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當綠柳直接被鎮壓在地面上時,這一刻,在場的眾多聖者都是忍不住的眼角一跳,一口冷氣順着鼻息鑽入體內,讓得人感覺到了一股寒意自體內瀰漫開來。
一年多不見,如今的周元,似乎是比以前要顯得更為的凌厲以及強勢了。
那股隱藏於骨子深處的銳意,猶如是失去了劍鞘的遮掩,直衝雲霄,肆虐天地。
那綠柳在此時似也是有些獃滯,他可能沒想到周元真的敢這麼不給面子直接將他所鎮壓,於是數息後,一張老臉瞬間漲紫起來。
轟!
浩瀚的聖者偉力驟然爆發,他試圖咆哮而起,但那鎮壓於其身軀上的山川河流,日月星辰卻是紋絲不動。
這綠柳的實力,只是一蓮境,與周元相同,但要論起聖者偉力,經過這一年特殊變化的周元,顯然還要勝過他數分。
而且此時身處蒼玄天內,有着這方天地加持,周元的戰鬥力就算是面對着萬祖大尊這種老牌雙蓮境都怡然不懼。
所以綠柳想要擺脫鎮壓,並沒有他想的那麼容易。
砰!
不過此時,那抵擋着萬祖大尊的參天大樹,則是達到了極限,突然間爆碎開來,化為漫天光點。
“周元,放人!”萬祖大尊面色有些鐵青,喝道。
紫霄大尊也是開口勸道:“周元天主,不要意氣用事。”
周元聞言,面龐上的凌厲突然消散,笑着點點頭:“既然兩位大尊都開了口,那我自然是要給一個面子。”
他屈指一彈,那鎮壓於綠柳身軀上的浩瀚之力方纔散去。
萬祖大尊面沉如水,這周元,嘴上說著要給面子,實則是先將他的面子直接丟到了地上踩了兩腳,這才笑眯眯的撿起來。
畢竟誰都知曉綠柳是他這邊的人,如今周元當著他的面將其鎮壓,也是在損他的顏面。
一旁的紫霄大尊美麗的臉頰上帶着一點無奈,她同樣是沒想到,這個蒼淵的弟子竟然會如此的強勢。
她如何不明白,周元看似是在對綠柳出手,實則還是在衝著萬祖大尊而去。
他是在用實力告訴萬祖大尊,他周元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任人揉捏的小輩了,最重要的一點是,他要讓萬祖大尊明白,這裡是蒼玄天,在這裡,除了古尊降臨,他周元才是最有話語權的那個人。
他萬祖,沒資格對他頤氣指使。
“周元!”
而失去了蒼玄天力量的鎮壓,那綠柳終於是奪回了身軀控制權,他面龐漲紫,眼中有着怒火噴涌而出。
“老夫今日不會與你善罷甘休!”
綠柳咆哮出聲,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直接被周元鎮壓了下去,此事傳出,他這張老臉算是丟盡了。
周元眼中流轉着寒光的轉向綠柳,淡淡的道:“還想來的話,我奉陪到底。”
被他那森冷如刀鋒般的目光一掃,綠柳那暴怒的氣勢都是微微一滯,他好歹還算有幾分理智,眼下在這蒼玄天中,他根本不可能會是周元的對手。
可要就這麼服軟,那更是顏面掃地。
一時間,綠柳面色變幻,陰晴不定。
“綠柳,退下吧。”
萬祖大尊在此時開口了,這位諸天中的老牌雙蓮聖者雙目深沉的盯着周元,他顯然是知曉周元鎮壓綠柳那更深層次的目的是衝著他而來,所以他先前才會出手,但他沒料到的是,周元竟然能夠將他的攻勢稍微的阻攔一下。
綠柳聞言,恨恨的看了周元一眼,這才收斂了浩瀚澎湃涌動的聖者偉力。
“周元,你玩夠了嗎?”萬祖大尊語氣低沉的道。
周元淡笑道:“萬祖大尊說的什麼話,他令我父母受到驚嚇,我讓他道個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這萬祖大尊自從現身以來,便是帶着一種老牌大尊的傲慢態度,顯然在這萬祖大尊的眼中,他還有些難以接受當年那個如螻蟻般的小輩如今已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算是與他平級的殘酷現實。
