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傳來警信的次空間,共有三處。
那三座次空間有聖族強者突然的闖入,不過好在周元等人時刻都是保持着警惕,並且佈置了諸多的感應,所以當這些聖族強者闖入的第一時間,便是有剿滅隊伍立即趕到。
然後便是爆發了第一場接觸戰。
結果倒是很快的出現,這些闖入者被迅速的斬殺,因為闖入者數量並不多,而且實力也僅僅只是初入法域境,所以並沒有構成多少威脅,而蒼玄天這邊的及時清除也並沒有讓得他們成功定位所在的空間坐標。
但這並沒有讓得周元等人心情放鬆多少,因為他們都明白,這隻是聖族的探路隊,而當他們出現在這裡的時候,也就說明聖族的大軍已經開始在接近了。
接下來,此前半年的平靜,將會被徹徹底底的打破。
腥風已至,血雨將臨。
而也正如周元所料,在此後幾乎每隔數日,就會有着聖族強者闖入的警信傳來,惹得人緊張不已。
在最初的時候,各處次空間內的防禦力量還算是得心應手,可隨着時間的推移,一**闖入的聖族強者不論是數量還是實力,都是在迅速的提升。
於是,各處的防禦很快就感受到了壓力。
戰火於那外圍的一座座次空間中不斷的被點燃。
而死傷,也是在這種拼鬥中開始出現,但沒有人太過的在意這一點,因為這就是戰爭。
作為防守者,他們的背後不遠就是蒼玄天所在,他們都很明白一旦讓聖族大軍自次空間中打通了通往蒼玄天的通道後,那蒼玄天將會面臨著一場何等慘烈的浩劫。
他們所珍惜的一切,都將會被徹徹底底的摧毀。
所以,眼下即便是拼盡所有,他們都必須將聖族逼近的步伐給阻攔在這蒼玄天之外。
...
海域空間中。
周元盤坐於一座海島高處,在他的面前,如蜘蛛網般的光幕展開,而此時,那位於最前方的防線中,有一道道光點不斷的閃爍着紅光。
這些紅光說明着這些次空間都正在被聖族的強者入侵。
而眼下,他這邊的人馬正在傾盡全力的截殺着那些闖入者。
自從聖族人馬開始出現,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內,聖族的侵擾沒有片刻的停歇過,在那最外圍的防線次空間內,不知道爆發了多少場激烈的戰鬥,而一座座法域在綻放出最後的光彩後,便是暗滅了下去。
宛如一場壯烈至極的煙花秀。
周元凝視着光幕上那些閃爍的紅點,神色顯得有些沉重。
這段時間下來,他這邊已經折損了五位法域強者,他們都是蒼玄天內新晉的法域,然而他們剛剛達成多年的宿願,最後卻又是殞命於此。
可周元明白,這不是沉痛的時候,因為接下來這種傷亡還會不斷的出現,甚至於說不得他曾經熟悉的一些面孔,都會在這裡折損,這就是戰爭,無比的殘酷,不會因為任何個人意志而出現改變。
眼下最重要的任務,還是將聖族的進犯腳步拖在這裡,只有這樣,那些犧牲才不會白費。
“現在就這麼沉重了,等之後可怎麼辦?”一道聲音從後面傳來,只見得顓燭背着赤紅大葫蘆站在周元身後,目光同樣是註視着那些代表着最前方防線的紅色光點。
周元輕嘆一聲,道:“還能怎麼辦?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他當然知道顓燭所說是什麼意思,別看眼下戰況已經很激烈了,可這還只是聖族在試探而已,因為對方的聖者,到現在都還未曾下場。
這顯然是在收集信息,而一旦等他們確定了這邊的情況,恐怕對方的聖者就會動手了,那個時候,才是真正最危險的。
顓燭磨挲着下巴,問道:“你覺得對方聖者還有多久下場?”
周元緩緩道:“不出兩個月。”
“咱們這邊的防線,除了你我外,還有八位聖者...如果到時候聖族真的出動聖者的話,說實在的,我們這裡人手恐怕有點不太夠。”顓燭神色變得認真了一些,道。
周元對此,也只能苦笑一聲,道:“不夠也沒辦法,如今不止我們這邊,萬祖,紫霄兩位大尊那邊都在面臨聖族的進攻,他們是絕對沒多餘的力量來管我們這邊的,而至於其他天域,據說那邊戰況的激烈程度比我們更強,所以同樣是抽不出多餘的聖者來支援。”
聖者可不是什麼大白菜,即便是諸天經過這麼多年的積累,可在面對着聖族的大舉進犯時,依舊是顯得有些相形見拙。
如今,哪怕能夠多出一位聖者,都將會讓得自身這邊的防線變得安穩一些,可惜,聖者不是平白變出來的。
說到底,還是蒼玄天底蘊弱了一些,眼下這裡的聖者,除了周元自己外,其他的全部都是由歸墟神殿派來的,沒有一個是出自蒼玄天本土。
而歸墟神殿還有着其他天域要防守,也不太可能給蒼玄天指派太多的聖者,不然的話,那些歸屬其他天域的聖者也會心有不滿,畢竟雖說都是同屬諸天,可在對待自家天域以及其他天域時,終歸是不能做到絕對的公平,這一點周元也能理解。
“以前有混元誅聖大陣守護,倒是未曾察覺到聖族究竟有多強,如今被逼得與他們正面碰撞,這才明白,為何歸墟神殿中的那些老家伙們都對聖族無比的忌憚。”顓燭有些感嘆的說道。
以往那些年,雖說聖族時刻虎視眈眈,但要說太過實際的威脅,其實就連顓燭都未曾切身的感受到過,特別是這些年諸天也是恢復了許多的力量,這倒是讓得一些未曾經歷過遠古那場滅界大戰的新聖有一種錯覺,或許,諸天未必就比聖族弱。
可如今,當戰爭真正的開啟,他們方纔開始體驗到聖族所帶來的壓力,那真是讓人喘不過氣來。
周元沉默了一下,道:“說到底還是遠古那場滅界之戰,那位聖神直接是動搖了諸天的根基,即便這麼多年下來,諸天依然未能恢復到巔峰時期。”
從那些遠古流傳而下的隻言片語中,能夠知曉那場滅界之戰的恐怖,那時,諸天不知多少聖者存在,殞命於那位聖神之手。
最後時刻,若非是聖神下手太狠,終於是驚動了祖龍殘存世間的意志,說不得這天源界內,聖族早已稱霸,奴役諸族。
顓燭點點頭,一想到那位聖神,就連他這般灑脫性子都有些說不出來話,所以一時間就沉默了下來。
周元則是將目光轉回那片光幕最外圍的一圈紅色光點。
“接下來,就看對方的聖者何時下場吧。”
...
在接下來的兩個月時間中,聖族的進攻源源不斷,不斷的闖入那最外圍的次空間,而周元這邊也是在不斷的調動隊伍圍剿獵殺,慘烈的血戰持續,直接是令得那些外圍的次空間內連空氣都是充滿了血腥的味道。
那些次空間,已是成為了活生生的絞肉機。
而當兩個月的膠着時間過去,也正如周元所料。
聖族的聖者,開始入場了。
而這也標志著聖族的進攻,終於是開始露出最鋒利的獠牙,他們要以聖者的力量,將諸天這些防線,徹徹底底的撕裂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