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方海域空間,浩瀚遼闊的海水充斥視野,大海中有一座座巨大的島嶼如巨龜般的漂浮着,天際流彩四溢,顯得很是絢麗多姿。
而此時,在那一座島嶼最高處,周元,萬祖大尊,紫霄大尊三人並立。
在三人的面前,有源氣化為光幕,光幕仿佛網狀,其內有諸多光點在閃爍,而每一道光點則是代表着一座次空間,彼此鏈接,宛如一片複雜的蜘蛛網般。
“這片次空間,囊括了臨近蒼玄天的眾多主要路線,如果聖族來犯的話,必然會以這些次空間為跳板。”
“所以這片次空間區域就是我們此次的防禦陣地,我建議分三隊,我們三人各領一隊。”
說話的是紫霄大尊,畢竟周元與萬祖大尊不太對付,兩人來決定這些事都有些不妥,所以交給中立的紫霄大尊倒是最為的適合。
紫霄大尊纖細玉指划下,光幕上便是被分划出了三個區域,在那上面,還標有三人的名字。
“我已經做好了防禦區域劃分,你們覺得如何?”
周元與萬祖大尊看了一眼,皆是無所謂的點點頭。
“既然沒意見,那就按此劃分。”
紫霄大尊露出鄭重的神色,道:“另外還得提醒一下,一旦發現了有聖族之人出現在這些次空間,我們必須立刻將其斬殺或者驅逐,因為這些是先頭探路部隊,他們的作用是作為定位錨點,一旦他們將此處的次空間鎖定,那麼他們後續的大部隊就有了空間坐標,可以直接進行空間挪移,那時,聖族就會如潮水般的涌來。”
“所以,如果發現所在的次空間將會失守的話,那就盡可能的將其摧毀,打碎,這樣會延緩一下對方的逼近速度。”
周元認真的聽完紫霄大尊所說,眼神微凝的道:“聽下來,如果我們無法將他們挺進的步伐正面阻攔下來,他們逼近諸天所在似乎只是時間的問題。”
聖族的整體實力要強於諸天,他們現在選擇了這種穩步推進的戰術,如果諸天不能從正面將其擊潰的話,那麼只是延緩對方的逼近速度,並不能完全的解決問題,因為抵達諸天,終歸是遲早的事。
而正面擊潰...這難度太大,雙方實力的差距並不能輕易忽視,即便此次聖族折損了兩位古尊,可在最頂尖的力量上面,依舊遠勝諸天,更何況,除了頂尖力量,其他任何層次的比拼,都是聖族占據優勢。
以往諸天能夠無視聖族的虎視眈眈,那是因為混元誅聖大陣的存在,可如今聖族以次空間繞過了諸天界壁,那就讓得混元誅聖大陣有些形同虛設。
“原本在聖族四天與諸天間,應該是有着數不盡的次空間,世間再複雜的迷宮與其相比,都只是小巫見大巫,按照正常情況來說,聖族就算是窮盡千百年時間,都不太可能穿過那無數次空間來接近諸天,畢竟就算是聖者,也會在那無數次空間中漸漸迷失,那本就是不可能開闢的道路。”
“可如今他們接近到諸天,卻不過短短數個月的時間,按照三位古尊所說,這之中,必然是那位聖神的手段,只有祂才能夠自那無數次空間中指引出一條道路,而這道指引,為聖族節省了許多的時間。”
紫霄大尊俏美的臉頰上,一片肅然:“因為這一點,所以我們諸天必然是劣勢的,而我們在諸天外組建防禦層,也並不是為了完全阻擋聖族的步伐,我們要做的,是盡可能的拖延時間。”
說到此處,她看了周元一眼,猶豫了一下,方纔繼續道:“我們要拖延到第三神蘇醒過來,只要第三神能夠及時蘇醒,聖族這些進犯,將不會再有半點威脅。”
周元袖手中的手掌輕輕顫抖了一下,眼帘微微垂下,面龐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她什麼時候蘇醒,可沒個準信。”他輕聲道。
紫霄大尊輕嘆一聲,道:“聖族或許也是猜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打算直接趁第三神封印間,大肆進犯,盡可能的削弱諸天之力。”
“我們沒有其他的選擇,只能盡可能的延緩聖族推進的腳步,如果最終當聖族進入諸天時,而第三神也還沒有完成蘇醒,或許,我們會選擇斷尾求生。”
“什麼意思?”周元心頭微震。
萬祖大尊淡淡的道:“就是說如果到時候蒼玄天確定保不住的話,我們會盡可能的將蒼玄天生靈遷移離開,同時第三神,也必須帶離。”
周元面色陰沉下來,道:“這是要直接放棄蒼玄天?”
紫霄大尊連忙道:“那是最差的情況,周元,這並非是在針對誰,到時候如果不是蒼玄天被攻破,而是換作混元天的話,那同樣會進行這個選擇。”
周元面龐依舊難看,因為諸天之中,蒼玄天實力最弱,雖說如今歸墟神殿派出了紫霄大尊他們來援助,但不得不說,跟其他地方的防線比起來,這邊的確算是最薄弱的。
所以,蒼玄天這邊的危險程度是最高的。
當然,現在稍微還算好的一點是,在次空間中穿梭,想必就算是聖族也無法精準的定位,只能一次次不斷的試探,這無疑會給予他們不少的緩衝時間。
呼。
周元深吸一口氣,平息下翻涌的情緒,道:“其他諸天防禦圈開始發現聖族蹤跡了沒?”
“暫時還沒有,不過三位古尊此前曾有過感應,聖族的探測部隊,應該不會太遠了。”紫霄大尊搖搖頭,道。
“明白了。”
周元點頭,先前有些難看的神色已是恢復過來,他知道歸墟神殿的這種舉措怪不得誰,如果聖族真的直接繞過混沌諸聖大陣進入蒼玄天的話,那時候大撤退是最理智的。
畢竟,撤退的話,還能夠繼續為夭夭的蘇醒拖延時間。
“我們就先去佈防了,你這邊也儘快做好準備。”紫霄大尊見狀,也就不再多說,身影一轉,便是憑空消失。
而那萬祖大尊也只是神色淡漠,同時離去。
周元站在原地,他望着面前那源氣光幕中閃爍的光點,沉默了許久,最終轉過頭望着不知何時出現在後面的顓燭,露出勉強笑容:“大師兄,通知其他人,準備佈防吧。”
顓燭點點頭,他走上來,拍了拍周元肩膀,道:“放心吧,聖族想要打進蒼玄天也沒那麼容易。”
周元苦笑一聲:“也只能希望如此了。”
於是,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中,周元率領着隊伍將歸屬於他們的這片區域佈下了一重又一重的防禦。
這期間倒是極為的順利,並沒有任何的波折,而至於聖族,也是半個影子都未曾看見。
不過沒有人敢輕易的放鬆。
所有人都明白,眼下的寧靜,不過只是那帶着濃郁血腥味道的暴風雨即將降臨的前兆而已。
而這一等,便是將近半年時間。
半年後,諸多防線同時有火信緊急傳來,直接是讓得所有人神經緊繃起來。
聖族終於是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