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蒼玄老祖那溫和而欣慰的聲音響徹於天地間時,同一時刻,這蒼玄天中無數生靈,皆是心有所感,然後皆是面朝周元所在的方向,彎身而拜。

“賀天主!”

無聲的朝拜,卻是引得整個蒼玄天都是在此時變得激蕩起來,首先是那天地源氣開始活躍,沸騰,連綿無盡的源氣潮汐,對着四面八方傾瀉,掃蕩蒼穹。

天地源氣太過的濃郁,直接是導致化為了連綿細雨,覆蓋了蒼玄天的每一個角落。

無數修煉者在此時狂喜,因為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源氣春雨中蘊含著多麼精純的天地源氣,這種時候將其吸收煉化,對於自身的修煉將會大有裨益。

這仿佛是一場天降機緣。

如那凡俗之中帝王登基,總是會大赦天下一般,而如今蒼玄天新任天主上位,這方天域自然也是要回以一場饋贈。

這場饋贈,必然會令得無數人趁勢突破,也將會為蒼玄天的實力增加一分。

而得到這些好處的生靈,自然對那位新上任的天主,更加的心懷感激與尊崇。

青陽掌教等人也是仰頭望着那席卷天域的源氣細雨,他們任由那些冰涼的細雨撲打在身上,然後視線轉向遠處天空上的那道年輕身影,神色皆是變得格外的複雜。

誰能想到,千載後,他們蒼玄天竟然又會誕生一位天主...

而且,這位新天主,是此前他們連想都不敢想的人。

畢竟,在那十數年前,眼前這位新任天主,還只是他們蒼玄宗的一個新人弟子而已。

“青陽掌教,你蒼玄宗,可真是占盡了蒼玄天氣運。”天劍尊感嘆一聲,言語間滿是艷羡之意。

當年蒼玄老祖晉為蒼玄天天主,一手創立了蒼玄宗,當時蒼玄宗風頭一時無兩,威壓了蒼玄天多少年,而這千載之後,蒼玄老祖雖說隕落,可這新任的天主? 依舊是出自蒼玄宗。

可以想象,未來的歲月,蒼玄宗必然將會再歸巔峰? 成為這蒼玄天內最為超然的勢力。

青陽掌教滿臉笑意,眼中的神采遮都遮不住? 他笑道:“天劍老哥,這可怪不得我,當年在那聖跡之地? 你們幾大聖宗可都是在場的? 周元最終選擇了我蒼玄宗,只能說是天意如此。”

其他幾大聖宗的掌教皆是苦笑搖頭,當年那聖跡之地? 在他們的眼中不過只是一場小考驗而已,以他們的身份地位自然不會過多的關註,但誰又能預料到,在那偏遠之地中? 最終竟然會走出一位天主?

若是時光能夠倒流的話? 他們必然會將什麼臉皮都給丟在腳下,然後將那時候尚是稚嫩少年的周元硬生生的搶進本宗之內。

而郗菁? 蘇幼微? 武瑤? 趙牧神等人,也是望着那散髮着一種不可直視般的威壓的周元,他們神色有些恍惚,誰能想到,這周元搖身一變,竟是直接成為了蒼玄天的天主,這番際遇,當真是讓人如在夢中。

雖說蒼玄天是諸天之末,而且其中有諸多缺陷,但不論如何,那終歸都是天主!

掌控一方天域的權柄,絕對是無數人夢寐以求。

現在的周元,即便尚未入聖,但就算是遇見真正的聖者,後者也會以同等身份來對待他,從某種意義來說,周元已經躋身進入諸天中的巔峰層次。

遠處的一座山峰上,左丘青魚,綠蘿,李純鈞,寧戰,甄虛等人也是遙遙的看來,他們的神色皆是有些複雜,眼神中充滿着感嘆與歡喜。

“看來以後有大腿抱了,我的好哥們是蒼玄天天主,誰敢惹本小姐?”綠蘿雙手插着小蠻腰,可愛嬌美的臉蛋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李純鈞認真的道:“周元的天賦潛力,晉入聖者只是時間問題而已,而且未來的他,不會止步於普通聖者,可他為了守護蒼玄天生靈,卻是願意承擔蒼玄天天主的位置,這份舉動...”

