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萬祖大尊那恐怖的威壓瀰漫這方天地時,周元眼神同樣是一凝,一位真正動怒的老牌雙蓮聖者,的確不好惹。
不過,也真當他周元,還是當年那個能夠被隨意斬斷十指的小輩嗎?!
轟隆!
伴隨着周元心念一動,只見得那無盡高空上,有厚厚的雷雲匯聚而來,天地源氣在其中震蕩,最終爆發出低沉的雷鳴聲。
在場的聖者皆是能夠感應到,在這一刻,這方天地開始醞釀著驚人天威。
顯然,面對着一位老牌雙蓮境,周元也並未托大,直接是催動了蒼玄天的力量。
雙方劍拔弩張,氣氛愈發的緊繃。
“哈哈,萬祖,你可不要趁我師尊不在,欺負我小師弟。”不過就在此時,突有一道朗笑聲響徹而起。
有赤光自遠處天邊席卷而來,最後化為兩道身影落在了這王宮深處。
兩道人影,一男一女,那一頭酒紅短髮,顯得英姿颯爽的自然便是郗菁,而另外的男子,則是身軀挺拔,在其背後背着碩大的赤紅葫蘆,那般模樣,正是周元的大師兄,顓燭。
顓燭露面,他望着針鋒相對的兩人,手掌直接一拍葫蘆,頓時有赤紅洪流衝天而起,那洪流之內,似是蘊含著無盡紅砂,熾熱滾燙,足以焚滅天穹。
“顓燭,不要放肆!”
那綠柳見到顓燭突然闖來,頓時面色一沉,天靈蓋處,有道道綠光噴薄而出,直接是於那虛空上化為了一頭頭體形龐大,猙獰扭曲的毒獸,顯露滔滔凶威。
其他眾聖見到這雙方一言不合就動手,一時間也是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都給老娘住手!”
而就在眾聖頭疼間,一道暴躁的叱喝聲,突然如炸雷般響徹而起。
轟!
一道紫氣衝天而起,宛如一道紫色星河,直接是將雙方即將碰撞的氣勢隔絕開來。
紫色星河之下,只見得紫霄大尊知性優雅的俏臉上有寒霜籠罩,杏目圓瞪,眸中跳動着怒意。
紫霄大尊那飽滿胸前有波瀾壯闊的起伏,顯露着其內心的怒氣。
“你們鬧夠了沒有?!”
“若是真想鬧,我建議你們直接前往歸墟神殿!”
萬祖大尊與周元皆是沉默了一下,雖說面色依舊冷冽,但那凝聚的威壓,倒是稍微的減弱了一些。
雙方都明白眼下的情況他們很難動手,之前所為,還是為了表示自身的態度。
紫霄大尊深吸一口氣,白皙小手揉了揉眉心,道:“周元天主,我們來到蒼玄天,最主要還是幫助防守,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麼主次之分,我建議此次由我們三人聯合做主,一切行事,皆可商量而為,如何?”
周元聞言,笑道:“若是誰都能如紫霄大尊這般知情達理,善解人意,那不知會少多少的矛盾。”
其實他倒並不是特別介意到底由誰做主,只是這萬祖大尊擺明瞭有打壓他的意圖,他如果不表現得強硬一些,那落在蒼玄天其他人的眼中,倒是難免會損了他這天主權威。
紫霄大尊白了他一眼,然後目光轉向萬祖大尊,道:“萬祖,你跟蒼淵不對頭,也沒必要找周元的麻煩,如今我們身負重任,一旦蒼玄天這裡出了什麼岔子,你我都很難交代。”
萬祖大尊渾身散髮的偉力威壓徹底的散去,他淡淡的道:“本座並沒有什麼私心,只是單純的覺得他沒這個能力而已,不過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自然是會給你一個面子。”
“只希望到時候在遇見聖族的那些老牌聖者時,他也能如今日這般硬氣,畢竟對方可不會真如本座這麼剋制,而到時候蒼玄天有失,最先倒霉的只會是他這個蒼玄天天主。”
話音落下,他根本就沒有再看周元一眼,身影直接是漸漸的虛幻,然後憑空消失而去。
綠柳以及其他數位顯然偏向於萬祖的聖者,也是隨之離去。
那不遠處,顓燭與郗菁走了過來,前者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周元,然後豎起大拇指:“我早就看這喜歡倚老賣老的老家伙不順眼了,小師弟做得有魄力,解氣!”
