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不死不滅,自然是周元的錯覺,畢竟就算是真正的聖者,也不敢說自身配得上這四個字。

從某種意義來說,那算是神的領域。

不過不死不滅是錯覺,但周元的肉身中的確是出現了一股神秘的力量,那股力量令得他的肉身,神魂皆是變得無比的堅韌。

轟!

天光神雷劈下,將周元的肉身撕裂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只不過這一次當傷勢出現的時候,甚至不等周元催動聖龍氣修複,那股體內的神秘力量便是融入到了血肉之中。

那一刻,周元感覺到自身的血肉在此時劇烈的蠕動起來,肉芽層層涌動,短短不過數息間,就將猙獰傷痕盡數的修複。

而且,伴隨着此次修複,周元那裡的血肉,隱隱的變得更為的堅韌,強橫。

察覺到這般變化,周元心頭頓時一震,要知道他如今的肉身,已是相當於法域境的極限,若是再進一步,可就能夠媲美聖者方纔能夠擁有的聖體。

但這種提升也是極為的艱難,如那聖元宮主,苦修這麼多年,最終也只能是借助着那聖神的饋贈,才能夠完成這層蛻變,然而眼下,在那股神秘力量之下,周元感覺他那難有動靜的肉身,竟然再度開始精進了。

如果這種錘鍛能夠加深的話,那他的肉身,豈非是能夠突破那層桎梏,開始接觸到聖體的層次?!

這個發現,讓得周元心跳都是猛的加快了起來。

於是他抬起頭,眼神熾熱的望着那鋪天蓋地降落而下的天光神雷,這些在此前讓他頭皮發麻的神雷,此時在他的眼中,卻是顯得無比的可愛。

周元伸開雙臂,迎接着神雷降臨。

轟轟!

無數道神雷不斷的降落而下,不過這一次,伴隨着越來越多神雷轟擊,突然有人發現,周元的肉身竟然是在漸漸的變得膨脹起來。

原本正常人的體形,一寸寸的增高,直接是達到了百丈左右,宛如巨人一般。

此前密佈身軀錶面的紫金色龍鱗,此時早已盡數的消失,而周元的皮膚? 也是變得宛如白玉一般。

那白玉之色? 似是不摻雜絲毫雜質? 散髮着絕對純凈之感。

而在白玉身軀上? 可見一道道鎏金光紋若隱若現? 這些紋路似是隨意潑灑,可若是能夠將它們漸漸的勾勒連接起來的話,則是會發現,那些鎏金紋路? 似是一朵蓮包雛形!

漫天神雷落在周元身軀上,但那些神雷一接觸到周元那如白玉般的肉身? 便是猶如直接被盡數的吸收了一般? 一道道光線流轉於周元身體錶面,然後便是令得那些鎏金紋路變得更為的明亮與神秘。

遠處? 青陽掌教等人望着那高約百丈的身影,面色有些驚疑? 因為他們能夠察覺到,後者的肉身,正在散髮着一種莫名的威壓。

那種威壓? 他們並不陌生,那是聖者方纔會具備的。

武瑤鳳目一閃? 有些驚訝以及不可思議的道:“他的肉身...似乎正在入聖?!”

蘇幼微螓首微點,笑容明艷動人:“不愧是殿下,不僅承受住了考驗,而且還讓肉身在這種毀滅與重生間,更進一步!”

趙牧神沒好氣的道:“分明是那蒼玄老祖催動了蒼玄聖印在相助他。”

