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雪崩,白色洪流沖泄而下,宛如白色的毯子般覆蓋了連綿大地。

蒼玄盟中,那一道道視線望着這一幕,頓時忍不住的爆發出瞭如雷般的歡呼聲。

這些年來,聖元宮主即便未曾踏出過聖宮,但他的無敵之名,已是傳遍了整個蒼玄天,面對着如今的聖元宮主,就算是四大聖宗的掌教聯手,都難以與其抗衡。

然而如今,這位無敵的聖元宮主,在戰場上首次的被人所擊退,雖說眾人也明白他不可能因此就落敗,但不管如何,能夠打退聖元,這就足以讓得蒼玄天無數生靈大為的振奮,一時間,投向虛空上那道修長身影時,眼中都是多了一些敬畏與期盼。

或許,他們這位蒼玄盟首,真的是有能力與這聖元宮主扳腕子...

而面對於那無數的歡呼聲,周元的神色卻是沒有任何的波瀾,他的目光盯着那雪崩之處,眼神依舊充滿着凝重。

先前那一拳,看似聲勢猛烈,但卻並沒有對聖元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因為在周元力量傾瀉的那一瞬,他能夠感覺到那聖元宮主的肉身也是超乎想象的強橫。

今日之戰,必然會是一場血腥苦戰。

在周元心中閃過這些念頭的時候,那萬里雪山中,席卷的雪崩突然在此時凝固,仿佛是有着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硬生生的將它們的滾動給靜止了下來。

雪海中,有漩渦成形,雪花形成了階梯,一路延伸。

而漩渦深處,一道人影邁着雪花階梯,登空而上。

那道人影,自然便是聖元,此時的他,白髮飛舞,他上身**,身軀上仿佛是有着一道道斑駁的神秘紋路,那些紋路古老而蒼茫,微光明滅不定,隱隱間,似是有洪流奔騰的聲音從其體內傳出。

那是血液在奔涌。

咚!咚!

低沉如雷鳴般的聲音,也是在緩緩的傳出,每一次的震動,都是引得上方虛空中有雷暴成形。

那是他的心跳聲。

蒼玄盟中,一些不乏閱歷的強者面色劇變,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一種肉身強到極致的體現,此時此刻,那的聖元的肉身強度,仿佛也是攀升到了一股不可思議的地步。

完全不遜色於周元的聖龍之軀!

“聖者之境,有兩大饋贈,神魂蛻變,可稱聖魂,肉身進化,可稱聖體,此兩者,皆為不滅。”在那無數道視線聚焦下,聖元邁着雪花階梯,緩步而上,同時有漠然聲響徹天地。

“本座雖說未曾完全邁入聖境,但聖者偉力淬煉自身,這具肉身,倒是算得上是半聖之體。”

“所以本座倒是想要知道,你這所謂的聖龍之軀,比起本座這半聖之體,究竟孰強孰弱?!”

轟!

當其最後一字落下的時候,聖元宮主眼神陡然森冷下來,他腳掌猛的一踏,虛空在此時爆碎,而其身影,已是如瞬移般的出現在了周元上方。

聖元宮主面色漠然,一掌拍下,那一掌宛如是萬日當空,浩浩蕩盪之下,引得天地都變得熾熱起來。

下方百萬里雪山,迅速的融化。

周元的面色在此時同樣變得凝重起來,五指緊握成拳,紫金龍鱗閃爍,伴隨着龍吟迴蕩,仿佛是有着紫金巨龍升騰而起,直接與那聖元宮主萬日之掌相撞。

轟轟!

碰撞的剎那,有風暴綻放,橫掃萬里虛空。

轟轟轟!

兩道光影於虛空之上以一種肉眼根本無法捕捉的速度在瘋狂的碰撞,短短不過十數息間,便是交鋒了千百次,炸雷不斷。

觀戰的人已經無法看見兩人的身影,他們只能夠聽見那一聲接一聲的狂暴雷鳴迴蕩天地。

那種擴散而下的力量衝擊,僅僅只是一縷縷的餘波,卻依舊是讓得無數強者頭皮發麻...

