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蔽天穹的源氣風暴對着四面八方瘋狂的肆虐,附近的蒼玄盟大軍皆是被震散,一些實力稍弱者,更是直接被吹飛千里,摔得筋骨破碎。

不過此時沒有人理會這些,無數目光都是帶着凝重的望着那肆虐的源頭處...先前他們都看得清楚,周元是直接正面迎上了那道飽含着聖者偉力的大日鎮壓。

那一幕,顯得格外的悲壯。

因為所有人都清楚此時周元與晉入聖者境的聖元宮主究竟有何等龐大的差距...

想要以凡人之軀迎擊聖者...古往今來,不知多少驚才絕艷的天驕都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而這些代價,也鑄就了煌煌聖者之威。

聖者不可欺,不可辱。

辱之必死。

這是整個天源界,或許不論是諸天還是聖族都難得存有的一個相同認知。

周元雖說號稱是聖者之下第一人,這些年鑄就了許多的奇跡,但依舊沒有人真的認為他就真的擁有着與聖者叫板的資格。

但他們也明白,先前那種時候,周元沒有選擇。

他若是不迎上,這蒼玄天的精銳力量恐怕會被聖元直接一手抹殺,那對於整個蒼玄天而言,將會是致命般的打擊。

只是,那種聖者之擊,周元,就能抗得下來嗎?

沒有人敢確定。

滔天的源氣風暴在半晌後,終於是漸漸的減弱,而其下的景象,也開始變得清晰。

出現在眾人視野中的,首先是那那大地上所出現的一道長約十數萬里的大峽谷,大峽谷其內幽黑一片,不知其深,然後對着視線的盡頭蔓延而去。

顯然,這條大峽谷,便是先前的餘波所造成,那種破壞力,看得諸多法域強者都是眼皮急跳。

“周元盟首呢?”有人忐忑的出聲。

沒有人說話,就連青陽掌教等人都是面色沉重起來,他們的感知掃過,似乎並沒有感應到周元的氣息。

蘇幼微俏臉略有些蒼白,她忍不住的就要對着大峽谷衝去,找尋周元。

不過武瑤將她拉住,低聲道:“不要妄動。”

此時那聖元宮主觀測四方,稍有異動就會引來毀滅攻擊。

趙牧神如今也是面色異常的凝重,他緩緩道:“聖者雖然恐怖,但那家伙是個怪胎,不可以常理來看。”

蘇幼微深吸一口氣,漸漸冷靜下來,但那如剪水般的雙瞳中,依舊是有着擔憂。

而在蒼玄天中無數道視線忐忑時,聖元宮主也是目光淡漠的望着那幽深的大峽谷內,淡淡一笑:“光芒。”

隨着他言語的落下,只見得那天地間的光芒,竟是直接匯聚於大峽谷中,照穿了那極深的黑暗。

最終,光芒匯聚一處,只見得在那大峽谷極深處,有一道人影仰天倒下。

那道人影,渾身顯露出森森白骨,甚至連內臟都破損不堪,模糊的血肉掛在身上,顯得極為的凄慘。

“呵呵,了不起,承受了聖者之擊,竟然還能殘活下來。”聖元宮主望着那道殘破身軀,輕輕撫掌,贊嘆道。

而在強光下,那道血肉模糊的人影也是有些艱難的睜開眼皮,他身軀上的血肉在蠕動着,試圖修複肉身。

但體內侵入的聖者偉力,卻是在阻礙着聖龍之軀的修複,並且時不時傳來劇烈的疼痛。

周元喘了一口氣,他無力的躺倒在地上,任由鮮血流淌,這一次硬抗聖者之擊,算是讓得他明白了何為聖者之力...

若非是他擁有着聖龍之軀,自身源氣也是位列九品,再加上那祖龍搬天術的強悍,現在的他,斷然是不可能有絲毫生路的。

但即便如此,現在的他,也已重傷得毫無還手之力。

聖者,果然恐怖啊。

聖元宮主眼神漠然,居高臨下的俯視下來,他顯然是故意以光芒照亮周元所在,就是想要將他這幅狼狽的模樣傳向蒼玄天每一處,然後以此來告訴蒼玄天所有生靈,他們所倚仗的希望,如今已是自身難保。

而在那大周城中,周擎已是紅了眼眶,秦玉更是忍不住的低泣起來,心痛得無法自抑。

身為一個母親,看見自家孩兒這般慘樣,當真是心如刀割。

蒼玄天無數生靈同樣是見到了這一幕,他們不由得憤怒起來,但那憤怒,也帶着無力,因為他們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不過,此時的他們,對周元也產生了一股濃濃的敬意,因為他們知曉,周元這是在為了整個蒼玄天無數的生靈而戰。

“周元盟首,謝謝您。”

“周元盟首,辛苦了。”

“周元盟首,願您無災無難。”

“......”

無數的生靈在低聲喃喃,神態尊崇而虔誠,他們做不了什麼,所以也就只能這樣祈禱來感謝。

聖元宮主立於虛空,他微微側頭,似是傾聽到了那蒼玄天無數生靈的祈禱感激聲,當即忍不住的輕笑出來。

“周元,你看,我成就了你...現在的你,得到了蒼玄天無數生靈的心。”

不過旋即,他又是蔑然的搖搖頭,道:“可惜,這些螻蟻的心,又能有個什麼用?在真正的力量面前,他們不過是待宰的畜生罷了。”

“也罷,我就當著他們的面,將你這位蒼玄天的希望徹底抹殺,那時候,他們會是何等的絕望?”

聖元宮主嘴角掀起一抹猙獰弧度,再度的抬起了手指,眼神悲憫的盯着那大峽谷深處連動都動彈不得的周元。

“現在的你,還能再接一次嗎?”

又是一輪璀璨大日自聖元宮主指尖擴張開來,無邊偉力充斥,旋即轟然暴射而出,虛空破碎間,直接是在那無數道驚駭欲絕的目光中,轟向了位於大峽谷深處的周元。

嗡!

大日落下,萬物消融。

躺在峽谷深處的周元望着那降臨而下的毀滅大日,卻是突然有些艱難的笑了笑,道:“聖元,這次卻是你錯了,人心雖小,卻未必無用。”

“事到臨頭還在嘴硬。”聖元宮主搖頭,手掌壓下,大日轟然而落。

無邊無際的光芒,自大峽谷深處爆發而起,宛如通天光柱。

無數人眼神絕望。

不過,也就是在此時,那原本將要釋放出無邊毀滅之力的光芒,卻是突然間凝滯了起來,然後開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倒捲而回。

短短不過數息間,那足以毀滅方圓數十萬里地域的恐怖力量,便是詭異的消失而去。

這一刻,蒼玄天內外,有諸多震驚目光投來。

因為他們見到,在那大峽谷深處,周元的上方虛空處,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枚古老,斑駁的石印。

石印散髮着恆古般的氣息,猶如當天地出生時,它就存在了一般。

而那來自聖元宮主的偉力,便是在此時,被那一枚古老石印,盡數的吸收了下去。

石印揮灑出神聖之光,照耀在下方身軀殘破的周元身上,那原本被聖者偉力侵蝕的難以修複的肉身,開始以驚人的速度生長起來。

感受着體內力量的恢復,周元的眼神也是開始變得明亮,銳利。

他看向虛空上面色漸漸陰沉的聖元宮主,臉龐上則是露出一抹燦爛笑意。

“聖元老狗,你似乎,又沒能殺得了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