他的眼中,滿是艷羡之意,因為他很清楚這是何等的機緣。

聖境,是這諸天間巔峰的存在。

而肉身踏入聖境,便是所謂的聖體,一般來說,這是唯有源氣境界達到這個層次後,以聖者偉力不斷的沖刷自身,方纔能夠漸漸的將凡體化為聖體。

可現在,周元竟然是省略了這一步,因為那神秘的天心劫,陰差陽錯的幫他完成了這種錘煉。

那聖蓮苞印,就是觸及聖者的一種體現,這與此前聖元宮主那源氣所化的聖蓮之苞相同,一旦徹底的綻放,那麼其肉身就將會化為真正的聖體。

高空上,神雷不斷的肆虐。

但隨着周元肉身的變化以及那聖蓮苞印的出現,神雷已是有些難以傷到其身,所以半柱香後,天際上那一層層宛如鏡面的虛空,突然漸漸的變得黯淡起來。

神雷也是漸漸停歇,最終徹底的消失。

天地間的源氣躁動,也是恢復平靜。

無數道有些震撼的目光,望着虛空上那緊閉雙目的周元,此時後者龐大的身軀正在緩緩的縮小,十數息後,再度化為了正常體形。

此時的他,上身**,皮膚宛如白玉,胸口處的苞印閃爍着神秘的光澤,令得此時的他看上去有着一種特殊的威勢。

那是聖者之威!

周元此時同樣是低頭在看着胸膛上那道神秘苞印,他的神色有些遺憾,先前吸收了那麼多道神雷的力量,最終都未能令得苞印綻放。

苞印未曾綻放,就說明算不得完整的聖體。

不過即便如此,此時周元這具肉身,也已算是半聖之體,這再加上聖龍之軀的加成,現在的他,不見得就沒有與真正聖體硬碰一下的資格。

周元同樣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這具肉身有多強,那種舉手投足間便是能夠摘星奪月般的力量,讓人沉醉其中有些難以自拔。

“看來是你抗了下來。”

而在此時,一道笑聲傳來,讓得周元從沉醉中清醒過來,他看向前方那道透明的身影,面容真誠的抱拳:“多謝老祖相助。”

先前那天心劫,如果不是蒼玄老祖借助蒼玄聖印的力量,集合了蒼玄天生靈的祈禱,他未必真的能夠扛下來。

而且,也正是那種神妙的力量轉化了神雷之力,才讓得周元的肉身更進一步。

“生靈祈禱的力量,只是錦上添花,無法取到決定性的作用,如果你自身差得太遠的話,這種祈禱轉化的力量也幫不了太多。”

蒼玄老祖望着周元,面有欣慰,旋即他微微一笑,抬起手中的蒼玄聖印,道:“另外,恭喜你通過了蒼玄聖印的考驗...現在的它,已經承認了你。”

周元怔了怔,他望着那枚古老石印,他的確是能夠感覺到,此時的他與蒼玄聖印間似乎是有了一種極為奇妙的聯繫,而借助於此,他感覺整個蒼玄天與他之間的契合度,都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蒼玄老祖手中的蒼玄聖印緩緩的升起,漂浮到了周元的面前。

他望着周元那年輕的面孔,緩緩道:“周元,將你的神魂烙印在聖印之內,你就將會徹底的執掌聖印,成為蒼玄天新一任天主。”

周元點頭,他手握着蒼玄聖印,眉心神魂閃爍,下一刻,有一道神魂之力涌入到了聖印之中。

那一刻,他陡然感覺到自己的神魂,似乎是蔓延到了蒼玄天的每一個角落,無數的畫面,涌入腦海,如走馬觀花般的掠過。

他心念一轉,大周城落入眼中,他見到了城牆上的周擎與秦玉,還有着眾多大周的臣民。

蒼玄天生靈的眾生百相,皆是印入心間。

而也就是在周元觀測眾生時,蒼玄天生靈同時在此時心有所感,他們得腦海中,突兀的划過一道畫面。

正是**上身,身軀如白玉,渾身散髮着一股神秘威嚴的人影。

這道身影的面孔無法看得清楚,仿佛不可窺探一般,但那一刻,他們都莫名的得到了一道信息。

此為,新任蒼玄天之主。

蒼玄老祖眼中有着緬懷,如釋重負以及濃濃的欣慰,他的臉龐上帶着笑意,然後對着周元抱拳,微微彎身。

這一刻,他那溫和而宏大的聲音,響徹而起。

“賀周元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