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夭夭的嘲諷聲中,周元含淚的接受了她的幫助,然後兩人開始合力來改造這方大地,提升其位格。

轟轟!

大地宛如是地龍翻滾般,不斷的震動着,重重地浪翻涌,於這方大地錶面,深處不斷的碾壓,重聚。

而夭夭玉手持着碧玉源紋筆,筆尖點下,便是有着億萬道古老源紋鋪天蓋地的降臨而下,宛如一場暴雨。

只不過這場暴雨之中,蘊含著難以想象的神妙之力。

源紋暴雨落入大地,便是迅速的沁入而下,頓時這方天地開始出現了巨大的變化,只見得那大地的色澤開始綻放出點點金光,金光猶如是在洗刷着大地,清除着其中所蘊含的雜質。

短短數日,原本此處呈現黑色的大地,已是散髮出了赤金之光。

每一顆泥土,塵埃,似都是經過了千錘百煉。

大地上,有淡金色的泉水涌出來,形成了一座座清澈中縈繞着金芒的湖水,甚至湖水中,開始有生命在出現。

異香瀰漫這方大地。

周元目露驚奇的望着這一幕,他能夠感覺到,這方大地在此時變得無比的厚重,蒼茫,那是位格的提升。

原本他也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只是需要一些時間,可如今的夭夭,卻是將這個時間大大的縮短了。

顯然,這就是第三神所具備的力量,從某種意義而言,的確是要比他這種所謂的天主要更高一個層次。

周元對此情緒頗為的複雜,看來就算他成為了蒼玄天天主,這夫綱一時間還是有點振不起來啊。

夫綱之路,任重而道遠。

周元長嘆一聲,壓下了心中的愁緒,然後再度運轉天主的力量,調動着蒼玄天的天地源氣對着這方大地開始匯聚。

轟隆隆!

無窮無盡的源氣涌來,而大地貪婪的吸收着,變化則是在這種吸收中出現。

只見得群山開始拔高,變得陡峭險峻,其上白雪皚皚,巍峨壯觀? 而在那白雪中,又有無數靈植破土而出,搖曳生姿。

蔥鬱之色? 宛如綠漆般刷過大地,蔓延到視線的盡頭。

天地間飄揚着細微的粉塵? 那並非是塵埃? 而是源氣太過的凝煉,最終形成了實質? 這些粉塵落入大地深處,經過日積月累則是會形成諸多的靈材。

這方曾經險惡的大地? 已是漸漸的變成了一方福地。

若是有宗派落在此處並且能夠守得住的話? 假以時日,必然會成為這蒼玄天內超過其他聖宗的龐大勢力。

不過這還並未結束。

周元手掌一抬,蒼玄聖印出現在了掌心中? 異光於其上流轉? 最後化為了一道古老的源紋,這道源紋並不陌生? 赫然是曾經幫助周元屢屢克敵的地聖紋。

“倒是要辛苦你了? 老伙計。”

周元輕笑一聲,旋即地聖紋化為流光落下? 鑽入了大地之中。

轟轟!

大地在這一刻劇烈的震動起來? 似有無邊金光噴薄? 金光隱約間,形成了一朵巨大無比的金蓮? 徐徐綻放。

而金蓮之中,有泥土,岩石在自動的融合,搭建。

那是一座巨大無比的塔基,然後塔基一層層的堆積而上,這是一個比較緩慢的過程,所以持續了將近五日的時間,一座占地萬里龐大的巨塔,方纔矗立於這方天地間。

巨塔有八十一層,直通天穹,而當此塔成形時,宛如是形成了一道黑洞般,瘋狂的吞噬着天地間的源氣。

一點點的金光在其上浮現,似是形成了某種玄妙花紋,僅僅是看上去,就令人有一種醍醐灌頂之感。

“倒是好氣派,這種級別的修煉聖地,如果沒有你鎮守的話,蒼玄天中各方勢力會為了它廝殺得血流成河,你確定不會最後折騰出一個大麻煩來?”夭夭巡視着這座拔地而起的巍峨巨塔,黛眉輕挑,道。

如此寶地,如果沒有足夠的本事,那就是懷璧其罪。

“只要我還是蒼玄天天主,就沒問題,而如果未來我出了什麼問題,那應該是諸天到了最慘的局面了,那時候,似乎也沒必要再管這裡了。”周元笑道。

到了那個時候,應該就是聖族大獲全勝,而諸天也已經沒有什麼希望了,如果都到了這一步,又何必再去考慮什麼麻不麻煩?未來都沒了,還怕麻煩嗎?

夭夭沒有說話了,不過握住周元手掌的手,卻是微微用力。

“不過這座聖地,還只是一個雛形,即便有我調動蒼玄天的天地源氣為其加持,但距離我想的那一步,依舊差了許多。”

接下來,想要讓得這座聖地真正的達到周元想要的程度,還需要無數珍稀的天材地寶來為其填充,這消耗的資源,將會達到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

甚至,如蒼玄宗這等底蘊,恐怕傾盡宗內所藏都遠遠不夠。

“我會傳令給青陽掌教他們,蒼玄天內所有宗派,都需要上繳一部分天材地寶,用以堆積這座超級聖地。”周元說道。

“聽起來有點像是驕奢淫逸的暴君所為。”夭夭微微抬起俏臉,雙瞳清澈空靈,睫毛濃密,聲音則是帶着一點戲謔。

“付出很大,但如果最終成了的話,我相信是值得的。”

周元笑了笑,道:“這也是在為之後的大戰做最後的準備,畢竟,如果輸了的話,這些什麼天材地寶也就便宜了聖族。”

“而且我也不會白白強迫人,這座超級聖地修建出來後,它不會有任何的限制,只要經過重重考驗,不論身份高低,皆可進塔修煉,當然,那些做出了貢獻的宗派,我會為他們額外留一些位置。”

“我想,只要稍有遠見的人,應該會明白這裡的位置的重要性。”

夭夭螓首微點,這座超級聖地,代表着未來,也代表着蒼玄天最大的機緣所在,如果能夠獲得此處的位置,自然遠勝守着的那些死物。

當然世間必然是有愚昧短視者,但這等人,也無須去理會。

“你這新官上任的火,可真是旺。”

夭夭紅唇微彎,她偏頭端詳着此時得周元,不得不說,現在的後者,的確是大勢已成,那番淵渟岳峙的氣度,已是非同凡響。

不知不覺間,當年那個八脈難開的少年,如今,已是成為了響徹諸天的巨擘,甚至他的一舉一動,都將會為這蒼玄天無數生靈造成巨大的影響。

“這裡有名字嗎?”她伸出玉指,指向那座巨塔。

周元同樣是望着那有着八十一層的擎天巨塔,點點頭。

“就叫九九造化塔吧,希望它能夠給我蒼玄天帶來一場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