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殿內,有陽光自縷空窗戶中穿透進來,落在諸位掌教那佈滿着震撼的臉龐上,茶水不斷的順着掌心滴落,即便是這些見多識廣的蒼玄天巨擘們,此時都被周元那句話震得頭暈目眩。

好半晌後,青陽掌教等人終於是漸漸的回神過來,他們感覺到渾身血管都是在此時有些噴張,心跳如鼓聲般在體內急促的傳開。

造聖?!

造的,自然就是聖者了。

這個境界,青陽掌教他們這些人追求了一輩子,然而即便到瞭如今,那個層次依舊是遙不可及。

從某種意義來說,他們也算是蒼玄天中曾經驚才絕艷的一輩,可即便如此,他們傾盡所有,最終還是未能達到那個境界。

如那聖元,天賦還要更勝他們一籌,可最終他的入聖方式,也不過是出賣了靈魂於聖神。

從某種角度而言,這真是他們蒼玄天的悲哀之處。

而造成這種就結果的原因有不少,但蒼玄天的沒落無疑是主因,這真是一件讓人很絕望的事情,所以就算是青陽掌教他們,也是漸漸的被磨平了野心與曾經的嚮往。

可如今,周元卻是說,他想要造聖...先不說有沒有這種可能,但這兩字對於青陽掌教等人造成的衝擊,簡直就是難以想象的。

因為只有體驗了那種多少年實力都未曾精進的痛苦後,方纔會明白向前一步對於他們而言是具有何等的吸引力,不然的話,那聖元宮主又為何會甘於受那聖神意志蠱惑,最終甚至願意出賣掉整個蒼玄天?

沒有足夠的誘惑,誰又願意成為那千夫所指,萬人唾罵?

凝固的氣氛持續了許久,最終青陽掌教率先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看向周元苦笑道:“盟首是在與我們開玩笑嗎?”

聖者,怎麼可能造得出來...

其他掌教也是點點頭,他們坐在椅子上的身體鬆緩下來,面容卻是有些晦澀,他們同樣是覺得周元所說不現實,但在那內心深處,誰又不是真的帶有一絲希冀呢?

周元看了眾人一眼,緩緩道:“諸位掌教算得上是人中豪傑,你們的天賦,心性毋庸置疑,說句不現實的話? 如果你們是生在混元天的話,以你們的能力,未必是沒有晉入聖者的可能。”

青陽掌教? 古鯨尊者,天劍尊等人對視一眼? 皆是看出對方眼中的一絲苦澀與不甘? 如果真是因為自身的原因無法踏出那一步,那他們自然也就認了? 畢竟自己沒本事,怪不得別人? 可最終他們無法入聖的原因? 不在自身,而在蒼玄天。

可這又能如何?憤怒謾罵這蒼玄天不濟嗎?那不過是無能者的遷怒罷了。

“蒼玄天在那遠古時期,曾被聖族侵占? 控制? 在那之後,蒼玄天便是日漸虛弱? 想要誕生出聖者的幾率越來越低。”

“此前我不知緣由? 可隨着我成為天主,掌控蒼玄天后方纔明白? 那是因為這蒼玄天世界核心處? 已被聖神的一道意志所污染? 這道聖神意志在漸漸的侵蝕蒼玄天,這也是導致蒼玄天虛弱的主要原因。”

這等秘辛? 顯然就算是青陽掌教等人也未曾知曉,所以他們一時間皆是有些震驚,旋即他們的面龐便是變得扭曲起來,眼中的怒火宛如實質般要噴薄而出,最終咬牙切齒的道:“該死的聖族!”

“這是對我蒼玄天的絕戶計!”

