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蓮之苞緩緩升起,而當其出現時,整個天地的一切聲音仿佛都是凝滯了下來,浩瀚的天地源氣在呼嘯,發出異聲,宛如是在朝拜着一般。

一股難以言明的威嚴,自聖蓮之苞中散髮出來,這一刻,整個蒼玄天的生靈都是感覺到了莫名的沉重感。

這枚聖蓮之苞,成為了整個蒼玄天最為矚目的存在。

而周元的面色,同樣是在這枚聖蓮之苞出現時,變得極為凝重以及忌憚起來,以他如今的實力,聖者之境的秘密對於他而言已經算不得多麼的神秘,所以他知曉這枚聖蓮之苞是什麼。

聖者有三境,以三蓮劃分。

所謂的蓮,便是聖蓮之花,這是畢生源氣修為所累積而成的最終形態,唯有凝成聖蓮,方纔算是真正的踏入了聖境。

這聖元宮主,以往算是半聖,但這些年來他的實力顯然也是有所精進,所以雖說他未曾凝煉出真正的聖蓮之花,但卻已煉出了聖蓮之苞...

這是聖蓮之花的雛形,一旦待得蓮苞完全的綻放,那麼聖元宮主就將會踏入真正的聖境,而不再是所謂的半聖。

可以說,凝煉出聖蓮之苞,象徵著聖元宮主距離聖者境,更近了一步。

不過到了這種層次,聖蓮之苞不可輕易的動用,因為此時需要以精氣神不斷的為其蘊養,再以聖者偉力時刻錘煉,片刻不能息,而一旦中斷這個過程,或許會令得錘煉出現瑕疵。

所以,眼下這聖元宮主突然將聖蓮之苞祭出,顯然已是動了真怒以及殺意,試圖以此來終結戰局。

聖元宮主蘊含著殺機的視線,鎖定在周元的身上,看得出來,他有些震怒,畢竟戰局僵持到這一步,完全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而動用了聖蓮之苞,對於他而言,也會有着一些影響。

不過聖元宮主也分得出輕重,如今斬殺周元,奪得另外一部分的蒼玄聖印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只要他能夠完成聖族給予他的任務,到時候他得到得回饋,將會遠勝於聖蓮之苞的一些虧損。

心中這般想着,聖元宮主眼中的殺機變得更盛了,他心念一動,只見得那綻放出萬千光彩的聖蓮之苞在此時微微的震動起來。

只見得一縷縷神光在蓮苞上流動,最後陡然噴射而出。

一道神光衝天而起,那一瞬,天地盡數的昏暗下來,整個世界仿佛唯有着一道光華存在...

無數道視線有些迷醉的望着那一道的神光,那其中仿佛是蘊含著一種難以形容的神韻,那是一種天地間至強的力量。

乃是無數修煉者畢生的追求。

源氣的極致。

神光破空,當頭便是對着周元所在狠狠的刷了下去,而隨着神光的落下,周元所處的空間盡數的封閉,那種感覺,就猶如是被困在琥珀之中的蚊蟲,根本難以逃脫。

神光刷落,周元同樣是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機襲來,當下不敢怠慢,如龍吟般的低吼響起,那八隻銀臂交叉於上方,形成了重重堅不可摧的防禦。

唰!

神光刷過,出人意料的是並沒有什麼驚天碰撞之聲,這讓得無數投註於此的視線有些茫然,顯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但周元的面色,卻是在此時變得頗為的難看起來,因為隨着神光的刷過,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有四支銀臂在此時迅速的變得黯淡斑駁起來...

而且,他周身涌動的浩瀚源氣,仿佛也是在此時弱了一分,一種缺陷之感,油然而生。

那種感覺,仿佛是被那道神光削落了自身的源氣底蘊一般...

“好霸道的聖蓮神光!”

周元眼中忌憚更甚,這就是屬於聖者的力量嗎?即便未曾完全踏入聖者,但不論是聖者偉力還是眼下這聖蓮神光,都具備着超乎想象的神異。

先前那一刷,如果是普通的法域第三境,恐怕渾身源氣都會被刷得乾乾凈凈,然後自身虛弱得只能任人宰割。

而周元能夠抗住只是被刷了一小部分源氣,還是因為他自身的源氣品質極高,九品聖龍氣即便與聖者偉力有所差距,但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聖元宮主眼神漠然的註視着神色陰沉的周元,心中卻是有些驚訝,周元的源氣之凝煉,同樣出乎了他的意料。

但也就僅僅只是一點驚訝罷了,既然一次未能將其刷廢,那麼再來一次,或者十次!

