間見了太多的生離死別,甚至周元早就做好了一些熟悉的人戰死的準備,但當這一幕出現時,他還是感覺到了一種難受的情緒。
只是,眼下大戰還在繼續,那種情緒無法顯露,最終只能生生的壓制下去。
周元抬起頭,面無表情的望着那笑咪咪的焱須,平緩的聲音中沒有絲毫的波瀾起伏:“我會讓你去為他們陪葬的。”
焱須失笑,道:“看來周元天主還是有些看不清楚局勢啊。”
“如今大勢在我,伴隨着你蒼玄天的人馬被橫推,我的優勢會越來越大,到得最後,不管你有什麼手段,我都足以將你覆滅。”
他手指指向棋盤的一處,道:“這些人,似乎與你關係不淺?接下來,他們也該死了,周元天主可要好好欣賞這場好戲。”
隨着其手指指向處,只見得那裡的棋盤有光影浮現,正是那赤紅的巨蟒張開如深淵般的巨口,陰影之下,是楚青,李純鈞,左丘青魚等人充滿着肅殺之氣的面龐。
...
“你們不先退一下嗎?”黑暗籠罩下來,有腥風席卷,楚青微微偏頭,望着李卿嬋,左丘青魚他們,說道。
“有什麼好退的,難道還能退回蒼玄天嗎?”左丘青魚搖搖頭,平日里妖媚的小臉蛋,此時卻滿是冰寒之色。
“掌教他們以身作則,教給了我們對付聖者的方法...我也想要看看,一位不知多大水分的初入聖者,究竟能經受得住幾輪法域燃燒?”李卿嬋淡淡的道。
其他人也是眼神冷冽,面龐上滿是決然。
李純鈞緩緩道:“我不阻攔你們搏命,不過能不能給我個機會,讓我先一步試試聖者偉力?”
“我想,用聖者...磨劍。”
他的聲音之中,滿是濃濃的渴望與戰意。
“臭瞎子,搶肉搶酒也就罷了,現在連死都來搶。”綠蘿抹去臉蛋上的淚水,抽泣了一聲,道。
李純鈞木然的面龐上,難得的浮現出一抹笑容,他伸出手掌揉了揉綠蘿的腦袋,也沒有多說什麼,提着劍,便是越過眾人,邁出兩步。
“這個機會,也分我一半吧。”
不過此時楚青的聲音也是傳來,只見得他邁步跟上,然後與李純鈞並肩而立,望着那裹挾着恐怖偉力席卷而來的無邊黑暗。
李純鈞沒有拒絕,只是道:“若是失敗,你我就只能先死為敬了。”
楚青摸摸光溜溜的腦袋,嘿嘿笑道:“我在想,這麼快死了的話,遇見老頭子,他豈不會直接氣得裂開?”
在兩人說話間,無邊黑暗裹挾着浩蕩聖者偉力,直接是降臨了。
那一刻,身處最前方的楚青,李純鈞二人似乎是感覺整個世界都凝滯了,那股恐怖的壓力,讓得他們體內的法域在此時都是難以張開。
濃濃的死亡氣息撲面而來,此時的他們方纔知曉,原來與死亡,竟然如此的接近。
不過,那死亡的氣息,並沒有讓得兩人產生一絲一毫的恐懼,反而兩人的心中,有着無邊的戰意爆發而起。
李純鈞手中銹跡斑斑的鐵劍在此時劇烈的顫動起來,劍吟聲一波接一波的響徹,然後,那劍身上的銹斑,竟然也是在迅速的脫落,有一股令人心悸的鋒利席卷而出。
而一旁的楚青,那顆光頭上卻並沒有如針刺般的長髮再生長出來,反而出奇的變得越來越亮,宛如黑暗中的星辰般,釋放着倔強的光。
他雙指並曲,指尖夾着一枚短梭,短梭平平無奇,可楚青卻明白,這一刻,他一生的力量,都註入了進去。
黑暗中,浩瀚如天災般的聖者偉力咆哮而至。
李純鈞與楚青同時邁出一步,然後,他們毫不猶豫的引爆了自身法域。
這一瞬,他們的力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他們的肉身甚至在此時開始出現龜裂,骨骼都是蔓延出了道道裂紋,那是無法承受暴走的力量,不過他們卻並不在意,反而心中有着一種從未有過的酣暢感。
李純鈞迎着黑暗,再踏一步,手中長劍爆發出磅礴劍光,旋即手掌一抬,長劍裹挾着萬丈劍光,刺破黑暗。
“我有一劍,可斬星月。”
鋒利到足以刺穿星空的萬丈劍光,陡然暴射而出。
那一旁的楚青瞪大了眼睛,他感覺自己似乎是在氣勢上比李純鈞弱了,因為他之前並沒有準備口號。
於是他在猶豫了一瞬後,暴喝如雷:“我有一梭,爆你狗頭!”
嗡!
暴喝落下,其手中那枚短梭破空而去,短梭之上,有無邊青光蔓延,青光掠過,那無邊黑暗竟然是被消融而去。
這一劍。
這一梭。
其中所蘊含的力量,強到了已經超出了法域所達到的極限,一劍一梭破空而去,而楚青與李純鈞也是清晰的感覺到,他們的生機進入到了最後的倒計時。
不過他們面龐上依然沒有恐懼,反而是有着如釋重負的笑容浮現出來。
因為,朝聞道,夕死可矣。
前方的黑暗,在此時陡然被撕裂,緊接着,有凄厲到極致的蛇嘶鳴的聲音響徹起來。
後方的左丘青魚,李卿嬋她們有些震驚的望着這一幕,再然後,他們就見到,楚青與李純鈞的身體,對着後方,緩緩的仰天倒塌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