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聖族兩位古聖折損於蒼玄天中,已是過去了一年多時間。
而這一年內,聖族再沒有任何的動靜,甚至連一點報複的舉動都未曾出現,那種安靜,倒是讓得不少諸天強者認為聖族此次應該是傷得不輕。
這倒的確是沒錯,兩位古聖的折損,就算是聖族這等龐然大物也不可能輕易的忽視,所以這段時間的聖族,應該是在舔舐傷口。
這種寧靜,倒是讓得諸天不少強者暗自舒緩了一下緊繃的神經,因為在面對着聖族時,他們時刻都是在承受着極大的壓力,雙方間實力的差距無人能視而不見。
雖說他們都明白,這種寧靜只會是暫時的,但正因為如此,這種喘息的時機,方纔顯得更為的珍貴。
有時候甚至他們會想,如果這種寧靜能夠永遠的持續下去,那該多好。
不得不說這種想法太過的天真。
天真到甚至連聖族都看不下去了,於是,那蜷縮了一年不動的恐怖巨獸,再度展開了猙獰的獠牙,裹挾着毀滅的陰影,錘響了血腥戰鼓,對着諸天籠罩而來。
咚!咚!
歸墟神殿,古老的撞鐘聲突兀的響徹而起,鐘聲直接是穿透層層虛空,然後傳遍了諸天所在。
諸天中的聖者,法域強者聽到這鐘聲,面色頓時大變,鐘聲有九響,這代表着諸天最高級別的警戒。
而能夠讓得歸墟神殿發出這種提醒,不用想也知道,這是沉寂一年多時間的聖族來了!
而且此次的規模,將會遠遠的超越此前任何一次。
歸墟神殿中,諸多閉關的聖者紛紛現身於主殿之中,他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神色皆是顯得凝重。
當金羅,帝龍,赤姬三位古尊現身於首座時,眾聖的目光頓時投去,大殿內氣氛肅殺。
“諸位,很遺憾的告訴大家,你們的閉關時間從現在開始都要結束了。”金羅古尊蒼老的面龐上滿是冷厲,雙眉緊鎖,猶如山川重疊。
帝龍古尊雄渾的聲音緊接着響起:“我們感應到諸天之外的次空間有異動,經過探測,我們發現了聖族的蹤跡,他們正在不斷的穩固層層次空間,然後以此為路徑,試圖繞過混元誅聖大陣,直接入侵諸天!”
嘩!
此言一齣,眾聖皆是變色,諸天之外,有無數次空間如同蟲洞般連接着諸天,形成了許多極其不穩定的通道,可這些通道根本無法穿行,就算是聖者,也會因為那時不時就會崩塌消失的次空間從而手忙腳亂。
想要將此打通,作為一條直入諸天的通道,這其中的難度極大,不然的話,聖族也不會這麼多年都未曾採取行動。
“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恐怕是那位聖神給予過指引。”赤姬古尊聲音略顯沙啞,烈焰紅唇有着一種獨特的成熟風情。
想要自無數如迷宮蟲洞般的次空間中,找尋出一條可以穩固的通道,這一點連他們這些古尊都做不到,而相同的,聖族的古聖也沒這能力,畢竟雙方鬥了這麼多年,也算是知根知底。
而唯一超出了三位古尊所知曉極限的,就只有那位聖神了。
聖神這兩個字一吐出來,大殿內氣氛就更為的沉重,即便站在這裡都是聖者存在,說起來也算是諸天中最頂尖的那一波人,可面對着那聖神,連他們都是不由自主的感到有一些恐懼。
或許也正如法域強者對聖者的力量感到恐懼一樣,他們這些聖者,也對那種先天神靈的力量感到忌憚與懼怕。
如果沒有那位聖神的存在,諸天或許整體實力偏弱於聖族一些,但也不至於就會讓得他們懼怕,甚至聖族反而會為了減少傷亡,主動休戰,哪會跟現在這樣,時不時就掀起戰火,肆意入侵。
“不管他們是用什麼手段能自那些如泡沫般的次空間中開闢出通道,眼下諸天都不能坐以待斃,如果真讓得他們進了諸天,那必然會造成極大的破壞。”金羅古尊緩緩道。
眾聖面色沉重的點點頭,身為聖者他們都很清楚自身這種層級所具備的破壞力,如果聖族執意要搞破壞的話,必然會將諸天搞得千瘡百孔,到時候諸天都將會被鮮血所染紅,那是真正的生靈塗炭。
“所以我們經過討論,從即刻開始,召集諸天所有聖者,法域以及源嬰境,我們必須在臨近諸天外的次空間層中佈下重重防禦線,一旦發現聖族蹤跡,務必第一時間將其驅除,若是無法驅除,就直接打碎次空間,不能讓聖族以此為跳板,層層接近諸天。”帝龍古尊身軀極為的魁梧,金色的龍瞳散髮着恐怖的威壓,他環視眾聖,雄渾聲音之中蘊含著古龍咆哮,讓人神魂都是在其聲音之下瑟瑟發抖。
“諸位,這是聖族發動的真正戰爭,他們此次是徹底的傾巢而出,如果我們守不住,恐怕等不到第三神蘇醒,我諸天就已是敗亡!”