不過這一次還不待他出手,周元已是催動攻勢,一拳轟出,浩瀚源氣如龍,直接貫穿虛空對着聖元宮主凶猛轟來。

聖元宮主見狀,卻是淡淡一笑,心念一動,聖蓮之苞中便是有着神光衝出,對着那如巨龍般的拳光刷了下去。

神光掠過,拳光直接是憑空消散,而餘下的神光再度刷到了避之不及的周元身上,將其周身源氣再度刷弱一層,這直接是導致周元身軀錶面的銀色紋路在漸漸的變得黯淡,原本十數丈的魁梧身軀,也是在一寸寸的縮小。

而此時整個蒼玄天中無數投註於此的視線,也都是開始察覺到了周元的不妙,眼下的情況,任誰都看得出來,周元陷入到了完全的劣勢之中。

那一道道神光不斷的刷下,周元甚至無法躲避,只能任由那些神光落在身上,而這帶來的後果,就是自身源氣不斷的削弱。

整個蒼玄天的氣氛都是在這一刻變得壓抑了起來。

...

下方粘稠的血海中。

某處空間內。

一道道狂暴源氣如狼煙般的升騰,兩支人馬廝殺在一起,慘烈而凶悍。

兩座法域碰撞,青陽與血雷狂暴而舞。

青陽掌教凌空,他面龐冷厲的盯着遠處,那裡薑雷鈞渾身血雷纏繞,散髮着滔天煞氣。

此時的兩人身軀上都是帶着傷勢,可見戰鬥之慘烈。

薑雷鈞抹去嘴角的血跡,抬起頭,目光穿透了空間,看見了那外界上空的那場頂尖對碰,冷笑道:“青陽,你們寄以厚望的那位盟首,似乎要頂不住了。”

青陽掌教凝神看了一眼,旋即平靜的道:“你還是多擔心擔心自己吧,周元乃是老師所看中的人,老師的眼光,不會出錯的。”

薑雷鈞譏笑一聲,道:“在我的面前,你還能夠覺得蒼玄他眼光不錯嗎?”

青陽掌教緩緩道:“所以,我會在這裡將你斬殺,那樣的話,就可以將老師唯一看錯的人,徹徹底底抹除。”

言語平淡,然而其中殺意,卻是引得虛空都是在微微扭曲。

“真是個好弟子啊。”

薑雷鈞露出森然的笑容,道:“不過可惜,等到那周元被斬殺,你們這蒼玄盟就得鳥作獸散,你放心,等未來聖宮得勢,到時候我會接管蒼玄宗,只不過到時候,或許這名字,就得改一改...”

“你說,改成雷鈞宗,如何?”

他這般聲音落下,天地間頓時有一輪青色大日升空,青炎爆發,浩浩蕩盪的對着薑雷鈞席卷而來。

“這麼憤怒?又能如何?”

薑雷鈞大笑,他最後看了一眼外界那場壓倒性的戰鬥,便是揮動起磅礴血雷,在那漫天轟鳴間,迎上了青陽的憤怒攻勢。

...

咻咻!

一道道神光不斷的從天而降,以無可躲避之勢,刷在了周元身軀上。

此時此刻,周元周身涌動的源氣已是極為的稀薄,那身軀錶面覆蓋的銀紋戰甲,也是變得極為的黯淡。

原本數十丈龐大的身軀,恢覆成了原本大小。

“周元...你輸了。”

聖元宮主眼神淡漠的望着此時陷入極大劣勢的周元,到了這個程度,勝負幾乎已經是極為的清楚明瞭了。

以周元此時的狀態,不太可能再對他造成任何的威脅。

不過聖元宮主並未收功,而是保持着謹慎,再度催動起一道神光刷下。

隨着神光落下,周元身軀上的最後一道源氣,也是隨之消失。

蒼玄盟中,無數人的眼神都是在此時充滿了悲意。

這場決定蒼玄天命運之戰,就這樣,結束了嗎?

咔嚓!

周元身軀錶面那層銀紋戰甲也是在此時盡數的黯淡,然後開始分解,最後化為了無數銀色光點升騰而起。

不過,就當那銀紋戰甲消失時,聖元宮主眼瞳忽的一縮,因為他見到,那銀紋戰甲之內,竟是空空如也!

唯有一道神魂之力漸漸消散,周元的真身,並不在其中?!

此前這銀紋戰甲之內,竟只是周元的一道神魂分身?!

那其真身...

聖元猛的抬頭,只見得上方的某處虛空突然的破碎開來,顯露出了其後所隱藏的一方小空間。

而此時,在那小空間裂縫處,正有着一道人影眼光凌冽的將他鎖定!

周元!

聖元面色劇變。

周元此時五指曲攏,指尖結成了一道印法,在其掌心間,似是有着一道道暗紅的紋路蔓延,糾纏,形成了某種讓人感到不安的痕跡。

周元衝著聖元宮主露出一抹笑容,笑容充滿着森寒之意。

“聖蓮之苞嗎?”

“還真是厲害啊...不過既然你敢拿出來,那我就讓它往後,再也開不了苞!”

話音落下,周元額前的一縷縷頭髮,竟是化為了雪白之色,但那掌心間,卻是有一道暗紅之光宛如怒龍般陡然噴涌而出。

在那暗紅之光內,隱約可見一道道神秘紋路,若隱若現。

紅光貫穿虛空,直接是對着那聖蓮之苞覆蓋了下去,與此同時,似有周元的低語聲,若有若無的響起。

“此為...”

“封聖天禁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