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蓮之苞的凋零,黯淡,也引得蒼玄天中無數投註於此的視線目瞪口獃,顯然皆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而立於虛空上的周元,卻對這個結果並不太意外,這聖元過於的托大,直接是將聖蓮之苞暴露在了他的眼皮底下,這種機會若是不把握的話,那也太小瞧了他這些年的鬥戰經驗了。

如今聖元的聖蓮之苞被封印,其實力也是前所未有的被削弱,這個時候,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最好機會。

於是周元沒有絲毫的猶豫,腳步一踏,虛空破碎間,帶起驚天龍吟,直撲聖元宮主所在。

而他這邊剛動,那聖元宮主就有所察覺,他面色鐵青,袖袍揮動,空間扭曲,迅速將他的身影吞沒而進。

他自然也知曉周元的打算,但此時他狀態奇差,不可再與其硬碰,而是必須找尋機會破開聖蓮之苞上面的封印。

“走哪去?!”

不過他暫避鋒芒的打算並沒有實現,一道冷笑聲從天而降,某處虛空在此時陡然破碎開來,幽黑筆尖裹挾着震碎星河之力,直接是砸向了虛空中。

砰!

那裡的虛空碎裂,一道身影有些狼狽的被砸了出來,正是那遁入虛空試圖躲避的聖元宮主。

“周元,你不要欺人太甚!”聖元宮主厲聲道。

然而面對着他這般可笑言語,周元都懶得搭理,下一瞬,萬千道源氣洪流垂落,繼而化為了一條條源氣巨龍,直接是以一種浩蕩之勢,席卷向了聖元宮主。

聖元宮主面色陰沉,十指連彈,每一次的彈動都是有着一道光點飛出,光點迎風暴漲,竟是化為了一柄柄赤紅光剪,每一柄光剪上,都有着不同的獸紋綻放出光芒,同時有着無數咆哮聲傳出。

那光剪散髮着無法形容的鋒利,連虛空都能夠輕易的割裂開來。

“萬獸炎剪!”

無數赤紅光剪迎上,與那源氣巨龍相撞。

轟轟!

恐怖的力量在不斷的對碰,爆發出驚天之聲。

不過,任誰都看得出來,那赤紅光剪在不斷的消失,顯然,伴隨着聖蓮之苞被封印,如今的聖元宮主,實力也是大大的削弱了。

“該死!”聖元宮主雙掌緊握,面色陰沉的嚇人,他堂堂半聖,蒼玄天最強的人,眼下竟然被周元逼得如此的狼狽。

“不行,不能這樣下去,我必須想辦法將這層封印破開!”聖元宮主目光閃爍,低聲自語。

不過這層封印他先前已經嘗試過了,極為的強橫堅固,即便是眼下的他,一時間都難以將其破開。

顯然,尋常的手段是沒用的。

“終歸只能那樣了嗎?”

聖元宮主沉默了一息,然後眼中便是掠過決然狠辣之色。

轟!

而就在此時,聖元宮主上方虛空陡然破碎開來,一隻巨大的紫金龍鱗巨拳裹挾着粉碎星辰般的恐怖力量,震碎層層空間,直接是帶着漫天殺機降臨而下。

此等攻勢,迅猛的讓人難以躲避。

聖元宮主面色陰沉,似也是沒有躲避的打算,而是任由那龍鱗巨拳呼嘯而至。

轟轟!

虛空爆碎開來。

連帶着聖元宮主的身軀,也是在此時爆成了漫天血肉,血水化為血雨,鋪天蓋地的灑落下去。

蒼玄天無數生靈震驚的望着這一幕,一時間竟是陷入到了死寂中。

那位給蒼玄天帶來無盡混亂與戰火的聖元宮主,就這樣被斬殺了嗎?

死寂持續了片刻,繼而化為山崩海嘯般的歡呼聲。

虛空上,周元的身影閃現而出,他望着那聖元宮主肉身爆碎處,面龐上卻沒有多少的喜意,反而是眉頭皺起。

因為先前擊中的那一瞬,他隱隱感覺到聖元宮主的肉身有異樣波動傳出。

聖元宮主,並未被斬殺。

周元眼瞳中破障聖紋流轉,直接是照向了那漫天血雨,然後就在下一刻見到,伴隨着血雨的落下,那方粘稠的聖血池中,有一道源氣波動浮現。

他凌厲的目光投射而去,只見得那裡的血水匯聚起來,漸漸的在如血海般的聖池中形成了一道人影。

正是聖元宮主。

“真以為這麼容易就能夠斬殺一位半聖?痴人說夢!”聖元宮主抬起頭,註視着周元,森然道。

不過雖說沒有被斬殺,但從其蒼白的面龐來看,先前那替死之術對他也是有着不小的影響。

而聖元宮主的出現,也是引得那漫天的歡呼聲戛然而止,滿臉的失望。

周元倒是表現的很平靜,道:“以你這種狀態,又能躲得了幾次?”

