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稠而詭異的血海,宛如是某種活物一般,在那擴張中貪婪的吞噬着所遇見的一切...

蒼玄盟大軍在慌亂中不斷的反擊,但卻是毫無效果,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血海不斷的擴張。

“出手,攔住它!”

青陽,天劍尊等法域強者面色陰沉,忍不住的暴喝出聲,旋即陡然出手。

這血海太過的邪惡,竟然能夠不斷的吞噬萬物生靈,而如果真的任由其爆發,聖州大陸首當其衝,而各大宗派的底蘊都在此處,所以聖州大陸真被其給毀了,那麼他們的宗門也將會蕩然無存。

轟!

一道道威力驚天的聖源術在此時衝天而起,最後裹挾着浩瀚之威,重重的轟進那粘稠詭異的血海之中。

然而,那一道道驚天源術,僅僅只是將那血海撕裂到了道道巨口,可轉眼間,粘稠血液翻滾間,竟又是迅速的恢復。

而且,那些強大源術中所蘊含的源氣,仿佛也是成為了其口糧,一瞬間,就令得血海擴張了數百裡範圍。

蒼玄盟大軍紛紛狼狽後退。

此前所形成的包圍圈,瞬間潰散。

青陽掌教等人面色鐵青。

“這血海太過的詭異,連蘊含了法域之力的源氣一旦落入其中,都會在頃刻間被吞噬。”單清子凝重的道。

“看來這些年聖元就在為此做準備,若是早知如此,我等就應早些聯手,最起碼也不能讓他如此順利。”天劍尊也是嘆息一聲,有些後悔。

青陽掌教搖搖頭,沒有說話,因為這些都是廢話,現在說出來毫無意義。

他轉過頭,目光投向一旁的周元,如今這局面,他們顯然是對聖元籌備多年的殺手鐧是沒有什麼辦法了,而唯一可能會有能力對其造成威脅的,恐怕就只能是周元了。

周元的目光,從那血海一齣現,便是停在其上未曾移開,他的眼瞳中,聖紋流轉,窺探着其內奧秘。

好半晌後,他徐徐的收回目光,道:“這“森羅聖血池”並沒有看上去這麼簡單,其內有層層空間疊加,宛如虛空迷宮,任何攻擊落在其中,都會落入所那無數重的虛空迷宮內,如此一來,自然不可能將其破壞。”

經他這麼一說,青陽掌教等人凝神看去,果然也是隱隱的察覺到,那血海之內的空間有些扭曲,任何的感知探入其中,仿佛都是鑽入了另外的空間。

只是這血海之內蘊含的虛空迷宮太過的複雜,複雜到連他們這種層次,都是難以將其窺探而盡。

“這道手段,當真是玄妙莫測,想來這是來自聖族的手筆吧?”周元抬頭,目光盯着立於血海之上的那道白髮人影,說道。

“不然憑你這半聖的實力,恐怕是沒能力搞出來的。”

聖元面無表情,淡淡的道:“眼力不錯。”

他倒也懶得否認,或者說,面對着一群最終都將會被他所抹殺的人,他也犯不着去找尋理由。

“此時你聖宮的頂尖強者,應該都潛入進了血海中的虛空迷宮中,鎮守住了其中的諸多樞紐之處,因為這血海過於的宏大,憑你一人之力難以將其掌控。”周元緩緩道。

青陽掌教等人聞言,則是有些驚異,他們望着眼前的血海,在這裡面,竟然潛藏了聖宮的諸多頂尖強者?這一點,他們可是半點都未曾察覺到。

聖元宮主雙目微眯的盯着周元,眼中有幽冷之光涌動,半晌後,方纔幽幽道:“當年未能將你隨手抹殺,倒真是一件讓人後悔的事情。”

“不過能夠看穿又如何?森羅聖血池已成,你阻止不了的,它會不斷的擴張,直到將整個聖州大陸都吞噬,那個時候的我,也會隨之變得越來越強,最終徹底的跨入聖境。”

“周元,你們,沒有勝算。”他的聲音漠然宏大,宛如神靈的宣判。

蒼玄盟大軍陣陣騷動,不少人的眼中有着茫然失措浮現出來,此前的順利推進,原本讓得他們以為能夠很快的結束這場大戰,讓得蒼玄天回歸安寧,然而眼下的變故讓得他們明白這個現實有多殘酷...

他們不僅不能迅速的終結混亂,甚至可能連立身的聖州大陸,都將會被毀滅。

茫然失措間,有一道道目光抬起,最後沉默無聲的匯聚在那立於山巔的修長身影之上。

不知不覺間,那道身影,似已是蒼玄天最後的一根支柱。

就連青陽掌教等人都是沉默下來,他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投向身前的那道身影,面對着那聖元如神靈般的宣判,他們沒有資格去反駁,因為對於他們而言,的確是毫無勝算...

可,周元呢?

他有破局之法嗎?

在那萬千目光匯聚下,周元同樣是沉默了半晌,他的眼瞳中倒映着那滾滾血海,旋即他眼目微閉,又是緩緩睜開。

眼神凌冽如刀鋒,欲要斬裂這天穹。

“諸位可願信我?”周元輕聲說道。

青陽掌教等諸多強者對視一眼,深吸一口氣,眼神堅定的點點頭,這種時候,若是不信周元,他們又能如何?

周元頷首,旋即他手掌抬起,源氣光芒在掌心凝聚,化為了一枚枚光芒流轉的玉牌。

玉牌徐徐的飄向了青陽掌教等人。

“我需要你們各領一枚玉牌,再率一部精銳人馬,闖進這座森羅聖血池。”周元平靜的聲音傳出,卻是讓得在場眾多法域強者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變。

竟然要闖進血池?

此前那血池展現出來的吞噬之力,他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就算是法域強者落入其中,那也是頃刻間被吞噬,最後化為養料,壯大血池!

而現在,周元竟然要他們主動進入?!

這一刻,若非是還有理智存在的話,恐怕在場這些法域強者都要認為周元是打算直接讓他們去送死了。

在眾人一時間有些失神的時候,一道倩影突然走上,只見得蘇幼薇伸出玉手率先接過一枚玉牌,然後衝著周元俏皮笑道:“謹遵盟首之令。”

武瑤,趙牧神,楚青,李純均等人也是同時接下了令牌,他們面帶一絲笑意,並無絲毫懼意。

青陽,天劍尊等掌教望着這一幕,皆是苦笑一聲,這些年輕人的勇猛精進,讓得他們感覺自身真的是有些過時了。

下一刻,他們紛紛伸手,接下了玉牌。

而後,諸多法域強者,對着周元微微彎身,有聲音響起,震動群山。

“謹遵盟首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