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充滿着惡意的諸多目光自空間漩渦中投射而出時,緊接着,便是有着一道道裹挾着濃郁血腥與凶煞氣息的光影自魚貫掠出。
一道道光影凌空懸浮,充滿着凶戾的目光,鎖定了對面遠處的蒼玄天人馬。
整個空間內的氣氛,有肅殺之氣瀰漫。
“呵呵,果然是蒼玄天的周元天主在此呢。”
而此時,有一道笑聲自那空間漩渦中傳出,然後周元便是見到一道黑甲人影踏空而出,那黑甲之上,有赤紅的火蓮在徐徐轉動,宛如實質一般。
周元見到這黑甲人影,眼神則是一凝,因為他能夠感覺到後者體內散髮而出的那股浩瀚偉力。
眼前之人,竟然是一位雙蓮聖者!這是此前他這邊未曾得到的情報。
在這黑甲雙蓮聖者之後,還有着九道身影凌空緊隨,從他們身上瀰漫而出的偉力波動就能夠知曉,這九人,也全部都是聖者境。
“在下聖族焱須,周元天主的名聲,我在聖族中都是如雷貫耳啊。”黑甲男子雙目狹長,笑起來眼睛虛眯着,如狐狸一般。
“周元天主還在這裡倒是讓我有些意外,原本我以為你會帶着這些人灰溜溜的躲回蒼玄天呢。”焱須的面龐上帶着驚訝的笑意。
然而面對着他的言語,周元卻是無動於衷,只是揮了揮手,提醒其他人戒備,準備動手。
“周元天主,沒必要做一些無謂的抵抗吧?你們蒼玄天底子薄,真的耗不起。”焱須見狀,搖了搖頭,似是真誠的勸說。
“要不你現在帶着人退走,將這座空間留給我,咱們好聚好散,如何?”
周元終於是笑了笑,道:“我想帶着你的人頭再走。”
焱須一拍手:“行!”
然後便是手掌抓住腦袋一扭,咔嚓一聲,整個腦袋都被扭了下來,手中的腦袋還衝着周元笑道:“這樣行嗎?”
周元搖搖頭:“我更想自己親自來摘。”
焱須又將腦袋放了回去,扭了扭脖子,有些無奈的道:“看來周元天主真的是存心尋死啊。”
“如今你不過只是一蓮境而已,這裡又不是在蒼玄天內,就算你能夠得到一些加持,也會比較有限,更重要的是這種加持還會隨着時間的推移漸漸的減弱...”
“所以,你以為真能攔得住我?”
周元淡淡的道:“試試看吧。”
焱須嘆息一聲,道:“看來是沒得談了...算了,你們還是都去死吧。”
他的眼神在此時陡然間變得森冷,那股寒意,引得天地間的溫度都是降低了下來。
“全部殺了,一個不留。”
焱須揮了揮手,漠然的聲音響起,下一刻,其身後的九位聖者猛然間爆發出浩瀚偉力,旋即直接踏空而去。
而周元這邊,其身後的顓燭等九位聖者也是眼神一凜,偉力磅礴席卷,身影一動,便是直衝高空之上,迎上了對面的聖者。
轟轟!
十八位聖者同時碰撞,那偉力席卷碰撞間,直接是在這座海域空間內,掀起了萬丈驚濤,沖毀了一座座巨型島嶼。
當雙方聖者交鋒的時候,緊接着有眾多的法域強者暴射而出,一道道法域張開,絢麗多彩,倒是極為的壯觀。
雙方的法域強者皆是裹挾着殺意,衝撞在一起,頓時這座空間中,再沒有一處的平靜之地。
一場規模龐大的大混戰,直接拉開,戰火燎原。
周元的目光沒有投向那四方的戰鬥,而是一直鎖定了那名為焱須的黑甲男子,他體內的浩瀚偉力剛要爆發,其神色忽然一動。
這一刻,他察覺到一股異樣的力量籠罩了這座海域空間,不過這股力量,卻並沒有太過強烈的針對性。
“感覺到了嗎?”焱須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周元的前方,面帶笑容,狹長的眼睛有着刀鋒般的鋒利。
他並沒有催動聖者偉力與周元交手,反而是直接凌空盤坐了下來。
“你搞的鬼?”周元淡淡的問了一聲,然後也是在其面前盤坐。
焱須笑了笑,袖袍一揮,一道赤光自其袖中掠出,然後落在了兩人之間,竟是形成了一面赤紅色的棋盤。
棋盤斑駁古老,其上銘刻着無數極為古老的紋路,晦澀深奧,仿佛與天地有着特殊的聯繫。
“此為天羅棋盤,乃是雙蓮頂尖聖物,當我出現在這裡的時候,這方空間就已是被轉化為棋盤,你我為棋手,餘者為棋子。”
焱須手掌自棋盤之上撫過,只見得其上有赤光凝聚,先是有十八顆異常明亮的棋子成形,而棋子中可見光影浮現,赫然是雙方那十八位聖者。
除了這十八顆聖者棋子之外,還有着一顆顆較小的棋子成型,彼此廝殺碰撞在一起,正是此時雙方大部隊廝殺的模樣。
周元面無表情,直接一掌對着焱須拍下,浩瀚偉力奔涌咆哮,宛如巨龍橫掃,重重的拍在了焱須身軀之上。
然而焱須卻是不閃不避,任由那一掌落下,而其身軀紋絲不動,似是並未受到任何的傷害。
“不必白費力氣了,想要以力破局,除非是三蓮聖者,否則還是只能老老實實遵守規則。”焱須笑道。
周元搖了搖頭,道:“你好歹也算是一位老牌的雙蓮境聖者,而我正如你所說,不過只是一蓮境,所以咱們直接堂而皇之的鬥一場便是,何必這麼費盡周折?”
