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座擎天巨塔塔門緩緩開啟時,外圍無數人的呼吸都是開始變得粗重起來,眼中充斥着渴望。

那是對機緣,對力量的一種嚮往。

來到這裡的人,除開一部分是出自一些大勢力的,其實更多的人,都是屬於那種背後沒有太大背景的散修,在以往的時候,他們為了博得一些修煉資源,幾乎時刻都在刀口舔血,為其付出巨大的代價。

他們背後沒有什麼支撐,所靠的,也就是那一腔血氣以及悍勇。

所以他們更加的明白眼前這座造化塔對於他們而言,究竟代表着什麼。

也正因為知曉,所以他們對於那位周元天主的這番壯舉作為,方纔是感到由衷的感激。

轟!

隨着塔門徹底的開啟,那黑壓壓的無數人群終於是忍耐不住,下一瞬,宛如洪流奔騰,鋪天蓋地的掠向了那座巨塔。

咻!

而隨着他們的接近,只見得那塔門內突然有着磅礴金光席卷而過,金光掠過,人群直接是憑空消失。

那是被吸進了塔內。

在那後方,無數人前仆後繼,面色狂熱的呼嘯而來。

周元立於高空,目光俯視着這浩蕩一幕,旋即他的眼神一動,因為他看見了一些熟悉的人影。

李純鈞,綠蘿,左丘青魚,寧戰,甄虛...

還有着蒼玄宗的很多熟人,楚青,李卿嬋等人。

顯然,面對着這場獨屬於蒼玄天的盛宴,他們並沒有想要缺席。

看見他們,周元又想起了蘇幼微,武瑤,趙牧神,若是他們在的話,應該也是能夠在造化塔中受益良多,不過此前大戰結束,他們就被招了回去。

聽蒼淵師尊所說,為了應對接下來聖族的大戰,歸墟神殿三位古尊親自頒佈了命令? 將會網羅諸天中的超級天驕? 傾盡全力的培養? 提升他們的實力,這想法倒是與周元有些不謀而合。

而蘇幼微三人的天賦早就落入了歸墟神殿的眼中? 所以三人自然是第一時間被選中。

可以想象? 在諸天接下來這一段最後的平靜時間中? 諸天的這些天驕實力都會有所提升? 甚至一些頂尖者? 未必沒有入聖的契機。

這是一個萬載難遇的契機。

能夠遭遇這等大變時代的契機? 對某些人來說或許是不幸? 但對於一些人來說? 或許是機緣所在。

如果周元不打算搞這造化塔的話? 或許也會想辦法將楚青,李純鈞這些人給推薦出去,但眼下麽,則是沒那個必要了,歸墟神殿固然強橫,但他們沒有他這麼狠,直接是以一方天域之力來供養一座塔。

畢竟如今的蒼玄天算是破罐子破摔,反正都已經是最差了,再差還能差到哪裡去?

可其他天域卻不一樣,不提最強的混元天,就算是在其他四天中排末的五行天,真要論起底蘊與實力來說,也要比蒼玄天強不少,所以你要讓其他四天也是學蒼玄天這樣搞,恐怕反而是有些得不償失。

這蒼玄天中,唯有周元一位聖者,所以只要歸墟神殿不插手的話,他在這裡的話語權最重,沒有人能夠撼動他的決議。

所以在傾盡整個蒼玄天的資源支持下,周元相信,他這座造化塔怕是不會比歸墟神殿的培養效果要弱。

周元的目光投向那座如擎天巨柱般的造化塔,眼中光芒流轉,似是看見了闖入其中的李純鈞等人,當即笑了笑,自語道:“就看你們能到什麼地步了。”

以李純鈞,楚青等人的天賦,潛力,他們絕對算得上是蒼玄天中最頂尖的那一批天驕,以往的他們實力精進速度就已是不慢,如今再有了造化塔的支持,周元相信他們的實力將會出現前所未有的突飛猛進。

這一日,註定將會載入蒼玄天的歷史之中。

天主開塔迎眾生。

...

造化塔。

這是一座遼闊的戰台,戰台四周有迷霧瀰漫,空間扭曲間形成了屏障。

李純鈞手持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立於戰臺上,其面容平靜,黑布纏繞着雙目。

突然間,他微微偏頭,看向了一個方向,那裡的霧氣涌動間,有着數十道人影陡然間暴射而出,凶悍攻勢直接覆蓋了李純鈞周身要害。

面對着突如其來的進攻,李純鈞卻是動也不動,只是待得那些攻勢即將覆蓋身軀時,一道劍吟陡然響徹,冷冽森寒的劍氣橫掃而開。

砰砰!

那數十道身影幾乎是在頃刻間被劍氣掃中,當場就爆碎開來,不過卻並沒有鮮血濺射,反而是在身軀破碎的那一瞬,化為了一道道源氣洪流,徑直的衝進了李純鈞的體內。

那等源氣之精純,讓人咂舌。

不過李純鈞對此倒是並不意外,因為這已經算是他第九次享受到了,他知道,這是代表着他闖過了九層,而造化塔有八十一層,所以他這裡,應該還算是剛剛開始。

“每當闖過一層,便可獲得一層饋贈嗎?”這一路闖來,李純鈞倒是得了不少的饋贈,不過這些饋贈層級並不高,想必是因為他自身實力太強的緣故,畢竟從層數來說,這裡只能算是低層區。

“倒是有意思。”

李純鈞輕聲自語,素來木然的臉龐上有着一抹饒有興緻之色浮現出來,因為他明白,他的目標並不是這裡,他需要盡可能的闖到更高層。

他相信,周元費盡心機搞出來的造化塔,並不會這麼的簡單。

李純鈞抬起頭,纏繞着黑布的眼瞳望着虛無處,他似是能夠感應到有一道目光在註視着他。

他那木然的臉龐上划起一抹罕見的笑意,手中鐵劍緩緩抬起,指向虛空處。

雖然你已經提前步入了那個境界,不過我一定會追趕上來的。

如今諸天局勢不穩,想必你這天主,也是焦頭爛額吧,若是我能踏入聖者境,倒是能夠幫你一幫。

等着吧。

李純鈞抬腳,走過戰台,邁入迷霧之中,金光綻放間,有金鐘響徹。

而也就是這同一時間。

塔內另外的空間中。

左丘青魚,綠蘿,甄虛,寧戰...

楚青,李卿嬋,葉歌...

這些如今算是蒼玄天中最頂尖的天驕們,也是在摧枯拉朽般的摧毀着眼前得阻攔,然後一步步堅定的對着造化塔更高層闖入而去。

他們明白,這是一場大機緣,誰若是在這裡掉隊,必然會追悔莫及,再無機會。

所以,這場機緣,他們必須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