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當虛空上的周元淡漠的目光投射而至時,聖元則是感覺到天地間那種排斥變得更為的激烈了。

“周元...”

聖元宮主面色陰沉,這個當年眼中的螻蟻,竟然成為了蒼玄天的天主,掌控無上權柄,這些,本該都是屬於他的。

而現在的周元有多風光,聖元宮主心中就有多悔恨,他悔當年未曾稍稍重視一下這個螻蟻,當初若是能夠隨手將其抹除,又哪還會有今日的麻煩?

不過對於他的情緒,此時的周元卻是連理會的心情都沒有,他只是漠然一瞥,便是將視線投向遠處。

他的視線,仿佛是能夠穿透虛空,直接是看見了那一處處肆虐的血紅光柱,那血光蔓延間,不斷的吞噬着無數絕望的生靈。

周元的眼中有寒意掠過,天地間的溫度都是驟然降低。

蒼玄聖印在其掌心間綻放着光芒,身軀上的天主法袍上面那一道道神秘而古老的源紋也是變得明亮起來。

轟!

與此同時,在蒼玄天各方那血紅光柱肆虐處。

天空突然的裂開,緊接着有呈現紫光的天火猛然席卷而下,照亮了天穹,那一道道紫色天火落在了血紅光柱的四方,然後火線蔓延,迅速的連接起來,將那血紅光柱圍堵在了其中。

紫色火焰洶涌燃燒,最後與那血紅光柱碰撞在了一起。

嗤嗤!

接觸的瞬間,似是有無數尖嘯聲從中傳出,兩股恐怖的力量在此時瘋狂的侵蝕,糾纏,欲要將對方所撲滅。

糾纏處,那裡的空間都是徹底的被扭曲成了漆黑之色,仿佛是一片空洞一般。

不過這種僵持只是暫時的。

因為在那天空上,不斷的出現裂縫,一團團紫色天火源源不斷的降臨而下,令得紫色火海愈發的洶涌,狂猛。

伴隨着周元執掌蒼玄聖印,他已是能夠調動整個天域的力量,而有了一個天域的支撐,即便那血紅光柱同樣霸道無匹,但卻是頂不住這種連綿不斷的消耗。

所以,隨着時間的推移,一炷香後,血紅光柱終於是開始萎靡,然後一寸寸的被逼退...

最終,紫色火焰蔓延而過,在那紫色火苗席卷間,血紅光柱被徹徹底底的焚燒殆盡。

蒼玄天各處,一道道衝天的血紅光柱,陸陸續續的消失。

那些在血紅光柱之下絕望逃竄的生靈見到這一幕,頓時爆發出歡呼聲,他們喜極而泣,只有經歷了此前的絕望哀嚎? 方纔會明白此時的珍貴。

無數生靈此時跪拜下來,激動的對着虛空叩首,雖然他們知曉,這必然是那位周元天主的手段。

當最後一道血紅光柱消失於蒼玄天時? 青陽掌教等人同樣如釋重負,緊繃的身軀一點點的鬆緩下來。

虛空上? 周元目光自遙遠處收回,然後漠然的看着下方的血海祭壇上的聖元宮主。

此時的後者? 同樣是感應到了那些獻祭血柱的消失,他面色難看到極致? 同時也帶着一絲難以置信的驚懼。

他有點無法相信? 那座他費盡十數年準備的獻祭結界? 就這樣被周元輕鬆的給破解了。

“這就是天主的力量嗎?”聖元宮主心中苦澀的喃喃道。

不過旋即這情緒就被他壓下? 他面龐扭曲,道:“我還沒有輸,這座祭壇乃是聖族所賜? 就算你成為了天主,也毀不了它!”

轟轟!

