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修煉聖地的位置,最終決定落戶在了緊鄰大周王朝的黑淵中。

對於這個地方,各大掌教倒也並不算陌生,當年蒼玄老祖便是將蒼玄聖印藏在了此處,而聖元後來發現,便是於此處爆發了一場驚天之戰。

也就是在那場大戰中,蒼玄聖印被分裂,而周元,也被那聖元逼得遠遁混元天。

而雖說各位掌教都沒爭取到將這個聖地落在他們宗門附近,但當周元下了決定後,他們也是很理智的選擇了支持。

他們都明白,聖地選在此處,必然會給緊鄰的大周王朝帶來無數的好處,可這又如何?周元不管怎麼說,都是出自大周王朝,這裡是他真正的家鄉所在。

這其中或許會有一些周元的私心所在,但身為一天之主,如今蒼玄天中權柄最盛的男人,他有着這個權利與資格。

常人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如今周元晉為天主,這大周王朝自然會因此受到諸多裨益,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也不會真有不長眼的蠢貨要說什麼周元天主以權謀私,畢竟真要嚴格說來,如今這方天域都是周元說了算。

將蒼玄天看做一方王朝的話,周元就是這王朝之主。

而且說句不好聽的話,以周元現在的身份地位,有關超級聖地的事,他完全可以一言而決,但他卻選擇了拿出來與諸位掌教商量,這已經算是給足了諸位掌教面子,而這些掌教也不是什麼愣頭青,自然也明白他們應該做什麼選擇來讓得雙方臉面都好看。

再有就是,對於周元以大魄力要開闢一方超級修煉聖地,以最快手段增強蒼玄天力量的想法,他們內心深處,同樣是極為的贊同。

因為他們都明白聖族的恐怖,這一次聖族只是打碎了聖州大陸,可下一次再來的話,恐怕整個蒼玄天都會破碎開來,那時候,不知會有多少生靈被屠戮。

如果不想有一日聖族大軍真正的殺進蒼玄天,那他們就只能不斷的增強自身。

說到底,一切都是為了蒼玄天的生死存亡。

...

數日後,黑淵上空。

周元凌空而立,他目光俯視着這片遼闊的大地? 曾經的這裡可謂是窮山惡水? 環境惡劣? 不過經過當年那場大戰後,這裡的環境倒是有所好轉? 天地源氣也是漸漸的充盈起來。

但與此處曾經的巔峰時期相比? 卻依舊是弱了太多太多。

周元眼瞳深邃? 他註視着大地? 卻隱約是見到天地變幻? 時空倒流? 他看見了在那遠古時期? 這方大地上那一座座聳立的宗派? 那般浩大氣象? 從某種意義來說,比如今的諸多聖宗都要來得強橫。

那個年代,蒼玄天還不叫蒼玄天,也還未曾衰落。

那個時候,連蒼玄老祖都還未曾出現。

曾經的蒼玄天,或許不算是諸天之首,但要論起實力,也並不會比其他天域差上多少,只是聖族的入侵,令得這方天域從此有了缺陷,最後甚至連那一段歲月中的一切,仿佛都是被抹除了,沒有隻言片語記載於歷史長河之中。

而也就是在聖族入侵併且掌控蒼玄天的那段歲月中,有一位聖族天驕於此處身隕,聖族動怒,直接降下聖罰,將這方大地上的億萬生靈盡數的抹殺,那一座座曾經顯赫於這方天域的古老宗派,也是在那時,被歲月的塵埃所掩埋。

直到無數年後,當時尚還是少年的周元闖入到了一座名為“戰傀宗”所遺留而下的地宮中,方纔知曉了這片大地上曾經所發生過的波瀾壯闊以及...血腥。

“往後倒是要驚擾先輩亡靈了。”

“我所求,只願蒼玄安寧。”

周元對着這方大地微微低首,旋即伴隨着他心念一動,這方天地突然風起雲涌,大地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群山移位,深淵合攏,海域下潛,整個天地,都是在此時漸漸的開始出現了變化。

這是真正的改天換地之力。

而且如果此時有聖者窺探蒼玄天的話,則是能夠感應到,這方天域的天地源氣在此時開始沸騰起來,然後猶如是受到了某種牽引,開始對着某個方向流淌,匯聚而去。

那一幕,壯觀到讓人感到恐懼。

周元立於虛空,註視着下方大地的變幻,在開始嘗試搗鼓那超級聖地時,他才發現,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更麻煩。

如今這蒼玄天的源氣,的確在對着黑淵匯聚而來,這裡的天地源氣在以驚人的速度變得濃厚。

只是,卻始終難以達到周元想象中的那種程度。

“麻煩。”

周元皺着眉頭自語了一聲,他明白問題出現在哪裡,那是因為黑淵這方大地,無法承受住太過雄厚的天地源氣,簡單來說,可以說是位格不夠,無法承受這麼龐大的氣運福緣。

不過倒也不是沒解決的法子,周元完全可以以天主的力量,對這方大地進行改造,直到它足以承受那種天地源氣,但那所需要的時間,恐怕就比較漫長了。

而現在,周元顯然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另外他才對青陽掌教等人裝了一把,如果到時候搞不出來超級聖地,那才真是丟臉丟大了。

“你這動靜可真不小。”而就在周元沉吟時,夭夭那清冷如山泉般的聲音從旁邊響起,她抱着吞吞,眸光看着下方變幻的大地。

周元對於夭夭的出現倒是並不驚訝:“你來了啊。”

夭夭明眸瞧着他:“你這才剛剛成為蒼玄天天主,就要玩一筆大的...而且還想一蹴而就?”

周元乾咳一聲,嘟囔道:“這不是想要試試這天主能耐麽。”

“為何不叫上我?”夭夭眸光流轉,道。

周元皺眉,沉聲道:“我如今好歹也是一天之主了,男人家做事,無須女人插手。”

夭夭瞧着周元,清冷如月宮仙子般的俏臉上,似是划過了一抹帶着危險氣息的弧光。

周元瞬間出現在了夭夭面前,握住了那白玉小手,溫柔的道:“只是想讓你多休息一下而已。”

娘的,悲哀啊,沒想到成為了天主也在夭夭面前硬氣不起來。

被抱在懷中的吞吞獸瞳中掠過鄙夷,就這?以為當上了天主就敢在大姐頭面前擺闊?真是窮孩子沒見過世面!

夭夭有些沒好氣的瞥了周元一眼,道:“我們一同出手,我可以幫你快速的改造這方大地,提升其位格。”

周元苦笑一聲,他其實不太想夭夭出手,所以才沒通知她,畢竟現在得夭夭自身情況也不是很好,那絕神咒毒,一直是周元心中的一根刺。

“磨磨蹭蹭,瞻前顧後...”

夭夭微微偏頭,姣如秋月般的白玉臉頰上掛着似笑非笑之色。

“莫非這也要去請你父王幫忙?”

這一刻,繞是周元這等臉皮,都是忍不住的紅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