他那始終木然的臉龐上,此時竟然露出了一抹笑意:“讓我很敬佩他。”

一旁的幾人有些驚訝的看着他,在他們一群人中,天賦最為恐怖的自然非周元莫屬,而除了周元外,便當屬李純均了。

而李純鈞平日里除了練劍,對其他也是漠不關心,但他們都知曉其內心的驕傲,如今他能夠說出這種話,足以說明他內心對周元此舉是何等的認同與贊許。

不過對此,左丘青魚等人都是點點頭,當年的小伙伴能夠走到這一步,並且肩負起蒼玄天無數生靈的希望,這一點,他們同樣是感到與有榮焉。

“誰能想到,這當年在我們眼中的小師弟,如今竟是繼承了老祖的位置...”在另外一個方向,楚青,李卿嬋,孔聖等蒼玄宗的一輩精銳也是在感嘆。

葉歌微微一笑,道:“說起來當年在蒼玄宗,還是孔聖看人家諸多不順眼的,屢屢挑釁。”

那一旁的孔聖聞言,頓時漲紅了臉龐,怒視葉歌:“這些陳年爛事,你還記着?你葉歌什麼時候跟個女人一樣了?”

“女人怎麼了?”李卿嬋清冷眸光看來,有些不滿。

孔聖見狀,頓時啞火,也不敢衝著李卿嬋嚷嚷。

楚青則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這也沒什麼,我覺得這也是獨屬於你的輝煌往事,以後蒼玄天新弟子入門,你就可以告訴他們,知道咱們蒼玄天現在那位周元天主嗎?當年在蒼玄宗的時候,我天天找他麻煩。”

孔聖額頭上青筋一跳,咬牙道:“滾!”

...

而如果說之前的眾人此時是震撼歡喜的話,那麼那祭壇之上,身軀虛幻的聖元,卻是在此時通體冰寒起來,雖說現在的他已經只是一道即將枯竭的聖魂,但他依舊是感到了一股濃濃的惡意與排斥。

那種惡意排斥,似乎是來自整個蒼玄天。

這方天域,都在開始針對他。

他明白,這是因為如今的蒼玄天再度誕生了掌控者,在掌控者的意志下干預,就算是聖者,都將會受到一些影響。

更何況,現在的他,只是一道被侵蝕的聖魂。

“怎麼會這樣...”

所以自從周元從那天心劫下支撐下來後,聖元的心就在不斷的往下沉,他有些恍惚的喃喃自語,繼而面龐陡然變得扭曲,猙獰起來。

“你怎麼可能從天心劫下扛下來?!”他猛的尖嘯出聲。

那明明是聖者才能夠承受的考驗,而周元,不過只是一個法域境,但現在,他卻是讓人難以置信的成為了蒼玄天的天主!

那個他謀划了多少年,為之嘔心瀝血的位置!

此時此刻,聖元的心如萬蟻噬咬,難受到了極致,那是一種嫉妒。

虛空上,周元手一招,只見得天地源氣在此時匯聚而來,落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件墨黑衣袍,衣衫上有華貴精美的金絲,閃爍着異光的同時也形成了一道道古老得源紋,這些源紋,每一道,都是晦澀原始,擁有着浩瀚之威。

此為天主法袍!

特別是在其眉心處,出現了一道神秘印記,那印記給人一種望而生畏之感,不敢直視。

此為天主之痕!

此時此刻的周元,身披法袍,眉有天印,天地源氣為之朝拜,萬物生靈為之敬畏,可謂是天地之焦點。

他眼目淡漠,緩緩低頭,投向了聖元所在。

那眼目中,有深沉殺機一掠而過。

“聖元,我們之間的恩怨,是時候徹底了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