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道古老光環立於聖蓮寶座四方虛空,蒼茫的力量如洪流般噴涌而出,而在這等古老力量的沖刷下,所有人都是見到那萬法不侵的聖蓮寶座,竟是在漸漸的消融。

對於這個結果,最為驚恐的自然便是聖元宮主。

此時的他面色劇變,此前的從容瞬間消散,直接失聲:“怎麼可能?!”

如今的他,可是真正的聖者境,聖蓮守護下,可謂是諸法難傷,可眼下他的聖蓮,卻是根本不敵蒼玄老祖的這一道攻勢。

這對於聖元宮主的信心而言,可是造成了不小打擊。

“聖元,沒什麼好驚訝的,聖者雖強,但卻並非是不可制衡,連我當年執掌蒼玄天,最終都是能落得這般結局,你這一個新晉聖者,又何來的無敵心態?”蒼玄老祖淡淡的笑道。

聖元宮主面色鐵青,眼中滿是憤怒火焰,不過在那其中,也蘊含著一些對眼下局面的驚懼。

不過聖元也算是一代梟雄,所以很快就壓制住了心中的情緒,他咬了咬牙,道:“蒼玄,你不要得意,我可還沒輸呢!”

他雙手陡然結印,有低沉咆哮響徹整個蒼玄天:“聖蓮金法!”

伴隨着他咆哮聲落下,只見得其座下的聖蓮在此時突然爆發出了億萬道金光,那些金光之中似是蘊含著無數金色的符文,這些符文渺小如塵埃,卻又顯得格外的神秘。

在金光的渲染下,聖蓮都是化為了璀璨金色,宛如黃金所鑄。

隨着聖元的傾力抵抗,那聖蓮的消融,倒還真是一點點的停止了下來...

不過蒼玄老祖見狀,則是並不着急,反而搖了搖頭,道:“聖元,聖者雖然有浩瀚之力,但再浩瀚,會比得過一方天域嗎?”

“我們之間的爭鬥持續了這麼多年,事到如今,也該結束了。”

伴隨着蒼玄老祖低嘆聲,只見得那天地間出現了異動。

大地震蕩,緩緩撕裂開來,有無數土褐色洪流衝天而起。

狂風大作,形成無數罡風,橫擊天穹。

虛空中有磅礴洪水席卷而來,遮天蔽日。

火山噴發,浩蕩火海蔓延,引得天地溫度驟然提升。

四種古老蒼茫的力量,各自涌入那四道光環之中,繼而光環變得極為的璀璨,這一刻,那宛如黃金所鑄的聖蓮上,金光再度開始一點點的消融下去。

甚至隨着金光的消散,那聖蓮的花瓣,都是開始有着融化的跡象。

蒼玄天中,無數生靈見到這一幕,皆是忍不住的歡呼出聲,眼中滿是劫後餘生的歡喜。

因為看眼下的情況,顯然聖元宮主再度陷入了極大的劣勢之中。

蒼玄天外,諸天的那些聖者見到這一幕,也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他們的眼力更為的毒辣,自然看得出來,此時的聖元宮主可謂是陷入到了絕境之中,那位蒼玄老祖借助着周元的力量為根基,然後運轉了蒼玄天的本源力量。

這種力量,甚至比聖者偉力還要更為的深奧與神秘,如今聖元宮主,已是在劫難逃了。

看來這一次蒼玄天的危機,終於是要解除了。

蒼玄天內。

古老的力量充斥天穹,金色的聖蓮在漸漸的變得淡化,那神聖的花瓣,也是在凋零。

聖蓮一圈圈的縮小,代表着聖元宮主防線的破碎。

盤坐於聖蓮之中的聖元,他的神色已經從先前的震怒與驚懼中漸漸的恢復過來,他的眼瞳中倒映着四方古老光環,面龐一時間有些恍惚感。

他顯然是沒想到,即便是他如今入聖了,依舊沒能如願,反而是被逼入了絕境。

恍惚了半晌,他終於是自嘲一笑,看向了蒼玄老祖與周元:“原本我以為這次是贏定了,沒想到會是這種結果。”

“這個結果,十數年前,我可真是怎麼都想不到。”

蒼玄老祖淡淡的道:“其實連我也沒想到,不過你不是輸給了我,而是輸給了他。”

這個他,自然便是指的是周元。

蒼玄老祖的確沒想到,那個當年他算是隨手為之的一步棋,十數年後,竟然會成為決定性的一手。

聖元宮主沉默了一下,這一點他當然是知曉,但一時間有些難以承認,當年周元在他眼中,真的是連螻蟻都不如,可誰又能知道,就是這個他根本不在意的螻蟻,最後掀翻了他所有的謀劃?

“周元,你未來的成就,恐怕還會超過蒼玄。”最終聖元宮主還是點了點頭,認同了周元的作用。

不過對於他的認同,周元卻並不在意,只是淡笑道:“這算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嗎?”

聖元宮主聞言,則是忍不住的一笑,道:“若是常人恐怕還真是如此,但那顯然不會包括我,我所走之路,既然決定,就絕不會後悔。”

他盯着周元與蒼玄老祖,笑道:“這一次,我的確是輸了,但是,你們不見得,就算是贏了。”

周元與蒼玄老祖聞言,眼神皆是一凝。

而蒼玄老祖更是毫不猶豫的催動起四道古老光環,加劇了煉化。

聖元顯然同樣是有所察覺,但他卻是沒什麼反應,只是衝著兩人露出一個笑容,那笑容顯得有些病態與瘋狂。

“你們知道,我最終的任務是什麼嗎?”

他沒有等待兩人回話,繼續緩緩說道:“我最終的任務,是奪得蒼玄聖印,成為蒼玄天天主,然後...我會將整個蒼玄天獻祭,將他們獻祭給聖神,那個時候,祂就將會徹徹底底的蘇醒,終結世間。”

聖元的聲音不大,輕飄飄的傳出,卻是引得周元,蒼玄老祖以及那諸多諸天聖者面色陡然劇變。

誰都沒想到,這聖元最終的謀劃,竟然是如此的瘋狂!

這畜生,竟然想要獻祭整個蒼玄天?!!

“瘋子,留你不得!”

蒼玄老祖眼中迸發出滔天殺機,下一刻,他傾盡全力的催動了混沌煉聖葫,這直接導致他本就虛幻的身軀開始迅速的變得透明起來。

不過在他這種拼命催動下,那聖元座下的聖蓮飛快的消融,很快其本體就暴露在了四道光環的力量之下。

然而聖元卻是一笑,繼續道:“如今來看,這個最大的謀劃是完不成了,不過好在,這最差的結局,也並非是完全沒有預料...”

他盯着周元,蒼玄老祖:“我說過,我雖然輸了,但你們也贏不了。”

“蒼玄,周元,希望接下來的局面,你們還兜得住吧,不然的話,這大半個蒼玄天的生靈,就得隨我而去了。”

當他聲音落下瞬間,其雙掌合攏,身軀上突然有着一道道裂痕蔓延出來,特別是其眉心處,光芒形成了一道蓮印,而此時,蓮印也是在漸漸的碎裂。

整個天地,突然在此時風起雲涌,狂風大作間,似是有着無邊悲鳴聲響徹。

蒼玄老祖以及諸多聖者見到這一幕,都是忍不住的眼瞳緊縮,有駭然的喃喃聲響起。

“天地悲鳴...”

“這是...聖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