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九九造化塔開塔後,黑淵所在,便是成為了整個蒼玄天中最炙手可熱的地方。

時刻都有人萬里迢迢而來,橫跨諸多大陸,宛如朝聖一般,帶着虔誠與狂熱,當然,還有着一顆渴求着變強的心。

而為了應對這龐大的人流,周元親自出手,一座龐大的城市直接是在短短數日間就在這片大地上拔地而起。

這座城市被周元取名為造化城。

這也算是給這些從遙遠處而來的求道者以及那些闖塔失敗的人一個休養生息之地。

而這座城市的管理,周元則是交給了大周王朝,周擎直接是派出了一支軍隊來接管,當然,以大周王朝的軍隊實力,其實對這些從蒼玄天四處雲集而來的修煉者來說其實算不上什麼威脅,不過他們存在的目的也並非是為了鎮壓,而是為了維持城市的秩序。

畢竟,只要周元還是蒼玄天天主一日,那麼就沒有任何人膽敢在這造化城中有半點的放肆與造次。

造化城城西處,坐落着一座莊園,其內綠蔭蔥鬱,時不時有着樓閣於林間冒出一角,倒是顯得低調而大氣。

莊園最中央處,有一座極高的塔樓,塔樓乃是全城最高的建築,足以俯瞰全城,而在那遙遠的後方背景中,可見那如擎天巨柱般的造化塔。

塔樓頂部,時刻都有雲霧繚繞,遮蔽了一切窺探的目光。

淡淡的雲霧中,周元與夭夭對坐於茶几前,吞吞則是在一旁懶洋洋的趴着,時不時的翻滾着身子,迎着那暖洋洋的日光。

周元的面前,有一座迷你的光塔浮現,光塔內部,隱約可見無數的光點。

這正是造化塔內部的景象。

而那每一顆光點,都是代表着一名入塔者。

造化塔開塔至今,已是過了一個月時間。

這一個月中,無數人前仆後繼的涌入造化塔,而面對着這種人流量? 造化塔卻是如同深淵巨口一般,直接是全部都給吞了下去? 那種承受量,讓得各方勢力都感到震撼? 因為從某種意義來說? 這座造化塔,已經算是一座獨立的天地了。

如此手段? 就算是尋常聖者都有些難以做到? 也就唯有周元這種掌握一方天域權柄的聖者方纔可以。

“這一個月凡是進入到造化塔內修煉的人? 將近七成的人實力有所提升,而其中有一成的人,突破了阻礙他們許久的瓶頸? 順利晉級。”周元手指撥弄着光塔? 隨口說道。

“不過能夠闖入造化塔七十層之上的人,還是有些少啊。”夭夭瞥了一眼? 道。

造化塔七十層以上? 也被周元稱為法域層,因為只有具備了法域級別的實力? 才能夠闖入其中。

這一個月來,闖到層數最高的人,就是青陽掌教,天劍尊? 古鯨尊者這些蒼玄天中的老牌法域強者。

他們皆是法域第三境的實力? 不過即便是他們,也只能停步於八十層。

在這一個月中,他們挑戰了那第八十層不下十次,然而最終皆是以失敗而告終。

“看來青陽掌教他們想要闖過這第八十層很不容易啊。”周元笑道。

“你這第八十層的鎮守者對於他們而言,過於變態了一些。”夭夭握着玉葫蘆,自斟自飲的說道。

周元嘴角也是浮現出一抹惡趣味的笑意,那第八十層的鎮守者,乃是他曾經在石龍秘境中所遇見的強敵,聖族太軒。

在借助了整個天域的源氣支持下,這被周元所設置的投影,真要論起實力,也有真正太軒的八成之力,而想當初在石龍秘境內,就連徐北衍那種諸天中頂尖的法域第三境都被太軒壓制得狼狽不堪,而青陽掌教他們還不如徐北衍,所以他們想要闖過這一層,可決然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這一個月中,青陽掌教他們在這“太軒”手下,已是落敗了太多次,可謂是被虐得死去活來。

不過這種失敗也並非完全無用,最起碼周元能夠感覺到,在這屢次的失敗中,青陽掌教他們那停滯許多年未曾有過動靜的實力,隱隱的有了一些精進的跡象。

當然,其中最大的功勞,還是來自造化塔的玄妙,因為這些掌教雖說算是蒼玄天中老牌的法域強者,底蘊算是不錯,但他們的潛力,其實早已在這漫長的歲月中耗盡,而造化塔最玄妙的能力,就是能夠為其增補潛力。

或許也正是感受到了這種細微的精進,那青陽掌教等人雖然是屢戰屢敗,但卻半點沒有頹廢之意,那戰意反而越來越高昂。

“不過就算有造化塔為他們增補潛力,但他們想要踏出那一步,依舊是千難萬難。”夭夭明眸盯着光塔中最高處的那幾顆光點,淡淡說道。

聖者之路,本就艱難無比,如果沒有這座造化塔,青陽掌教他們可以說是斷然沒有絲毫的機會,可即便是造化塔,也不過是讓他們那種毫無可能,多了一點點的希望而已。

在夭夭看來,此時正落後青陽掌教他們數層的李純鈞,楚青等人,未來入聖的機會,恐怕都會比前者等人更高一些。

因為青陽掌教他們已是潛力耗盡,算是一種油盡燈枯,可李純鈞,楚青他們,卻還有着無限的可能。

這倒也不能說是青陽掌教天賦就差了,能夠從走到法域第三境的人,都不會是什麼蠢人,在他們的那個年代,他們同樣是同輩中最出類拔萃的人,只能說,當造化塔出現的時候,他們已是歷經歲月,而李純鈞,楚青他們,卻是正當時候。

周元嘆息一聲,點了點頭,入聖之路如果真那麼容易的話,蒼玄天也不會自從蒼玄老祖之後,就只出了他這一位了。

而且莫說是蒼玄天,就算是放眼諸天中,這數百年內成聖的人,也是屈指可數。

“該做的我也做了,能否能夠踏出那一步,也就只能看他們的造化。”

夭夭螓首微點,然後她指着那光塔的最高一層,饒有興緻的問道:“第八十層是那太軒,那最後一層的鎮守者,又是誰?”

周元露出含蓄的笑容,道:“是我的一道源氣化身。”

夭夭一怔,旋即沒好氣的搖搖頭:“我都能想象等他們千辛萬苦的突破第八十層,然後在那最後一層看見你的時候是什麼表情了。”

周元正色道:“不經歷萬千次捶打,怎能脫胎換骨?我這也是為了他們好。”

夭夭紅唇微掀,信你才怪。

周元瞧着夭夭那比起以前無疑是生動了許多的臉頰,心中有些複雜,但他面上卻是保持着笑意,伸出手輕輕的握住了夭夭一隻嬌嫩柔荑。

夭夭瞥了他一眼,然後纖細五指扣住了周元掌心,即便未曾說話,但她卻能夠感覺到周元的內心。

閣樓頂上,一時突然變得安靜了許多。

不過這種安靜並未持續多久,周元與夭夭神色皆是一動,微微偏頭,便是見到一旁的空間在此時扭曲起來,然後蒼淵的身影便是踏空走了出來。

周元第一時間註意到了蒼淵有些凝重得神色,當即心頭就是忍不住的一沉。

這是,有事發生了嗎?

是因為那聖族...還是,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