焱須嘆了一口氣,道:“沒辦法,你的戰績過於輝煌了一些,以往那些對你心懷小覷的聖者強者,最終都是栽了,所以我可從沒打算將你單純的看做一位一蓮境,因為我想順利的完成任務。”
“那可真是榮幸。”周元有些啞然,這焱須對他的忌憚,連他自己都有些好笑,因為從錶面實力來看的話,顯然是對方占據一些優勢,畢竟這裡不是蒼玄天,他的加持之力會受到一部分的削弱。
而偏偏對方有優勢,都不太願意與他直接做上一場,還要費盡心思的祭出一道頂尖的雙蓮聖物給予限制。
“既然是棋局,自然是要以棋子為攻伐,最後分出勝負。”
焱須微微一笑,指着面前的赤紅棋盤,道:“規則其實很簡單,隨着我部的人馬漸漸取得上風,我自身也會得到加持,而你,則會受到削弱。”
“倒是挺無賴的,規則都是由你來訂。”周元淡淡的道。
焱須笑道:“世間哪有什麼公平?當你入局時,就已是慢了一步,不過天羅棋盤想要生效,最起碼是需要雙方明面實力相當。”
周元眼目有些深邃,道:“不過我對這種局倒是沒什麼興趣,我更喜歡做的,還是直接將棋盤掀了。”
“我剛纔說過了,這是頂尖的雙蓮聖物,除非三蓮境強者以力破之。”焱須搖搖頭。
“我不信。”
周元露出了森白的牙齒,他手掌一抬,只見得一支寸許左右的斑駁黑筆緩緩的升起,然後懸浮在了棋盤之上。
黑筆之上,有古老的源紋浮現,化為縷縷流光垂落。
棋盤似是察覺到了什麼,赤光升騰而起,與那流光彼此碰撞,侵蝕。
而在這種碰撞下,棋盤也是在微微的抖動着,其上的光芒,明滅不定。
焱須眼神一凝,緩緩的道:“你竟然想要更改規則?”
他如何感應不到,那斑駁黑筆之中垂落的神秘光流之中,竟是蘊含著億萬源紋,而那源紋與天羅棋盤碰觸的時候,居然試圖在對着棋盤之內侵蝕,繼而對規則作出一些改變。
“不愧是周元天主,竟然在源紋造詣上如此高深。”焱須輕嘆一聲,這周元果然棘手,他沒有選擇以力破之,而是打算以巧來破。
“看來只能在你意圖達到之前,讓這棋局結束了。”
周元雙目微眯,道:“你剛纔可說了,這棋盤想要生效,最起碼是雙方明面實力相差不多。”
焱須輕笑一聲,道:“你也說了,那是明面上的。”
他的唇角在此時掀起一抹詭異笑容,伸出手指對着某一顆法域棋子輕輕的點下。
而就在其手指落下的那一瞬,周元眼神也是陡然一沉。
因為他感覺到,就在這一刻,下方的戰場中,突然有一道強大的波動爆發而起,那道波動原本只是法域境,可卻在此時,力量節節攀升,最後一步踏出桎梏,邁入了聖者境。
周元雙目冷冽,盯着面帶笑容的焱須,吐了一口氣。
“你這...狗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