聖元宮主微微沉默,道:“周元,如果你能踏入聖者境,恐怕連蒼玄都比不上你。”

此時此刻,連他都不得不承認,周元帶給他的威脅,並不遜色於當年全盛時期的蒼玄老祖,可要知道,那時候的蒼玄老祖乃是聖者境並且執掌蒼玄天權柄,而反觀現在的周元,尚還未曾入聖。

“不過,雖然我棋錯一着被你封印了聖蓮之苞,但今日之鬥,不見得就是你贏了,記住,這也是你逼我的。”

聖元宮主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神色決然,雙手閃電般的變幻出道道印法,旋即猛的拍在了聖血池海面之上。

嗡!

巨大的詭異光紋自其掌下陡然蔓延開來,然後直接是侵入了血海之中。

轟轟!

粘稠的血海在此時劇烈的咆哮起來,有一股詭異的力量在此時被催動了。

周元面色微變,流轉着聖紋的眼瞳投向那聖血池深處,只見得在那裡,有一座祭壇在綻放出一道道讓人不安的血紅光環。

而與此同時,聖血池中那些虛空迷宮中,也是開始劇烈的扭曲,引得其中廝殺的雙方強者皆是驚疑不定。

蘇幼微,武瑤,郗菁等人所在的不同空間中,他們皆是面露警惕的望着空間的異動。

“掌教師兄,怎麼回事?”

一處空間中,柳漣漪面露驚容的望着這一幕,然後對迅速退回來的青陽掌教詢問道。

青陽掌教此時渾身源氣有些萎靡,那是先前與薑雷鈞大戰一場所導致,不過好在後者同樣是受創不小。

原本他打算趁勝追擊,可突然異動的空間,讓得他停手撤了回來。

畢竟眼下這裡,還有着柳漣漪,靈均等蒼玄宗的高層。

青陽掌教面色凝重,他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然後他看向遠處的薑雷鈞,此時的後者,也是面色驚疑的望着四方。

顯然,這變故並非是薑雷鈞所引發。

而不是薑雷鈞,那能夠引發血海空間變故的,那就只有聖元宮主了。

就在青陽掌教等人疑惑的時候,他們突然心頭一動,取出了此前周元給予他們的玉牌,此時那玉牌綻放出了強烈的光芒,將他們身軀盡數的籠罩。

緊接着,他們就感覺到一股無法反抗的力量從玉牌中爆發,玉牌猶如是形成了一個空間通道,一口就將他們所有人都給吸了進去。

外界。

虛空中有着眾多空間裂痕浮現出來,一道道人影直接從其中被噴了出來,然後皆是茫然失措的立於半空中。

“怎麼回事?”

眾人皆是看向了周元所在。

青陽掌教也是眉頭緊鎖,他與薑雷鈞已是馬上要分出勝負了,此時怎麼突然將他們都給帶了回來?

周元面色凝重的盯着下方劇烈翻涌的血海,在他的聖紋窺探下,他見到那血海最深處的那座詭異祭壇,此時有一道道血紅觸手蔓延而出,探入了那一座座空間之中。

“聖元,你想要做什麼?!”周元沉聲道。

立於血海之上的聖元宮主有些悵然的嘆了一口氣,淡淡道:“沒什麼,被你逼到只能使用最後一張牌而已。”

啊!

他的聲音剛落,那血海之中,突然傳出了無數凄厲到極致的慘叫聲。

血海翻滾間,一座座空間若隱若現,而此時青陽掌教等人方纔見到,此前他們所在的那些空間中,此時有血紅的觸手瘋狂的涌入,這些觸手直接是抓向了那些聖宮強者,而凡是被其觸及者,不論是源嬰還是法域強者,皆是在那一瞬間,化為滾滾血水。

“聖元,你什麼意思?!”

一處空間中,身上負傷的薑雷鈞也是震怒的望着那穿透虛空而來的血紅觸手,厲聲咆哮道。

聖元宮主輕嘆道:“薑兄,你們真以為這座祭壇的洗禮只是單純的提升實力嗎?在你們進行洗禮的那一刻起,你們就被它打上了烙印...”

“其實我也不想用這最後的手段,但誰能想到,這周元竟能將我逼到這一步...”

“你放心吧,你的遺志我會幫你完成的,等我一統蒼玄,到時候會將蒼玄宗盡數的覆滅,用來為你陪葬。”

薑雷鈞面龐扭曲,眼中怒火噴涌,咆哮道:“我寧願自爆,也不會便宜你!”

聲音落下,他體內的源氣猛然間暴動起來,直接是點燃了法域,下一刻,宛如是有着一顆星辰自其體內綻放出億萬道光芒。

可就當其身軀即將自爆的那一瞬,詭異的血紅觸手穿透虛空而至,直接是刺入那璀璨光芒中,緊接着光芒急速的黯淡,那自爆的力量,依舊被血紅觸手所吞食。

“啊!我不甘啊!”

在那最後,有薑雷鈞絕望到極致的嘶吼聲響徹而起。

顯然,他的自爆,也未能如願。

血海上,聖元宮主面露悲憫,道:“自爆也沒用的。”

半空中,青陽掌教等人震驚的望着這一幕,饒是以他們的心性,此時都是感覺到一股寒氣自腳掌直衝天靈蓋。

因為在這短短片刻的時間中,這些聖宮的精銳強者...

全部一個不落的死絕了。

誰都沒想到,這聖宮的大軍,沒有死在蒼玄盟的手中,反而是被他們所信奉的宮主,殺得乾乾凈凈...

這聖元,瘋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