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當王宮的守衛與侍女趕往作為殿下新婚的偏殿所在時,卻是驚愕的發現那一片區域突然出現了一座結界,那結界看似稀薄,但卻是將所有人都是阻攔在了外面,無法進入。
這般變故讓得王宮守衛有些震驚,當即不敢怠慢,立刻將消息上報給了王上與王后。
而此時的兩人,依舊還沉浸在兒子大婚帶來的歡喜之中,他們正等着一對新人來奉新婚茶呢。
突如其來的消息,讓得周擎與秦玉有些愕然,旋即連忙匆匆趕去。
“這是怎麼回事?!究竟是誰敢在我王宮放肆?”趕到那被結界覆蓋處,周擎面色冷肅,厲聲問道。
他能夠察覺到這座結界似乎是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力量,那根本不是尋常人能夠佈置出來的。
諸位護衛面面相覷,他們守衛王宮,並未發現任何異常。
“元兒,夭夭!”秦玉臉有擔憂,她對着結界內喊道,隱隱間,她感覺到一些不安,一時間臉色都是變得蒼白了幾分。
“他們不會出什麼事了吧?”秦玉着急的看向周擎。
周擎沉聲道:“不要胡說,元兒如今是蒼玄天天主,誰能在這裡困得住他?”
“那...”秦玉緊咬着嘴唇。
周擎深吸一口氣,緩緩道:“這座結界不是別人佈下的,應該就是元兒自己做的。”
雖然周元那種層次遠超出周擎的想象,但他卻明白如今周元在蒼玄天中的地位,誰能夠在他不反抗的前提下佈置出一座結界將他困住?所以眼前之事,多半還是周元搞的。
“這蠢孩子究竟在想什麼?!好好的大婚日子,怎麼突然搞這些事?”秦玉又是氣又是擔憂。
周擎眉頭也是緊鎖,旋即他沉聲道:“來人,去請蒼淵老前輩。”
“不用了。”
然而周擎聲音剛落,一道蒼老聲音便是傳來,蒼淵的身影憑空出現在了周擎身旁。
在那更後面,一道道身影閃掠而至,青陽掌教,天劍尊以及楚青,李純鈞這些人都是感應到這邊的動靜,然後紛紛趕來。
“出什麼事了?”綠蘿率先開口,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帶着驚疑的投向那座覆蓋了一片區域的結界。
誰都感覺到這裡氣氛有些不太對。
本來應該是喜氣洋洋的,可那前方的周擎,秦玉臉上卻帶着一些驚慌,就連蒼淵老前輩,都是默不作聲,神色沉重的望着結界。
呼。
氣氛凝滯了片刻,蒼淵吐了一口氣,輕聲道:“結界的確是周元自己佈下的。”
“出什麼事情了嗎?”周擎心頭一震,問道。
蒼淵點點頭,到了這個時候,倒也沒必要隱瞞了,於是他將有關於夭夭身份的信息盡數的吐露了出來。
而伴隨着他話音一句句的落下,周圍的眾人的臉龐上皆是有着震撼之色涌現出來。
夭夭,竟然是先天神靈?!
那是超越了聖者的存在!
左丘青魚,李卿嬋,綠蘿她們也是忍不住的睜大了眼睛,她們從未想到過,夭夭竟然還有着如此恐怖的身份。
不過隱隱的又有些恍然,怪不得夭夭身上總是流露着一種淡漠的味道,那並非是她故意如此,而是她本身就是先天神靈,神靈看待凡人,不就是這種淡漠俯瞰嗎?
“蒼淵老前輩...您的意思是說,夭夭,夭夭她因為身中了劇毒,如今已是陷入了封印狀態?而且未來等她蘇醒的話,可能就不是夭夭而是那所謂的第三神了?”周擎有些艱難的問道。
秦玉臉色蒼白,眼淚頓時就忍不住的流了出來,此時此刻,她也總算是明白了周元為何會佈下結界,阻攔一切。
那是因為現在的他處於極度的傷痛之中,不然的話,他不會做出這種事情,這道結界看似是阻攔他們的接近,但更深的卻是代表着此時周元的內心,也封閉了起來。
這場所謂的大婚,其中所蘊藏的卻並不是什麼歡喜,而是一種刺入骨髓的離別之痛。
昨日大婚,今日大離。
一想到這一點,秦玉就眼淚掉個不停:“這兩個孩子,真是讓人不省心,都怪我,總是催他。”
一旁的左丘青魚,李卿嬋,綠蘿等人也都沉默了下來,她們有些茫然的望着結界之中。
等夭夭蘇醒過來後,就會成為那第三神了嗎?
她將會抹除一切的過往,成為真正的神靈。
那時候,她不會記得周元,肯定也不會記得她們這些曾經相識的人了吧?
這一刻,左丘青魚她們對視一眼,都是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傷感涌來,一時間,她們都是紅了眼眶,眼中有水花浮現。
“這該死的破婚禮!”左丘青魚咬着銀牙,紅着鼻尖說道。
後面的李純鈞,甄虛,寧戰,楚青等人也是沉默了下來,他們靠着假山,有些悵然的嘆了一口氣。
從他們認識周元與夭夭以來,兩人就如同連體人一般的緊緊跟隨在一起,那種牽絆讓人羡慕,然而他們從沒想到過,有一天,這兩人竟然會因為這種原因分開。
那種結果,更是如同天意弄人。
曾經最親密的人,最終變得陌生?
這可當真是世間最殘酷的刑罰。
“蒼淵老前輩,能將結界破開嗎?讓我們和元兒講講話。”周擎說道。
蒼淵輕聲道:“現在最好的開導就是讓他自己靜靜吧,時間是唯一的良藥,沒有人能夠幫他的。”
既然周元都佈下了結界,顯然就不想要任何人去打擾他。
周擎面容苦澀,一旁的秦玉掩面掉淚。
最終,周擎還是點點頭,然後轉向青陽掌教等人,道:“諸位,此次招待不周,還請多多包涵。”
青陽掌教等人能夠聽出周擎言語間的送客之意,他們也明白現在其心中難受,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微行禮,便是面容複雜的轉身離去。
左丘青魚,李卿嬋等人在停留了一會後,最終也是離開,眼下這裡留下來也沒有什麼用,反而是讓人心裡堵得慌。
隨着將諸多客人送走,王宮內那些喜慶顏色也是在悄悄的被換下去,此前一天還張燈結彩的王宮,頓時變得寂靜冷清了下來。
不知情的人雖然疑惑,但卻能夠感受到王宮內的異樣氣氛,所以也不敢問,只能默默將疑惑藏在心間。
於是,那曾經引起諸天關註的大婚,又是漸漸的冷卻下去。
所有人都是默契的保持着沉默。
在此後,每日周擎與秦玉都會來到結界之前,他們望着結界中,有時候待上大半日,最後方纔目光黯淡的轉身離去。
而時間,也是在這一日日間悄然流逝。
不知不覺,春去秋來,葉枯雪落,時光荏苒,眨眼便是一年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