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大婚的日子,定在了十日之後。
這個消息不出意料的在蒼玄天內引起了嘩然震動,無數人好奇關註,畢竟如今的周元算是這蒼玄天內權柄最盛的人,很多好事者都想知曉,能夠入得這般存在眼中的女子,該會是何等的絕世風華?
所以在這數日間,蒼玄天內無數人都在津津樂道的討論着這個話題。
只不過周元天主那位王妃卻是極為的神秘,常人根本難得一睹真容,但也正是這種神秘,反而讓得無數人愈發的好奇,諸多討論猜測,層出不窮,一時間,周元大婚的熱度在這蒼玄天內,竟是壓過了那座造化塔。
堪稱是全民熱點。
當然,其實不止是蒼玄天,甚至是諸天間包括那諸聖雲集的歸墟神殿,都是在收到消息後,立刻將目光投向了蒼玄天內。
如今的周元可不是什麼諸天新秀,他現在已經踏入聖者之境,並且自身還是蒼玄天天主,這等身份,絕對足以算得上是諸天之中舉足輕重的存在,所以他的一舉一動,本就會引得諸天關註。
更何況,知情人都明白周元此次將要迎娶的王妃究竟是什麼人...
這場婚禮,必將萬眾矚目。
...
歸墟神殿。
武瑤越過層層石梯,最後登上了一處高臺,這裡是歸墟神殿最高處的地方,目光投出,可見混沌虛空中時不時的有着無數星辰划過,絢麗神秘。
武瑤欣賞了一會,然後眸光便是投向了石台前方處,只見得那裡有一道倩影靜坐,抬頭望着那些划過虛空的流星。
武瑤來到那道倩影身旁坐下,偏過頭就見到一張清麗絕倫的側臉,挺翹的瓊鼻似是泛着玉光,濃密如刷般的睫毛之下,眼眸寥若晨星,蛾眉如遠山。
這般容顏氣質,其實連武瑤這等驕傲的女子,都是有着百看不厭,想要一直欣賞下去的**。
“要喝點嗎?”
武瑤小手一提,拎起了兩壇酒,碰撞間叮噹響的衝著蘇幼微揚了揚。
蘇幼微偏頭看了她一眼,眸光停留在酒罈上面,然後貝齒咬着紅唇的接了過來,直接開了封,對着紅潤小嘴就灌了下來。
醇香而晶瑩的酒水有一些順着那清麗臉頰滑落下來,將衣襟都是打濕了許多,胸前衣衫貼合下來,隱有驚心動魄的弧度。
不過此時就兩女獨坐,倒是白瞎了這般風情。
“因為那家伙?”武瑤倒是很直接,沒有太多的遮遮掩掩,一語就道破了蘇幼微心情糟糕的源頭所在,畢竟這幾天歸墟神殿到處都是在討論此事,蘇幼微顯然第一時間就知曉了。
“沒必要吧?雖然那家伙的確挺優秀,但其實我並不感覺你差他多少,他沒選擇你,是他的損失。”
蘇幼微仰起俏臉,如晨星般的眼瞳中倒映着划過的流光,輕聲道:“其實這個結果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了,夭夭姐一直都在陪着殿下,他們經歷了那麼多,我又怎麼比得了?”
武瑤淡淡的道:“可你當年會選擇離開他,前往混元天修煉,不也是想要變得更強,然後能夠幫到他嗎?”
“留下來不算難,離開,才是真正的需要勇氣,這才是一種更重的付出。”
“蘇幼微,我知道你一直很感激當年周元救了你,給了你新生,所以自那以後,你似乎都是在為了他而活,你為了能夠幫到他,最終選擇壓下日夜的思念,離開蒼玄,來到了陌生的混元天。”
“在這陌生的環境中,放棄以前的一切,重新開始修煉,生活,這之中的坎坷就真的少了嗎?”
“你曾經為了他,願意無視我的善意,直接與我為敵。”
“那九域大會,如果不是你鐵了心要幫他,他周元想要奪得第一,未必就能如願。”
“之後的那些,你也是在盡可能的跟隨着他的腳步,甘願將同樣無比耀眼的自己掩藏在他的身後。”
“當年周元那一腳,給了你新生,也讓你被他的影子所束縛。”
武瑤看着蘇幼微,認真的道:“所以我覺得,你並不欠他什麼,蘇幼微,你也應該考慮一下為你自己活着了。”
蘇幼微默然不語,她握着酒罈再度灌了一口,半晌後,方纔道:“可是,我喜歡被他的影子束縛。”
武瑤柳眉微豎,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道:“沒男人又不會死!”
蘇幼微輕柔的一笑,看着武瑤柔聲道:“這些道理我都知道的,只是真喜歡一個人的話,哪裡會去計較這麼多。”
“我做那些,不是想要去嘗還什麼,只是單純的...我願意而已。”
“不過你說的也對,待得殿下大婚後,我也該為自己考慮了呢。”
武瑤點點頭,道:“沒錯,世界上優秀的男人那麼多。”
“看不上了呢。”蘇幼微搖搖頭,道。
對此武瑤倒沒否認,周元如今的成就,沒人能夠否認他的優秀,即便是如她與趙牧神這等人,其實內心中對周元的能力是很認可的,於是她想了想,道:“優秀的女人也不少。”
“......”蘇幼微。
“算了,一個人也不見得就不能過,之後我就打算要去闖歸墟山了,希望能夠成功吧。”蘇幼微伸展了一下雙臂,小腰纖細,曲線玲瓏有致,起伏如險峻山巒。
歸墟山,那是歸墟神殿諸聖打造而出的秘境,原本是為了給諸聖平時閉關所用,錘煉聖者偉力,而如今,則是用來磨練如武瑤,蘇幼微,趙牧神這些從諸天中抽調而來的超級天驕。
而連聖者偉力都能夠錘煉的地方,這對於蘇幼微他們這種法域巔峰來說,其危險程度不言而喻,如果一個不慎,被磨滅成虛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此前蘇幼微,武瑤她們就已經在接觸,只不過都只是試探性的,還未曾真正入山,但顯然,現在的蘇幼微已經有了決定。
武瑤盯着蘇幼微,道:“你可得悠着點,別告訴我你想要殉情,如果你真不想放棄的話,我可以陪你去把那家伙的大婚給攪黃了。”
蘇幼微莞爾,搖搖頭:“我還沒那麼脆弱。”
武瑤聳聳肩,道:“你開心就好。”
蘇幼微對着武瑤抬起酒罈,微微一笑:“不過還是謝謝你了。”
武瑤也是用酒罈與她碰了碰,道:“難得遇見一個能入我眼的人,如果沒了你,我應該也會很孤獨。”
“那,真是承蒙抬舉了。”
蘇幼微笑着搖搖頭,然後她抬起俏臉望着虛空,看着那些划過的的星辰,雖然說的灑脫,但其實,內心深處還是有一種難受的情緒,讓得她鼻尖有着許些的酸楚,只是最終這些涌動的情緒,還是被她生生的壓了下去。
最後,蘇幼微舉起酒罈,對着虛空輕輕一碰。
紅潤小嘴揚起一抹堅強的弧度。
“殿下,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