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當那五道流光降落而下時,有驚天動地般的轟鳴聲炸響,狂暴的源氣衝擊波肆虐開來,方圓數十萬里之內的海島直接是在這一刻被盡數的震碎成粉末。
諸多的法域強者也是被震得狼狽的倒飛而出,繼而目光駭然的望着那源氣衝擊的源頭處。
青陽掌教五人在燃燒法域後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已是達到了法域境的某種極限了。
這就猶如是將所有的能量在一霎那耗盡的星辰一般,那瞬間的光芒耀眼得讓人不敢直視,可當光芒黯淡下來時,星辰也將會隨之分崩離析。
這種力量雖然絢爛,可那代價,太過的慘重。
不是任何法域強者都能有着這種膽魄與決心。
所以對於五人,在場不少蒼玄天的法域強者都是抱有濃濃的敬意。
在那後方,楚青,李純鈞,左丘青魚等人也是怔怔的望着那個方向,手掌緊緊的握緊起來。
在那雙方眾多強者的註視下,那源頭處的源氣風暴在肆虐了片刻後終於是漸漸的停歇下來,其內的景象也是落入眾人的眼中。
然後,眾人的瞳孔便是猛然一縮。
首先印入眼中的,便是那女聖者妖嬈的身影,只不過此時的她,原本雪白的肌膚此時卻是一片赤紅,其上佈滿着一道道深深傷痕。
但在她的體內,有着粉紅的光刺延展出來,而此時,三根光刺上,懸掛着三道搖搖晃晃的人影。
而她還伸出雙臂,如刀鋒般鋒利的指尖,死死的抓住兩道人影的咽喉,正是青陽掌教與天劍尊。
女聖者原本嫵媚的臉蛋,此時佈滿着陰沉與凶戾,因為身軀上的那些傷勢都只是小事,重要的是在其頭頂處,一朵聖蓮緩緩的浮現。
而此時,聖蓮之上,有三枚蓮花花瓣變得黯淡,最後脫落,化為虛無。
聖蓮被損,這已是動搖到了她的根基。
“哈...”
青陽掌教被女聖者鋒利的指尖刺入了喉嚨,他渾身的源氣本就在以驚人的速度開始就變得紊亂,虛弱,他笑了笑,看向後者的目光中透着譏諷之意:“聖...者,難道就真無敵了嗎?”
聖者的確強到不可思議,但在他們五人這般赴死的攻勢下,眼前的女聖者,也同樣是付出了一些代價。
天劍尊,單清子等四人,發出了乾澀的譏諷笑聲。
“五個老東西!”
嫵媚女人臉頰有些扭曲起來,顯得格外的猙獰,她原本對青陽掌教他們的搏命進攻並不是特別的在意,因為聖者偉力給予了她極大的自信,但她顯然還是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五位法域巔峰的強者燃燒自身所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
三枚聖蓮花瓣脫落,讓得她的根基不再圓滿,未來想要再進一步,不知道將會付出多大的精力與心血。
這如何能讓她不氣炸?
“都去死吧!”
女聖者寒聲道,下一瞬,恐怖的偉力陡然自體內傾瀉而出,那被穿在光刺上的單清子三人的肉身瞬間爆碎成了漫天血沫。
“放心,等將你們解決後,我會將你蒼玄天的法域殺個乾乾凈凈!”女聖者森冷的目光,又是看了一眼被她抓在手中的青陽掌教,天劍尊。
“我倒是要看看,你蒼玄天的法域,是不是都如你們這般硬骨頭。”
話音落下時,她指尖有偉力陡然噴射而出,嘩啦一聲,便是洞穿了青陽掌教,天劍尊的身軀,然後有漫天鮮血濺射。
這一刻,蒼玄天諸多法域強者皆是目眶欲裂,有無數怒吼聲響起。
在那遠處,楚青,李純鈞,左丘青魚等人更是身軀都是忍不住的晃了一晃,腦海中一片空白。
此前青陽掌教五人燃燒法域時,他們就明白這是想要做什麼,只是當如今五人被真正的斬殺時,那漫天濺射的鮮血,方纔讓得他們徹底的醒悟過來。
五位掌教,這就沒了。
在他們的眼前,生生的被那聖族女聖者撕碎了...