周元望着眼前的顓燭,面龐上也是有着一抹笑容浮現出來,雖說他與這位大師兄嚴格來說就見過一次,但後者那爽朗灑脫的性格,倒是讓得他頗有好感。
“先前還多虧了大師兄出手攔了那綠柳一下,不然還沒辦法收拾他。”
顓燭擺了擺手,大咧咧的道:“那萬祖也就罷了,實力很強,我也奈何不了他,綠柳那老東西又算個什麼,下次有機會,咱們師兄弟聯手偷偷做他一次,讓他以後見到咱們都得繞道走。”
不過他話說完,那紫霄大尊眼神就不善的看來。
郗菁連忙擰了一把顓燭手臂,後者這才衝著紫霄大尊訕笑一聲。
紫霄大尊嘆了一口氣,道:“你們這一脈真是個刺頭,明明是蒼淵那老家伙來這裡才是最合適的。”
“為何師尊沒來?”周元有些疑惑的問道,的確蒼淵來這裡才是最合適的,可歸墟神殿怎麼把跟他不對頭的萬祖大尊給派來了?
紫霄大尊美目中掠過一抹艷羡,道:“你師尊一年前就閉關了。”
“閉關?”
周元一怔,旋即心頭微震,道:“莫非...師尊要突破到三蓮境了?”
紫霄大尊點了點螓首,歸墟神殿中,三位古尊為首,其下便是他們這些老牌的雙蓮境,可這麼多年苦修下來,卻始終無人能夠再晉入那第三蓮。
如今,蒼淵突然間有了突破的跡象,這在歸墟神殿中掀起了不小的波瀾,不過這總算是個好事,如果蒼淵能夠成為第四位古尊,諸天在應對聖族時,也能夠減少許多的壓力。
周元的面龐上有着欣喜笑容浮現出來,這的確是個好消息。
“你就不問問我紫霄域的那個小妮子?”紫霄大尊看着周元,突然冷哼一聲,道。
周元一愣,旋即明白過來:“您是說幼微嗎?她怎麼了?”
紫霄大尊面無表情的道:“在你大婚那一天,那妮子就進了歸墟山中修煉,那是歸墟神殿中聖者磨練聖者偉力之處,對於他們這種法域境來說,那裡算是禁地,其中充斥着致命危機。”
“一旦進入歸墟山,就沒有了回頭路,所以最後只有兩個結果,隕落於其中,或者成功入聖。”
周元陷入了長久的沉默,最終他嘆了一聲,神色有些落寞的輕聲道:“我相信她,她一定能夠走出來的。”
“希望吧。”紫霄大尊的眸光看了一眼後方那結界封鎖的區域,然後也沒有再多說什麼,畢竟這是小輩間的情感糾葛,她可不好參與在其中。
“這召集蒼玄天各方人馬的事情,就交給周元天主了,我們必須儘快補防。”她提醒了一聲。
“份內之事。”周元抱拳說道。
紫霄大尊見狀,也就不再多言,身影漸漸的散去。
周元望着她消散的身影,然後與郗菁,顓燭兩位師兄師姐交談了一會,便是轉身走向了周擎,秦玉。
“元兒,你沒事吧?”秦玉拉住周元的手,她望着後者那消瘦了許多的面龐,眼眶都忍不住的紅了起來。
“讓你們擔心了。”周元輕聲道。
秦玉直抹淚,她也不敢問夭夭的情況,生怕周元觸景傷情。
“接下來蒼玄天會有大動靜,我也不能在這裡停留了,父王母后多多小心。”周元安撫了一下兩人,然後說道。
周擎擺了擺手,道:“如今你這層次太高,父王也幫不到你什麼,不過不管如何,這裡都是你的家,所以哪怕最後蒼玄天真是要毀滅了,父王也希望你能夠回來,最起碼,我們一家子走得整齊點,也不留什麼念想。”
秦玉聽完,頓時氣得忍不住的錘了周擎兩拳。
倒是周元笑了起來,然後認真的點點頭。
“我知道了。”
他說了一聲,然後目光越過兩人,望着後方那片被結界封鎖的區域,眼眸深處有着悲傷在流淌。
即便是這個時候,那一切都仿佛是一場夢境,讓人有些難以從曾經的甜蜜中蘇醒過來。
但如今諸天有大難,再沉浸在悲痛中也於事無補,而且,事情並未真到最絕望的時刻,正如他與夭夭所說,讓她不要輕易放棄。
所以,他也不會放棄的。
他會等待,等着夭夭蘇醒。
即便那個時候她或許真已經成為了所謂的第三神,但周元依舊會靜靜的等待,等到她的回來。
周元深吸了一口氣,最後抱了一下周擎,秦玉,然後身影便是如泡影般漸漸的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