轟!

兩道身影如閃電般再度硬碰,身後的虛空破碎成了無數空間碎片,繼而兩道身影倒射出數萬丈...

周元於虛空上立住了身影,此時的他,渾身紫金龍鱗都是微微的有些赤紅,有白氣升騰起來,那是肉身運轉到極致的表現。

“好厲害的聖體。”

周元深吸一口氣,眼神凝重,這聖者之境果然是無比神妙,即便這聖元只是半聖,但這經聖者偉力錘鍛而出的半聖之體,依舊是強悍得令人髮指。

而半聖之體就已經如此強悍,真不知道那真正的聖體,又是何等的恐怖?

聖者之境,不愧是諸天無數修煉者夢寐以求的境界。

遠處虛空,聖元宮主的肉身也是在有着絲絲縷縷的白氣升騰,他盯着周元,眼中則是掠過一絲羡嫉。

這周元尚未接觸到聖者偉力,就能夠將肉身修持到這一步,這一旦他真的踏足了聖境,恐怕一般的聖者都難以與其抗衡。

此等天賦,潛力,當真是得天獨厚。

這等強敵,留不得。

聖元宮主眼中森寒殺意流淌,旋即他雙掌猛然合攏,喉嚨間有低吼聲響起。

咕咕!

體內的血液仿佛是在此時沸騰起來,他的皮膚開始變得赤紅,而隨着其肉身的赤紅,只見得那身軀錶面的神秘斑駁痕跡,竟是在此時如活物般的緩緩蠕動起來。

這些斑駁痕跡,乃是聖者偉力錘鍛肉身時所形成,而聖體的力量,正是來自於這些聖痕!

噗嗤!

突然間,那一道道聖痕突然間破體而出,迎風暴漲間,竟是化為了一道道赤紅聖痕鎖鏈。

嘩啦啦!

赤紅鎖鏈如同巨蟒般在虛空中震蕩,有奇異音波傳出,而凡是聽見這音波者,皆是感覺到自身**仿佛受到了某種壓制,一些實力較弱者,竟是發出慘叫聲,因為他們發現他們的肉身在此時開始漸漸的分解。

無數人大駭,急忙運轉源氣封鎖雙耳,不敢再那音波侵入。

虛空上,周元望着那些赤紅鎖鏈,眉頭也是緊皺起來,不知道為何,那赤紅鎖鏈讓得他感覺到了一種極大的威脅感,仿佛此物,專門針對諸多肉身一般。

“感覺到了嗎?”

聖元目光投射而來,言語漠然:“不論你肉身多麼的強悍,只要被它所纏住,都將會肉身崩碎分解。”

“這是屬於聖境的手段...”

“我將它稱為...”

“縛龍無極鎖!”

嗡!

當其聲落的瞬間,那一道道赤紅鎖鏈猛然暴射而出,它們直接是穿透了重重虛空,不論周元如何閃掠暴退,都是難以擺脫它們的追擊。

於是,短短不過數息之後,周元的身影猛的一頓,一條赤紅鎖鏈如毒蛇般的纏住了他的腳裸。

與此同時,其他一道道赤紅鎖鏈瘋狂的撲上,頃刻間,便是將周元重重覆蓋。

赤紅鎖鏈之上,流轉着斑駁痕跡,有聖者偉力流淌,一旦被束縛,便是再難以掙脫。

赤紅鎖鏈瘋狂纏繞,將周元身軀覆蓋,他眼前的視野迅速被壓縮,漸漸的變得黑暗...

不過,在那黑暗徹底涌來時,周元也是緩緩的閉上了雙目。

在其身軀錶面,有銀光一點點的浮現。

銀光之後,似是有八臂虛影,若隱若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