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
望着突然現身的蒼淵,周元也是第一時間的欲要起身。
蒼淵倒是擺了擺手將他制止住,然後在茶几一側坐了下來,他的目光看了一眼遠處矗立在大地上的那座擎天巨塔,面露笑意的道:“你這可真是大手筆啊,連歸墟神殿的那些家伙們聽說了,都在感嘆你這魄力不小。”
這座九九造化塔乃是周元動用了蒼玄天無數資源所搭建而成,但資源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周元直接果斷的抽取了蒼玄天其他地域的天地源氣,這種以一方天域供養一座塔的手段,其中所需要的魄力,就連諸多聖者都是暗暗心驚。
“本來就是一個爛攤子,如果還那麼精打細算的話,真是不知道有沒有翻身的機會。”周元無奈的道。
其他天域的聖者會因為他這裡的動靜感到驚訝,那是因為他們不是蒼玄天的人,所以不知道蒼玄天這爛攤子究竟到了什麼程度。
“你這麼做,倒是沒什麼問題,畢竟非常時期,這一點連金羅古尊他們在聽說後都是表示贊同。”蒼淵點點頭,道。
周元聞言,也是笑道:“那就要多些古尊他們理解了。”
雖說歸墟神殿並非是獨屬於誰的一方組織勢力,但不管如何,那都是代表着諸天中眾多聖者的意志,而且那也是抗衡聖族的最高力量,所以就算周元如今是蒼玄天天主,但從某種意義來說,也得尊重一下歸墟神殿的意見。
兩人在這造化塔的話題上面說了片刻,然後氣氛就突然的變得安靜了起來。
周元看了一眼面前神色平靜的夭夭,深吸一口氣,對着蒼淵道:“師尊,是歸墟神殿有什麼消息嗎?”
此前金羅古尊他們離去時,曾帶走了一縷“絕神咒毒”,說是要集合歸墟神殿諸聖的力量推演破解,眼下幾個月時間過去,應該是要有一些結果了。
蒼淵點點頭,道:“這段時間,夭夭是不是有些變化?”
周元沉默數息,道:“變得跟當年我初見到她的時候差不多。”
蒼淵苦笑一聲,聲音有些沉重的道:“那是因為絕神咒毒在吞噬她體內的神性,神性減弱時,自然人性就凸顯了出來。”
周元眼神微凜,原來如此,不過這絕神咒毒竟然恐怖到這種程度,竟然連神性都能吞噬?
“沒什麼好奇怪的,我此前就說過,當年聖神被祖龍意志重創,陷入沉睡,祖龍意志之力在其體內折磨祂成千上萬年,不過祖龍畢竟已隕,那意志之力也並不足以磨滅聖神,所以最終被祂漸漸的承受了下來。”
“最後祂終於將祖龍意志之力給逼了出來,再以此為材料,融入他萬千載中所承受的痛苦與黑暗,這就形成了絕神咒毒,所以從某種意義來說,這絕神咒毒內所蘊含的,反而是一種被聖神扭曲了的祖龍之力。”夭夭平靜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這是一種,專門用來針對我的毒。”
夭夭乃是秉承着祖龍意志而生的第三神,而如今,聖神就用扭曲了的祖龍之力來對付她。
“我只想知道,這毒,除了會吞噬夭夭體內的神性外,對她,還有沒有其他的傷害?”周元聲音有些低沉的問道。
蒼淵與夭夭皆是沉默了下來。
“不要瞞着我!”周元聲音中已是有了一絲怒意。
蒼淵看了夭夭一眼,輕嘆道:“這絕神咒毒在吞噬神性中會逐漸的壯大,同時它會腐蝕夭夭的身軀,一旦當其壯大到某個層次時,就會對夭夭造成真正的威脅。”
“不過按照我們的推衍,如果真的當絕神咒毒開始對夭夭產生真正威脅的時候,她將會進入一種自我保護的休眠的狀態。”
“自我保護的休眠狀態?”周元眉頭微皺。
蒼淵神色有些複雜的看着周元:“簡單來說,就是她的身軀將會變得不受她控制,因為其體內沉睡的其他神性將會因為受到威脅而徹底的蘇醒,然後保護自身,驅逐絕神咒毒。”
“那個時候...她將會變成,真正的第三神。”
周元握住酒盃的手掌猛的一抖,酒水都是灑了出來,他抬起頭,怔怔的望着夭夭,他怎麼不明白蒼淵言語間的意思,一旦夭夭神性徹底複蘇,成為那第三神,那麼恐怕她的一切人性都會被抹除。
那個時候的她,是第三神...而不是,夭夭。
一想到那一刻,周元的呼吸都是漸漸的變得粗重,一種揪心的痛自心靈深處如潮水般的涌出來,讓得他手掌都是在微微的顫抖。
其實周元明白,他一直都在逃避這件事,因為他也不知道,如果夭夭變成了第三神,甚至開始變得陌生,開始忘記他們曾經的一切的時候,那時候,他應該怎麼辦。
這段時間他一直陪着夭夭,當他在感受到夭夭越來越生動的情緒時,他心中未必沒有一種自私的想法,那就是不要再去管什麼聖族,聖神了,如果能夠一直這樣下去,他寧願放棄所有。
可就算他如此,依舊改變不了任何的東西,即便他如今已晉入聖者境並且成為了這蒼玄天的天主。
或許,這個世間,只有他想要留住此時的夭夭。
如那歸墟神殿的諸聖,他們更加希望所看見的,顯然是那位第三神現世。
因為在他們看來,只有第三神,才能夠阻擋住聖神,有第三神坐鎮諸天的話,聖族在那位聖神未曾完全蘇醒時,根本不敢來犯。
在關於夭夭這一點上面,或許他是站在全世界的對立面。
周元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感覺到一種深深的疲憊,他目光有些渙散的盯着桌面潑灑的酒水,陷入了一種渾渾噩噩的狀態中。
蒼淵望着那瞬間從此前的意氣風發變成這個模樣的周元,也是有些心痛,他很清楚周元的性子之堅韌,然而即使如此,此次的變故,依舊是讓得這個曾經勇猛精進的年輕人捶打得皮開肉綻。
蒼淵嘆了一聲,轉頭看着夭夭,道:“我現在突然有些後悔當年將你交給他了。”
他從未想過,當年的一時之念,最終會搞出這種結果。
他怎麼都沒料到,本應該不可能動情的夭夭,竟然會與周元在多年的陪伴間,生出這等難以磨滅的感情與羈絆。
當真是...造化弄人。
夭夭沒有說話,只是伸出冰涼小手,輕輕的握住周元的手掌。
她迎着周元那有些通紅的眼睛,絕美的臉頰上突然有着一抹令得天地失色的笑顏綻放出來。
那一抹笑,如驚鴻,足以驚艷時光,足以銘刻在靈魂的最深處。
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凝視着周元的眼睛,輕聲道:“周元,娶我做王妃吧。”
不待周元回答,她又是看向了蒼淵,露出已經在他面前很多年都未曾再出現過的俏皮笑容:“黑爺爺,請您幫我主持婚禮吧。”
這一刻,繞是蒼淵,都是忍不住的眼中有淚,內心酸楚,因為自從當年離開後,他是第一次再聽見夭夭這樣的稱呼他。
他望着夭夭,猶如是看見了當年帶着她東躲西藏的時候,那時的她,還是一個只會牽着他衣角的小女孩,對他依賴而信任。
蒼淵揉了揉眼睛,露出笑容,重重的點了點頭。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