楚青張了張嘴,素來玩世不恭並且慵懶的面龐上,有着一抹苦澀的笑容浮現出來,那眼瞳中,更是有着濃濃的悲傷涌現。
“老頭,有沒有搞錯啊,都這麼大年紀了,還來搞得這麼壯烈嗎?”楚青聲音有些乾澀,那眼眶也是一點點的紅了起來。
“你嫌我懶就直接跟我說啊,何必用這種法子來搞我?”
“哇,宮主!”
綠蘿忍不住的哭出了聲來,眼淚大顆大顆的順着臉頰滾落。
左丘青魚緊咬着紅唇,有着血跡染紅了貝齒。
李卿嬋抬起絕美俏臉,深吸了一口那帶着血腥味道的空氣,美目通紅。
雖說這大半年間的戰爭中,他們也見慣了死亡,可畢竟眼前的五位掌教,都與他們有着相當親密的關係。
李純鈞木然的站在那裡,纏繞着黑布的眼中,浮現出了一張極為蒼老的面龐,當年進入問劍宗時,這位垂暮般的老人給了他諸多的指點。
這一刻,即便是心中唯有劍的他,都是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哀傷。
“掌教,走好。”他聲音艱澀的輕聲說道。
“喂,一群乖寶貝,別在這裡悲傷了,我送你們去陪那五個老東西,如何?”而就在此時,一道嫵媚的笑聲突然從前方傳來。
只見得那妖嬈女聖者踏浪而來,身體上的傷勢在此時已是盡數的修複,唯有天靈蓋處的聖蓮少了三枚花瓣。
她笑吟吟的望着楚青,李純鈞等人,先前那五個老家伙顯然與後者等人關係匪淺,所以如今心中滿是殺意與暴怒的她,自然是要將火撒在他們的身上。
而在更遠處,有蒼玄天的法域強者見到這一幕,頓時怒吼出聲,然後就要出手支援。
不過此時那聖族的法域強者也不再旁觀,而是陡然出手,將那些法域盡數的攔截了下來。
畢竟聖者也並非是真的無敵,如果這些蒼玄天的法域強者都有那魄力燃燒法域搏命的話,以這位初入聖者的實力,未必就不會栽在這裡。
妖嬈女聖者停在了楚青,李純鈞等人前方,她望着兩人,伸出修長玉手,笑吟吟道:“你們兩個倒是長得不賴,要不你們將其他人殺了,我收你二人做面首吧。”
楚青搖搖頭,有些嫌棄的道:“論起容貌氣質,你在這裡都排不上號,我可不想委屈自己。”
“而且...”
他咧咧嘴,笑起來,只是那笑容,有着從未見過的冷冽肅殺。
“我今天,可不打算放過你。”
一旁的李純鈞也是緩緩的抬起那柄銹跡斑斑的鐵劍,指向了女聖者,道:“我也想要試試,斬聖究竟有多難。”
他言語平靜,如那浩瀚海域,海面風平浪靜,海底暗流席卷。
妖嬈女聖者微微一怔,旋即掩唇嬌笑起來,笑得花枝亂顫。
“你們這些蒼玄天的法域,本事不怎麼樣,口氣倒是一個比一個都狂...”
“想死,那還不容易嗎?”
妖嬈女聖者眼中升騰着凶戾之氣,紅唇在此時比鮮血還要更為的鮮艷,她玉指優雅的抬起。
轟!
身後的海面突然在此時被分裂開來,一頭巨大無比的赤紅巨蟒,帶着無邊戾氣緩緩的探了出來,那巨蟒乃是由浩瀚的聖者偉力所化,每一枚鱗片,都是銘刻着古老的紋路,蛇尾輕輕擺動間,整個海域都被攪起了萬重巨浪。
在這聖者偉力所化的巨蟒之前,就算是法域強者,都是唯有瑟瑟發抖。
赤紅巨蟒冰冷無情的蛇瞳鎖定着李純鈞,楚青等人,那所帶來的壓迫感,仿佛連源氣都能夠凍結。
妖嬈女聖者濕潤的舌頭輕輕舔了舔紅唇,輕聲道:“吞了他們。”
轟!
當其聲音落下時,巨蟒咆哮而出,虛空都在此時破碎開來,巨蟒大嘴如深淵一般,直接是連這片空間都被其吞沒,然後裹挾着滔天陰影,吞向了楚青,李純鈞等人。
這一刻,黑暗籠罩,覆蓋了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