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道身影自周元面前一字排開,一道道強大而恐怖的氣息席卷出來,引得整片天地都是在劇烈的動蕩。

而那天際上遮蔽周元與蒼玄天連接的青光,也是在此時被掃蕩消除。

“師尊!”

周元望着那趕來的蒼淵等人,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若是援軍再不到的話,他這裡恐怕還真是凶多吉少,畢竟就算他執掌蒼玄天,也不可能直面兩位古聖。

蒼淵偏過頭,對着周元笑了笑,面露欣慰的道:“周元,你做的很好。”

周元此次的表現,的確是堪稱完美,他不僅鎮壓了聖元,而且還破壞了聖族的謀劃,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成為了蒼玄天的天主。

正因為他執掌了蒼玄天,眼下的他們才能夠借勢降臨而至。

其他七位雙蓮境的大尊目光也是掃了周元一眼,眼神中帶着一些驚奇,然後還對着後者微微點頭示意。

那般態度,倒是有些平等而視的味道了。

現在的周元雖說自身還並未徹底的踏入聖境,但他身為蒼玄天天主,從實力上來說已經不弱於普通聖者,所以從某種意義來說,現在的周元已經夠資格踏入諸天中最頂尖的位置。

所以他們對於此時的周元,也給予了一些尊重。

周元同樣是感受到了他們的態度,當即回以點頭致意,同時心中不免有些感慨,以前他頂着那所謂的聖者之下第一人的稱謂時,這些老牌大尊都只是一笑置之,並未對他有什麼特別的變化,可如今,隨着他執掌蒼玄天,這態度則是變得有些明顯。

由此可見,執掌一方天域,的確是令他一躍登天了。

蒼淵並未與周元多說,他的目光很快轉向了前方虛空上的兩道身影,蒼老面龐漸漸的變得凝重與忌憚起來。

“沒想到小小的蒼玄天,竟然能夠引得聖族兩位古聖降臨,可真是讓人意外。”蒼淵聲音低沉的道。

“蒼淵...”黑照古聖眼中黑炎跳動,他目光掠過嚴正以待的八位雙蓮聖者,淡淡的道:“怎麼,你們那三位古尊是騰不出手來了嗎?”

蒼淵笑道:“我們幾人想要領教一下古聖之威,所以就毛遂自薦的來了。”

“憑你們嗎?”摩劼一笑? 似是帶着一點戲謔。

那黑照更是連話都懶得說? 燃燒着黑炎的眼瞳中? 似有一股引得天地都在變色的殺機在瀰漫出來。

呼。

黑照古聖嘴巴鼓起,旋即一口噴出了億萬道黑色火星,那些火星在虛空中交織,形成了一道巨大無比的火焰鬼面。

刺耳的尖嘯聲從鬼面嘴中傳出,下一刻,有黑風裹挾着黑色火苗,帶着嗚嗚聲響? 直接對着蒼淵等人席卷而去。

那黑風火星所過處,似是將一切生機磨滅,即便是天地源氣? 都是被化為虛無。

“小心,這是黑神焱風!”見到那黑風肆虐天地? 蒼淵身旁,一名雙蓮聖者面色凝重的說道。

他們對於眼前的兩位古聖自然是極為的瞭解,同時也明白? 那黑照古聖一口噴出的黑風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霸道。

在那遠古時期,不乏有諸天聖者被這口黑火所磨滅。

蒼淵神色同樣凝重? 他眼中倒映着那呼嘯而來的黑風? 旋即伸出手掌? 掌心中空間扭曲,下一刻,一盞古老斑駁的油燈閃現而出。

位於後面的周元見到這盞油燈? 目光一閃,他對此物可是一點都不陌生,因為當初他可為了此物努力了許久。

正是祖龍燈!

蒼淵單手結印,直接是催動了祖龍燈,只見得那長長的燈嘴處,有異光閃現,下一刻,似是有着一道古老原始的低吟聲響起,一股吸力猛然爆發,宛如祖龍吞吐天地。

呼呼!

肆虐而來的黑風直接是被這股吸力所攝住,然後化為滾滾黑煙,被盡數的吸入到了祖龍燈中。

祖龍燈內,黑煙滾滾,最後漸漸的縮於燈芯處,那裡的一點火光,似乎是變得明亮了起來。

“祖龍燈?!”

黑風被收,那黑照與摩劼兩位古聖眼神皆是一凝,他們的目光停留在那古老油燈之上,眼中倒是掠過一絲忌憚之意。

祖龍燈在那諸天聖寶錄上,位居第二,此寶在遠古時期便是有着赫赫威名,聖族中莫說是尋常聖者,就算是他們這種古聖,都在此寶上面吃過大虧。

“難怪敢來阻截我二人,原來是有備而來。”摩劼緩緩道。

黑照面無表情,他擅長火術,這祖龍燈最是剋制他,在那遠古時期,他就曾被這祖龍燈搞得狼狽不堪,如今再遇,依舊是感到極為的棘手。

蒼淵倒是沒有廢話,目光與另外七位聖者交匯了一下,旋即他手掌一抬,祖龍燈緩緩升起。

他的指尖,有一滴璀璨如金色般的血液飛出,落進了祖龍燈內。

而其他七位聖者同樣擠出一滴聖血精髓,落入燈內。

八滴聖者精血一入祖龍燈,便是被那燈芯所吸收,頓時燈芯上火苗陡然間膨脹,直接是將整個祖龍燈都是點亮了起來。

燈嘴處,下一刻有仿若混沌般的火焰呼嘯而出,那火焰一齣現,仿佛整個天地都是歸於混沌,無聲無息。

“祖龍混沌焱,滅字!”

伴隨着蒼淵的叱喝之聲響起,只見得那摩劼,黑照兩人周身的空間猛然破碎,混沌之焱橫掃而出,直接是焚滅了他們所有退路,令得他們一時間難以動彈。

熊熊!

兩道混沌火柱升騰而起,將摩劼,黑照直接困在其中。

這一刻的兩人,猶如是被放逐於混沌之間,在這之中,他們將會失去一切的感官,似要永遠沉淪。

“好強...”

周元見到這一幕,心頭忍不住的一震,蒼淵他們八位雙蓮聖者聯手,借助着祖龍燈的力量,竟然能夠將兩位古聖都是困住,如此神威,讓人震撼。

“周元,我們只是暫時的困住他們罷了,以他們的能耐,必然能夠脫困而出,這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蒼淵深吸一口氣,目光凝重的看向周元:“此次能否渡過危機,還得靠你。”

“需要我做什麼?”周元立即問道。

蒼淵仰起頭,目光洞穿重重虛空,望着蒼玄天界壁處。

“你如今初掌蒼玄天,但自身卻並未入聖,所以也難以催動這一方天域的本源之氣,否則以本源之氣灌註混元誅聖大陣,必然能夠打破聖族兩位古聖的鉗制,徹底讓得大陣圓滿,到時候這摩劼,黑照,自然不敢再停留於此天之中。”

“而這同樣也是你的機緣所在,身為天主,自然該得這方天域之饋贈,周元,靜神感悟天心,以自身意志融入天心,那個時候,你才算是真正得掌控了蒼玄天。”

蒼淵轉頭,凝視周元,眼中有期盼浮現。

“那一刻,或許就是你入聖的契機!”

周元心頭猛的一震,旋即雙目之中有掩飾不住的熾熱之色涌現而出。

入聖...

短短兩字,在他心中所掀起的激蕩情緒,幾乎比此前掌控蒼玄聖印時,還要來得更為的猛烈。

因為這,才是所有修煉者的真正畢生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