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略顯幽冷的聲音傳開時,那聖元的臉龐上則是有着一抹森冷笑意浮現出來。

“看來我的提議,你是沒什麼興趣了。”聖元淡淡的道。

“既然如此,那就來玩玩吧,本座倒是想要看看,你今日又能有什麼樣的手段來對付我?”

他的眼中滿是殺意,原本他都打算暫時後退一步了,但沒想到這周元氣盛至極,竟是要咄咄逼人。

這小子,真當他聖元這聖者境是泥捏的嗎?

真以為憑藉著蒼玄聖印的力量,就能夠將他解決?

周元聞言則是一笑,搖了搖頭,道:“倒不是我能對付你...”

“你什麼意思?”聖元雙目虛眯,這個小子,又在裝神弄鬼的搞些什麼名堂?

後方的青陽掌教等諸多強者也是眼帶疑惑,如今這蒼玄天內,除了手持蒼玄聖印的周元還能夠對聖元造成威脅外,還能有誰?

在那諸多疑惑目光中,周元也是笑了笑,他眼帶笑意以及一絲感懷的望着手中的古老石印,笑道:“老祖,還不現身嗎?”

他的聲音落入後方青陽掌教等人耳中,頓時令得他們神色一驚,旋即有些難以置信的望着那蒼玄聖印。

周元所說的老祖...莫非是...

而在那一些驚疑不定的目光中,那蒼玄聖印中,忽然有着一些光點緩緩的升起,旋即光點凝聚間,形成了一道光影。

那般模樣,赫然與那蒼玄老祖一模一樣!

嘩!

蒼玄盟大軍中,爆發出驚天嘩然聲,諸多蒼玄天的頂尖強者更是面露震撼,誰能想到,這位曾經的蒼玄天天主,竟然還能現身!

“師尊!”青陽掌教,柳漣漪等蒼玄盟的高層,皆是面露狂喜,激動。

“主人!”玄老也是老淚縱橫。

“蒼玄?!”

那聖元也是愣了愣,旋即面色陰沉下來。

一現身就成為了焦點所在的蒼玄老祖環顧四周,面有感嘆,道:“沒想到還是到了這一步啊。”

“老祖,您這藏的可真是夠深的,若非如今的我,恐怕也發現不了你留的這一手。”周元瞧着蒼玄老祖的光影,戲謔道。

蒼玄老祖目光也是打量着周元,嘖嘖道:“老夫的眼光還真是不錯,當年就知曉你這小子不是池中之物。”

“蒼玄,你不是徹徹底底消散了嗎?怎麼還會有分身殘留?!”聖元宮主陰沉沉的道。

十數年前的那場大戰,他分明已是將蒼玄最後的分身所抹除,可眼下來看,他顯然沒做乾凈。

而且此前他得到另外一部分蒼玄聖印時,也仔仔細細的檢查過,其中並沒有發現蒼玄老祖留下的手腳。

蒼玄老祖看向聖元宮主,感嘆道:“聖元...沒想到你還真是入聖了。”

“我的殘留分身的確被抹除的差不多了,這真的是最後一道了,我沒將這一道分身藏在蒼玄聖印裡面,因為我知道如果連此前的那些手腳都被你避開的話,再在聖印上面做手腳也沒什麼作用了。”

“所以這最後一道分身,我將它藏在了這蒼玄天的權柄力量中,一旦有人真正的動用這種力量,才會有可能感應到這道分身的存在。”

“本來是打算如果真到了最壞的打算,由你掌控了蒼玄聖印,試圖以此催動權柄力量,掌控蒼玄天時,我這道分身可以最後推動權柄之力反噬一下你,嘿嘿,我這後手留得是不是意想不到?”

蒼玄老祖說的眉飛色舞,顯然是為自己的這諸多隱藏手腳感到頗為的得意。

蒼玄盟諸多強者面面相覷,旋即滿頭冷汗,真是看不出來,這位蒼玄老祖活脫脫就是一個老陰比啊。

聖元也是臉龐微微抽搐,眼神陰沉,這個混蛋蒼玄,究竟留了多少後手?這些後手,就算是正常的聖者都做不到,而蒼玄能夠做到,更多是因為他蒼玄天天主的那個身份。

“不過我發誓,這絕對是最後一道手腳了。”蒼玄老祖認真的道。

聖元面無表情,不置可否,不過看得出來,他恐怕是被搞得有些心理陰影了,就算今日這場大戰他最終獲勝,往後他在試圖掌控蒼玄聖印時,都會提升十倍的小心。

從某種角度來說,這實在是有些搞人心態。

呼。

聖元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情緒,淡淡的道:“蒼玄,不要裝神弄鬼了,現在的你,不過只是一道殘留分身而已,我當初尚是半聖時,就能夠將你的分身抹除,更何況如今的我已晉入聖境。”

“你這些手段,對我沒有任何實質的傷害,只是讓我有些厭煩而已。”

“堂堂曾經的蒼玄天天主,如今只能使出這些小孩子般的無賴手段,倒也是可悲。”

周元聞言,笑道:“老祖,你被看不起了啊。”

蒼玄老祖無奈的瞪了他一眼,然後衝著聖元笑道:“正常來說,現在我的確是奈何不了你,不過和十數年那一場戰鬥不一樣的是,這個小子,可不再是當初那個神府境小螻蟻了。”

聖元冷笑一聲,但那眼神深處卻是漸漸的有了一些戒備。

蒼玄老祖看着周元,感嘆道:“十數年前是你要借助我的力量...現在,卻是我要借用你的力量了。”

周元微微一笑,道:“樂意至極。”

蒼玄老祖點點頭,伸出手掌,蒼玄聖印便是徐徐的落到他的手中。

“還需要一個東西。”

蒼玄老祖打量了一下周元,旋即伸出手掌,竟直接是抓進了周元的體內,再度伸出來時,只見得其掌心間,有一道七彩琉璃葫閃現而出。

而這七彩琉璃葫,正是周元將蒼玄七術融合後所修煉而出!

蒼玄老祖緬懷的望着那熟悉的七彩琉璃葫,眼中有着濃濃的欣慰:“我當年將此術分為蒼玄七術,結果那些不成器的弟子,一個都沒將它再度的修煉出來。”

“周元,你是我衣缽的最好傳承者,未來的你,一定會遠遠的超越我。”

後方的青陽掌教,柳漣漪等人聞言,皆是面露尷尬羞愧之意。

蒼玄老祖一手持着蒼玄聖印,一手握着七彩琉璃葫,然後對着周元笑道:“十數年前咱們聯手,被這家伙搞得一個分身消散,一個遠遁它鄉,最後不得不破碎了蒼玄聖印,你說這一次,咱們會是個什麼結果?”

周元平靜一笑:“只有一個結果,從此往後,蒼玄天再無聖元之名。”

蒼玄老祖望着笑意從容,自有一番淵渟岳峙般氣勢的周元,忍不住的有些恍惚,那個當年的稚嫩少年,如今其實已是諸天之雄了啊。

蒼玄老祖也是笑了起來,神色感懷,用力的點了點頭。

“沒錯,這個蒼玄天的毒瘤,今日必須除掉了。”

當其聲音落下那一刻,手中的蒼玄聖印與七彩琉璃葫,猛然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