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以天主的身份下達徵召令時,頓時在蒼玄天內引起了極大的震動,因為這說明着,那安靜了一年多時間的聖族,又是開始侵犯諸天了。
對於聖族此舉,無數人恨得咬牙切齒,可那憤怒之下,也掩藏着濃濃的擔憂,畢竟聖族的強橫,早就烙印在了諸天所有生靈的靈魂之中,而那每一道痕跡,都是由纍纍血債所化。
此前聖族謀劃蒼玄天,可謂是打得驚天動地,雖說最終聖族退走,可那聖州大陸也是被打得支離破碎,要知道,那可曾經是蒼玄天最為繁盛的核心大陸,那是無數人心目中所嚮往的聖地。
如果不是後面周元晉為蒼玄天天主,立造化塔於黑淵,再度讓得蒼玄天無數修煉者有了期望與嚮往,恐怕蒼玄天中無數修煉者的心氣,都將會因此而受到折損。
而蒼玄天本就已是諸天之末,如果在心氣上面還再度被削弱,恐怕這蒼玄天還真是會一蹶不振,再難起勢。
正因為有了此前的經歷,如今的蒼玄天生靈對聖族要顯得尤為的痛恨,如今一聽見聖族竟然打算自次空間繞過混元誅聖大陣侵入,自然是群起激憤,自告奮勇者如過江之卿。
畢竟誰也不想再發生此前的事,上一次是聖州大陸破碎,如果再放聖族侵入蒼玄天,那又該會是哪裡遭殃?
這是生死存亡的戰爭,沒人能夠避免。
不過雖說蒼玄天人心可用,但想要進入次空間做戰,尋常實力做不到,去了也是累贅,所以最低要求,都是需要法域境。
而如果是在一年之前,蒼玄天內的法域境雖然不能說是屈指可數,但相比其他天域,必然是顯得極為的寒磣。
好在造化塔矗立這一年多來,蒼玄天的頂尖級別力量,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成長起來。
畢竟蒼玄天中也並不乏驚才絕艷之輩,他們相比於其他天域所欠缺的,只是天地源氣以及修煉資源上面的外在差距,而此次造化塔的建立,直接是讓得他們擁有了打破此前那些束縛的契機,於是,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蒼玄天的新生法域強者如雨後春筍般的不斷冒出。
那所增長的數量,遠勝此前蒼玄天數百年的積累。
當然,這也並非是憑空冒出來的頂尖強者,而是這些人此前本就卡在法域的門檻前,而造化塔的出現,則是給了他們一份邁過門檻的助力。
此前周元力排眾議,決定調動蒼玄天天地源氣鑄就造化塔,這種行為不可避免的引發了一些爭議以及反對,畢竟不是所有人目光都能看得長遠,他們所看見的,只是造化塔的建立是在犧牲其他地域天地源氣稀薄的前提下。
所以當造化塔在建立以後,這種爭論依舊是未曾停歇,不過伴隨着越來越多新生的法域強者出現,這種爭論開始漸漸的平息了下來。
在這蒼玄天內,以往聖者不顯,所以在蒼玄天無數生靈的眼中,法域境就已是巔峰,如今這一年多時間冒出來這麼多,這足以說明周元天主以大魄力建造造化塔而帶來的效果。
如今諸天面臨聖族威脅,如果蒼玄天不能以最快的速度增強自身力量的話,未來破碎的恐怕就不僅僅只是一個聖州大陸。
那時候,恐怕他們連屈身之地都沒了,還在乎什麼天地源氣有沒有變稀薄?
而那些借助造化塔完成突破的新生法域強者,則無不是對周元心懷感激,尊崇,他們都很清楚,如果不是造化塔,他們想要踏出這一步,期間不知道需要付出多少的努力與時間,而且即便如此,最終能夠成功的人也不過是十之一二。
所以,即便這一年多來,周元基本未曾現身,可他在蒼玄天內的聲望,卻是更上了一層樓。
周元天主之名,已是深入人心。
黑淵,造化塔。
巨塔之外,無數人圍觀,而當他們在見到立於虛空的周元時,頓時彎身而拜,恭敬的嘹亮聲音響徹天地。
“拜見天主!”
周元擺了擺手,神色平靜的望着那塔前的一波散髮着驚人源氣波動的人影,這些正是如今蒼玄天的法域境。
其中以青陽掌教,天劍尊這些老牌法域為首,而在其中,更多的還是一些相對而言年輕一些的陌生面孔。
周元在其中看見了楚青,李純鈞,左丘青魚,李卿嬋他們。
這些曾經的同輩,如今也已經漸漸的攀至蒼玄天的頂尖層次,再也不是當年初出茅廬的稚嫩少年少女了。
只是讓得他稍微有些遺憾的是,蒼玄天依舊沒有新的聖者誕生。
那被他寄有厚望的楚青,李純鈞二人,雖說如今已是法域第三境巔峰層次,真要論起實力恐怕不會遜色於青陽掌教這些老牌法域,但他們還是沒有入聖的跡象。
顯然,這入聖之路,比周元想象的還要更為的艱難。
周元壓下翻涌的心思,目光看向那些諸多法域,清朗聲音響徹在每一人的耳中:“具體情況,諸位應該也都知曉了,如今聖族自次空間而來,試圖繞過混元誅聖大陣,以這一次聖族出動的規模,一旦真被他們打通了連接蒼玄天的通道,到時候涌入蒼玄天的就不再是幾位聖者,而是聖族的大軍。”
“到了那時,整個蒼玄天都將會陷落,這方天域將不會存在半點凈土,我們的家人將被肆意屠戮,我們的宗門將被踐踏。”
造化塔外,無數人面色肅穆,他們深刻的明白,那一天如果真的到來的話,那必然會是蒼玄天的末日,那時,無人能夠幸免。
“所以,話也就不多說了。”
周元深吸一口氣,道:“眾法域隨我前往次空間禦敵,我也不做無謂的開導,因為你們應該都知曉其中的危險程度,所以,如果不想你們背後的家人,師門未來被聖族所踏滅,那就都做好戰死的準備吧。”
眾法域默然無聲,雖說面龐上不免有些緊張,但卻並沒有什麼退縮之意,眼神中,反而是透着一股決然。
“為了蒼玄,死戰!”眾法域低吼出聲。
相比於上一次與聖宮大戰,這一次不論是規模還是危險程度,都要遠遠超過,畢竟以往的聖宮也不過只是聖族的棋子而已,而如今,這下棋的人,要入局了。
面對着這種層級的敵人,就算眾人都是法域境,可依舊難免忐忑。
在那外圍,無數人望着這一幕,不由得有一股血氣直衝腦海,他們眼眶通紅,畢竟眼前這些人,都是為了他們能夠在這蒼玄天安穩修煉,方纔去拼殺。
他們值得敬重。
嘩啦。
有無數人影在此時單膝觸地,聲音響徹雲霄。
“願我諸天安寧,願諸君安歸。”
這一幕,讓得那些眾多法域強者神色愈發的肅穆,渾身血液激蕩。
周元沒有再多說,而是抬起手掌,輕輕揮下。
“出發。”
聲音落下,他的身影已是衝天而起。
唰!唰!
下一刻,一道道流光升騰,追逐着周元的背影迅速而去。
而在那下方,排山倒海般的聲音,還在響徹。
“願我諸天安寧,願諸君安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