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沉的黑暗在蒼玄天世界核心深處流動,那股不祥與詭異,讓得人毛骨悚然。

而周元,也是在震撼了片刻後方纔漸漸的回過神來,他目光凝重而戒備的盯着那深處的黑暗,原來蒼玄天所謂的缺陷就是存在於此處...

那股黑暗,充滿着侵蝕性,而且,周元能夠察覺到,那黑暗深處,有一道若有若無,但卻讓他都感到恐懼的細微意志。

即便如今他是蒼玄天天主,但在那一道意志下,依舊是有一種窒息般的感覺。

“是...聖神的一縷意志?!”

周元深吸一口氣,心潮震蕩,整個天源界內,就算是聖族的古聖都不可能擁有着如此恐怖的意志,而能夠達到這種程度,並且又對諸天懷有惡意的,顯然只有那位聖神!

顯然,蒼玄天的這道黑暗侵蝕,是聖族所為!

聖族不知何時將蘊含著聖神一縷意志的黑暗,打入到了蒼玄天世界核心中,而這種黑暗,會將侵蝕漸漸的擴散,假以時日,一旦侵蝕徹底完成,那麼就算聖族未曾掌控蒼玄聖印,他們依舊是能夠控制整個蒼玄天。

而且隨着蒼玄天的侵蝕,這方天域中,出現聖者的幾率會越來越低,這幾乎是從根本上斷絕了蒼玄天的未來。

這或許也是這萬千載下來,為何蒼玄天會在諸天中越來越沒落的主要原因...這聖族,倒真是狠毒。

周元預測,如果他不能解決掉蒼玄天這個隱藏的危機,恐怕以後,蒼玄天甚至不會再有聖者出現。

這對於一方天域來說,可謂是致命性的打擊。

所以,想要讓得蒼玄天回歸正軌,尋得圓滿,就必須將這種黑暗侵蝕所抹除,但這顯然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蒼玄老祖當年必然為此嘗試過很多手段,但從眼下來看,似乎效果都並不明顯。

當然,周元對此也十分的理解,畢竟眼下的他也是立於這黑暗之外,不敢踏足其中,因為他知曉? 那隱藏在黑暗中的那一縷聖神意志太過的恐怖,即便他如今是蒼玄天之主? 可若是深入其中被聖神意志沾染,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如那聖元? 最終會變得那般瘋狂扭曲? 也是因為被聖神意志所污染,侵蝕? 由此可見? 這聖神意志? 究竟是何等霸道絕倫,如果沒有把握,周元真是不敢輕易沾染動手。

而此時的周元也明白了那股冥冥間牽引他來到此處的力量是何意。

周元深吸一口氣? 凝神自語? 言語鄭重:“前路雖險,但身為蒼玄天一員? 自然當護天地生靈? 未來若是有機會,定會令我蒼玄天重歸圓滿!”

他聲音低沉? 每一個字,都是自靈魂深處而發,宛如是許下宏願,契合本心。

蒼玄天並無清晰意志? 但卻有自我保護的本能? 那股將周元牽引而至的力量,便是源自與此。

周元這道宏願,可以說是對整個蒼玄天以及生靈所許下的承諾,換個角度來說,也算是他這個新任天主的某種契言。

而隨着周元的宏願落下,他突然感覺到無數低語聲在耳邊響起,緊接着眼前那無數天地脈絡開始變得璀璨,周元的意志在此時緩緩的散髮出來,開始毫無阻礙的融入到了這所謂的“天心”之中。

以吾心代天心。

從此,這方天地,就真正的有了掌控與主宰者。

而隨着自身意志開始取代天心,周元也是感覺到一股難以想象的變化,正在自肉身,血脈,靈魂的深層次出現...

那是一種生命層次的躍遷與蛻變。

那是,由凡入聖。

整個蒼玄天的天地之力,都是在此時為了幫助周元完成這一次的蛻變,盡數的異動起來。

...

“嗯?天地之力異動起來了。”

也就是在同一時間,蒼淵等人也是察覺到了蒼玄天內那股力量的異動,這種力量之浩瀚磅礴,即便是他們這種老牌雙蓮聖者,都不免微微動容。

不過動容之後,蒼淵便是忍不住的歡喜滿面,因為他知道,這是周元成功的將自身意志融入天心,從此往後,他便是真正的掌控了蒼玄天。

而蒼玄天也會回以這位新任天主最大的饋贈,以整個天域的力量為支撐,幫助周元跨出那入聖的一步。

“蒼淵,你這老家伙可真是好運道啊,前些年大弟子入聖,如今這小弟子,不僅成為一天之主,而且也將要入聖。”

“嘖嘖,一門三聖,古往今來都是罕見之極啊。”

而其他六位雙蓮聖者,也是在此時忍不住的出聲,滿臉的艷羡感嘆。

身為雙蓮聖者,他們自然清楚由凡入聖是一道何等艱難的天澗,從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驚才絕艷的天驕在這道天澗之前含恨難躍。

而一旦入聖,就一躍成為這天地間最頂尖的層次,受億萬人敬仰,尊崇。

蒼淵這一門三聖,也定會讓得他在歸墟神殿內的話語權加重,壓得其他那些老牌雙蓮聖者一頭。

面對着眾聖的艷羡聖,雖說明知眼下場合不太對,但蒼淵老臉上還是忍不住的堆滿歡喜笑容。

同時他心中也有些感慨之意,這麼多年,他只收了三位親傳弟子,周元入門最晚,但這入聖的時間,卻是遠遠的超過了顓燭,這等氣運天賦,的確是萬載難得一遇。

不過說起來,對於周元的教導,他這師尊其實並不太稱職,從某種意義來說,夭夭反而更像是周元的師尊,一路帶着他從當年那八脈未開的孱弱少年,走到瞭如今這一天之主。

如果沒有夭夭,周元未必能有此時成就。

而若是沒有周元,恐怕夭夭也不會還留有人性,此時的她,或許已是那充斥着滿滿神性,淡泊冷漠,俯視蒼生的第三神了吧。

這兩人,互相扶持,心意貼合,一路走來,歷經風霜坎坷,倒也難怪情誼如此之深。

而就在蒼淵心中感嘆間,其神色突然一變,目光猛的轉向前方那兩道混沌火柱之中,只見得那裡,有兩道讓他們都感到驚悚的偉力在釋放出來,旋轉的火柱也是在漸漸的變得黯淡,化為漫天的火苗。

呼。

蒼淵深吸了一口氣,一旁的七位聖者也是面龐凝重起來。

他們知曉,那摩劼,黑照要破困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