另外當年在混元天時,周元為了奪得祖龍燈幫助夭夭蘇醒,這期間萬祖大尊屢屢作怪,雖說這更多只是在針對蒼淵,但這的確是當時的周元帶來了不小的麻煩以及憤怒,甚至還令得他十指也被斬斷。
不過當初的周元根本沒能力對萬祖大尊做什麼,所以那份怒意只能是壓制在內心深處,如今雙方真正的碰面,周元雖然不至於與萬祖大尊撕破臉,但想要和和氣氣,那也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兩人的目光對碰在一起,隱隱間周圍大地上有薄霜瀰漫開來。
“如今戰火燎原,席卷諸天,兩位就真是要置正事不顧嗎?”見到兩人這般模樣,那紫霄大尊終於是忍不住了,柳眉微蹙,帶着絲絲薄怒的說道。
萬祖大尊與周元聞言,這才收回目光。
“是聖族又作亂了?”周元皺眉問道。
紫霄大尊螓首微點,俏臉凝重的道:“此次聖族自次空間而來,試圖繞過混元諸聖大陣,直入諸天。”
“歸墟神殿已是發出征召令,諸天所有聖者,法域皆是出擊,在那層層如泡沫幻影般的次空間中佈下防禦,不論如何,不可讓得聖族在次空間中鑄就出一條穩定通道。”
“而此次我與萬祖大尊,便是奉命而來,鎮守蒼玄天之外的次空間。”紫霄大尊嗓音輕柔的說道。
萬祖大尊淡淡的補充道:“你身為蒼玄天天主,理應招集蒼玄天內所有法域,然後聽從我二人調度指揮。”
言語間,倒是定下了主次之分,儼然是兩人為首,蒼玄天內包括周元都需要聽他指揮。
周元聞言,雙目虛眯了一下,面龐上有一抹玩味笑意浮現出來,不過他並未理會萬祖大尊,而是看向紫霄大尊:“紫霄大尊,歸墟神殿三位古尊可是親口說了在這蒼玄天將會以二位為主?”
歸墟神殿派人前來蒼玄天協防,這是正常的安排,若是以前的話,蒼玄天群龍無首,更是沒有一位聖者坐鎮,那個時候如果萬祖大尊等人降臨,自然是將會以其為首,可現在的蒼玄天卻不一樣,周元晉入聖者境,掌控權柄,所以從某種意義而言,他已是蒼玄天的掌控者與話事人。
這個時候,就算是歸墟神殿要派聖者來協防,正常來說也是來協助他的,可不是來架空他,然後反客為主的。
因為這樣做的話,不僅會引得蒼玄天內各方強者不知道究竟應該聽誰的,同時也會削弱他這個天主的話語權,眼下在這種時刻,這般舉動並不明智。
周元相信那三位古尊應該也看得很透徹,不至於會如此做。
所以,更大的可能,還是這萬祖大尊借題發揮,想要喧賓奪主。
迎着周元所問,紫霄大尊遲疑了一下,倒是搖搖頭,聲音清悅的道:“三位古尊倒未曾這麼說過。”
周元對着這位紫霄大尊點頭致謝,然後轉向面色有些寒冽的萬祖大尊,神色似笑非笑。
萬祖大尊眼神平淡的直視周元,道:“以本座的資歷與實力,這一點很難接受嗎?”
周元搖了搖頭,認真的道:“如果是蒼淵師尊在這裡,這般要求倒是可以支持,不過...你,不行。”
不提雙方間的恩怨,還是那句話,臨陣換帥本就是大忌,周元不可能會讓步。
萬祖大尊的眼眸似乎是在此時變得極為幽深起來,面龐上看不出絲毫喜怒,甚至連聲音都是毫無波瀾:“看來你是覺得本座沒這個資格啊...”
“既然如此...”
“那就只能將你鎮服了,既然蒼淵沒教過你尊重前輩,那本座就只能代他教一教。”
當其漠然聲音落下的那一刻,浩瀚如星河般的聖者偉力衝天而起,這一刻,整個蒼玄天仿佛都是在轟鳴起來,一股恐怖威壓,充斥天穹。
在場聖者感受到那種聖怒,心頭皆是一驚。
他們知曉,萬祖大尊這是動了真怒。
他是不想再多費口舌,而是打算直接以力壓服周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