諸位掌教眼睛都紅了,原來就是這個東西,阻礙了他們蒼玄天不知多少天驕的入聖之路,而其中,也包括了他們。

“天主,可能令我蒼玄天恢復?”單清子宮主美目盯着周元,神情恭謹的問道。

其他人也是有些希冀的看着周元。

周元迎着他們的眼神,想起了那蒼玄天核心處的那種吞沒一切的恐怖黑暗,那裡,即便是他,都是不敢輕易的踏足。

“聖神意志沒那麼簡單,而且其存在的時間太久,甚至已經與蒼玄天核心的一部分融合在了一起,想要抹除,那會比你們想象的還要困難。”不過面對着他們的期盼,周元卻並沒有大包大攬,而是直接將最殘酷的現實說了出來。

眾人眼神漸漸黯淡。

“那能不能請諸天中的古尊出手?”天劍尊掌教提議道。

“一方天域的核心,只有天主才能夠進入,其他人,就算他是古尊,也無法與其接觸。”周元搖頭。

眾位掌教徹底沒了念想,只能長嘆一聲。

“那,盟首說的造聖,究竟是個什麼?”青陽掌教有些疑惑的道。

周元沉默了片刻,目光盯着那光斑中飛舞的塵埃,緩緩道:“我想要借助天主的權柄,將蒼玄天內絕大多數的天地源氣匯聚於一處,打造出一座超級修煉聖地,然後經過重重審核挑選,將蒼玄天中的一些有天賦,潛力的天驕投入其中。”

“我想,在這種傾盡一方天域的源氣輔助下,應該能夠讓我蒼玄天的整體實力做一些提升,以應對未來即將到來的大戰。”

周元的聲音傳出,直接是讓得青陽掌教等人眼睛都是漸漸的瞪大了起來。

顯然,周元這個大手筆,對於他們而言太過的震撼。

這幾乎是要以舉天之力,來堆積出一些頂尖的力量,這手筆,這魄力,以往的他們,真是想都不敢想。

青陽掌教舔了舔嘴巴,感覺有些口乾舌燥。

“不過這般做法也有些缺陷之處,因為從某種意義來說,這算是一種固澤而漁,而且如此浩瀚的源氣匯聚一處,勢必會讓得蒼玄天其他地域的天地源氣變得稀薄,這對那些地域的人來說,卻又顯得不夠公平。”

周元嘆了一聲,蒼玄天的天地源氣不會憑空的多出來,從某種角度來說,這是一個固定的量,你東邊多了,自然西邊就會少一些。

青陽掌教他們也是面露凝重之色,這可真是一件波及蒼玄天無數生靈的大事,從影響力來說,甚至要超過了此前的聖宮之亂。

不過他們也明白,非常之時要行非常手段,蒼玄天的實力乃是諸天之末,而眼下誰也不知道聖族何時會大肆入侵,一旦到了那個時候,諸天都會有戰火燃燒,那時其他天域未必有餘力來幫助蒼玄天。

所以提升蒼玄天的頂尖力量,是當務之急最重要的事情。

如果蒼玄天能夠多出一兩位聖者,那無疑將會大大增強整個天域的守衛力量,也會讓得周元的壓力小上許多。

這或許對大部分人不是太公平的事情,但在大戰中,一名法域強者所能夠做到的貢獻,的確是遠遠超過成百上千的天陽境。

當然,周元這麼做,是否真的能夠造出聖者來,依舊是一個未知數。

不過,青陽掌教他們在對視一眼後,最終皆是點點頭,沉聲道:“我等願意支持天主。”

在場的人,算是如今蒼玄天中僅次於周元的人物,有他們的支持,之後的行事引發的一些爭議也能夠少一些。

青陽掌教緊接着,又是問道:“那處源氣匯聚之地,不知道天主選在何處?”

其他掌教也是目光灼灼得看來,從私心的角度來說,他們當然希望這個地方離他們的宗門更近一些,那樣會有利宗派未來的發展。

周元當然知曉他們的心思,但他並沒有按照他們所想,因為地方只有一處,如果真在他們的宗派附近,反而到時候容易引發其他掌教心裡不平衡。

於是他搖搖頭,目光望向了大周王朝西北的方向。

“地方,就選在那裡吧。”

那是,黑淵所在的方向。

曾經周元離開大周城第一個所歷練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