“所以,為了諸天,準備好迎接一場自遠古滅界之戰後,最為慘烈的血戰吧!”
帝龍古尊那如龍吟般的咆哮聲迴蕩在眾聖耳邊,轟鳴不斷。
眾聖手掌撫胸,身子微彎,他們的臉龐上有着肅殺之氣瀰漫出來。
正如帝龍古尊所說,這是一場戰爭。
與這場戰爭的規模相比,即便是此前的是石龍秘境之爭,恐怕都只能算做一場熱身運動。
因為接下來,將會是兩大陣營傾盡全力的碰撞。
...
戰爭,就這樣突然的來到。
歸墟神殿並未隱瞞聖族來犯的消息,反而是將其大肆傳播,這直接是讓得諸天無數生靈都是籠罩在了戰爭的陰影之中。
無數人在恐慌,因為那聖族的凶威太盛,可同時他們也在憤怒,聖族欺人太甚,這是不想給他們諸天生靈活路,而既然連活路都沒了,那就只有拼命了。
也就是在這種大難臨頭的恐慌氛圍中,有無數強者挺身而出,義無反顧的加入到了大軍之中。
諸天的無數隱秘深淵,大澤,大山深處,也有一道道強大的源氣波動爆發而起。
這些選擇隱居世間的強者,最終也無法避開紛紛擾擾,選擇了出世。
因為他們都明白,以前的他們可以逃避,可如果一旦真的讓聖族打進了諸天,那麼諸天中將不會存在一塊凈土。
戰爭已至,無人能避免。
...
蒼玄天,大周王宮。
這一日,也有着十數道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了那片被結界所覆蓋的區域之外。
周擎與秦玉正好在此處,他們見到這突然出現的十數道人影,神色驚了一下,不過好歹如今也算是見過世面了,所以倒並未驚慌的召集侍衛,因為他們都能夠察覺得出來,眼前這一波人,每一個都比之前見過的青陽掌教等人還要來得危險。
顯然,這些都是傳說中的聖者,如蒼淵老前輩一般。
只不過這一波聖者中,卻並沒有蒼淵。
在那最前方,有兩道人影領首。
一名身披白袍,面龐淡漠的男子,他負手而立,渾身源氣絲毫不顯,可卻自有一股令人感到恐懼的威勢在涌動,其身後空間微微扭曲,若是仔細窺視的話,仿佛可見道道偉岸光影若隱若現,俯瞰眾生。
眼前之人,倒是並不陌生,或者說,還與周元有些間隙。
正是萬祖域的萬祖大尊。
不過說起間隙倒也實在算不上,因為那個時候的萬祖大尊根本就未曾將周元放在眼中過,他的任何謀劃,都只針對天淵域以及蒼淵,而周元,只不過是那途中被波及順帶而已。
但不管如何,雙方間關係肯定算不得什麼和諧友好便是。
而另外一位領首者,則是一名身穿紫裙的女子,裙袍上似是銘刻着諸天星辰,其氣質知性優雅,容顏秀麗,最讓人難以忘懷的是那一對眼瞳,其中充斥着睿智深邃,仿若深不見底的幽潭。
此為紫霄域的紫霄大尊。
兩位雙蓮聖者率領着一眾聖者趕至此處,這排場倒是顯得有些震撼人心。
“就是這裡了?”
萬祖大尊看了眼前的結界一眼,問了一聲,旋即他也沒等人回答,而是目光盯着結界,有淡淡聲音響起。
“周元天主,一年多了,你也該差不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