而就在他的聲音剛剛落下時,聖元突然感覺到這方大地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然後他便是眼瞳驟縮的見到,在那血海之下,有着巨大到無法形容的紫色火焰升騰而起。

那些紫色火焰升騰,隱隱間,似是形成了一座覆蓋百萬里區域的紫色火蓮。

而他所在的血海,則是剛好被這座紫色火蓮緩緩的馱負而起。

這一幕,委實是壯觀到了極致,遠遠看去,猶如是一座小型大陸升起。

青陽掌教等人見到這一幕,也是受到了不小的衝擊,面露震動之色,如此力量...簡直讓人由心的感到一種無力。

周元神色倒是神色如常,他伸出右掌,五指緩緩合攏。

隨着其五指合攏,只見得那馱負起血海的紫色火蓮,那些巨大的火焰花瓣,也是在此時對着中央緩緩合攏。

恐怖的力量在其中凝聚,血海都是在此時沸騰起來,血霧升騰,又是在接觸到洶涌的紫色火焰時,陡然化為虛無。

如今的周元,已晉升為蒼玄天天主,在這個天域中,他所能夠調動的力量恐怖到無法形容,可以說,就算是一蓮境的聖者要與他在蒼玄天內交手,那也討不到絲毫的好處。

而且,這還是眼下的周元初步掌控蒼玄聖印的前提下。

這就是一天之主的浩瀚偉力。

盤坐於祭壇之上的聖元望着那緩緩合攏的火焰花瓣,沸騰的血海中傳來的力量,也是讓他有些戰慄。

沸騰的血海在迅速的被蒸發,其中蘊含的那種詭異暴戾的力量也是在被消融。

咔嚓。

突然有一道細微的聲音傳進耳中,聖元低頭,瞳孔便是一縮,因為他見到,身下的這座祭壇,也是在此時開始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

“連它都承受不住了...”

聖元輕嘆一聲,四周虛空中席卷而來的那股高溫令得他的聖魂愈發的淡薄,聖魂中,有點點紫光出現,那是被紫蓮火焰所侵蝕。

聖元沉默了數息,他明白自己的死期是真的要降臨了。

不過在這一刻,他反而是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寧靜,他怔然的抬起頭,望着那緩緩合攏,同時一點點遮蔽天穹的火焰巨蓮。

“我怎麼會走到這一步呢...”聖元有些疑惑的喃喃道。

曾經的他,也是擁有着驚才絕艷般的天賦,前途無限,可他似乎是在攀登力量的路上,漸漸的迷失了本心。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是曾經見到過當時身為蒼玄天天主的蒼玄老祖執掌權柄的偉力吧...那時候心有艷羡,想要以他為目標,只是後來他發現不論如何追趕,都是無法趕上蒼玄老祖的腳步。

心中的不甘漸漸的成了執念,不知何時起,內心深處有了一道莫名的低語聲,現在的他知曉,那低語聲,來自那位無所不能的聖神。

在那低語出現前,他曾經探索過一處古跡,那裡曾有上古大戰的痕跡,很有可能,就是在那個時候,他無意間遭受到了聖神意志的侵染。

聖元苦笑着搖了搖頭,說到底還是自身心思出了問題,這讓得那聖神意志有機可趁。

“也罷,就讓一切都在這裡終結吧。”

聖元伸出虛幻的手掌,拍了拍身下出現道道裂縫的祭壇,笑道:“聖神,看來你在我身上這些投入,是要白白浪費掉了。”

咔嚓!

越來越多的裂紋自祭壇上面涌現出來,而上方那火焰巨蓮,已是僅有一絲縫隙,恐怖的力量自四面八方席卷而來,將要磨滅一切,包括聖元以及這座祭壇。

聖元盯着那即將破碎的祭壇,突然心中又是有着莫名得低語聲響起。

他聽着那低語,下一瞬,面龐猛的出現了劇變,陡然抬頭,厲聲道:“不要毀滅祭...”

可他的聲音最終未能傳出,因為火蓮在此時徹徹底底的合攏了。

洶涌的紫火鋪天蓋地的咆哮而至。

紫火呼嘯而過,聖元的聖魂直接是在頃刻間被徹徹底底的蒸發,化為虛無,而與此同時,那座血紅的祭壇,也是破碎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