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玄盟的進攻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以更為迅猛的速度在推進,一步步的蠶食着原本屬於聖宮的地盤,最終在半個月後,大軍以鋪天蓋地之勢,於聖宮總部三百裡之外停住。

一層層包圍圈將整個聖宮包裹得嚴嚴實實,一座座源紋結界拔地而起,源氣光芒映照四方,將這片天地盡數的遮掩,那般森嚴之象,真是連蒼蠅都飛不出去。

一座萬仞高峰之上。

周元,四位掌教,郗菁等眾多蒼玄盟頂尖強者皆是立於此處,他們的目光眺望着遠處,只見得那裡的群山間有皚皚白雪,而雪山間坐落着一座座建築群,雄偉恢弘,氣勢磅礴。

那便是聖宮總部所在。

在那聖宮的一座座高塔上,可見有強者鎮守,警惕的目光註視着四方的包圍圈。

周元等人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在那同樣是有着護宗結界保護的聖宮總部內,潛藏着無數道強橫的源氣波動。

聖宮所有的力量,都是匯聚於此。

所有人都明白,現在的這片地域,幾乎匯聚了蒼玄天超過九成的強者,而或許此時整個蒼玄天的無數生靈,都是在關註於此。

這裡的最終結果,將會決定蒼玄天未來的命運。

“接下來怎麼做?要發動進攻嗎?”

山巔上,青陽掌教面色凝重,此時此刻,即便是他這等見慣大風大浪的人,都是不免有些緊張。

畢竟接下來一旦開戰,那必然是天地失色。

“那聖元也不知道在搞什麼鬼,就這樣坐等我們形成包圍圈?”古鯨尊者沉聲道,這段時間蒼玄盟一步步進逼,聖宮依舊沒有大規模的反抗,甚至如今坐視他們建立一座座源紋結界,這種反常舉動,反而是讓人有些不安。

沒有人真的會蠢到以為聖宮是沒有反撲的實力,畢竟直到現在,那聖元莫說出手,甚至連面都未曾出現過。

“不知為何,此處總是讓人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一旁的武瑤突然出聲道。

蘇幼微,趙牧神,郗菁皆是點頭,他們同樣是有着這種感覺,但感知蔓延,卻並沒有察覺到任何的異樣。

周元凝視着那坐落在雪山間聖宮,微微沉吟,眼瞳之中破障聖紋流轉而出。

眼前的視野陡然變化,而周元的眼瞳也是陡然一縮,因為這一次他見到,在那聖宮之中,似是有着一縷縷血紅的氣流不斷的升騰而起,沒入虛無空間之中。

那股血紅氣流,連他都是感覺到了絲絲寒意。

“咦?”

而當周元察覺到那聖宮中升騰的詭異血紅氣流時,有一道驚訝的輕咦聲突然從那聖宮深處傳出。

“你這聖者之下第一人,看來倒也不是徒有虛名...”

一道輕笑聲自天地間響徹起來,只見得聖宮上空虛空波盪,一道白髮人影憑空而現。

而隨着這道人影的出現,周圍那蒼玄盟大軍頓時爆發出了騷亂,一道道投射而來的目光中充滿着驚懼。

甚至連青陽掌教他們這等人物,面色都是微變,望着那道人影的視線變得無比的忌憚。

因為那道人影,正是聖元宮主!

而這聖元宮主僅僅只是現身露面,並沒有其他任何的舉動,便是引得蒼玄盟諸多頂尖強者色變,那眼中滿是忌憚與驚懼之意。

畢竟不管如何,在場的人沒有誰敢否認聖元宮主的實力,他是如今蒼玄天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而面對着那無數道驚懼的目光,聖元宮主根本未曾理會,他的視線只是停留在周元的身上,一臉玩味。

周元的目光同樣冷冽的註視着聖元宮主。

兩人視線對碰,似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壓迫感在自這方天地間蔓延開來,在這種無形的壓迫下,就算是雙方的法域強者,都是微微色變。

“聖元,你究竟想做什麼?”青陽掌教在此時低沉的開口道。

聖元宮主瞥了青陽掌教一眼,道:“青陽,你與你師尊蒼玄比起來,的確是差距不小,原本本座還以為,最終成為我對手的,會是你呢。”

“結果現在,你們這四宗掌教,反而是被一個當年的毛頭小子所超過,如今甚至還任由其指揮...”

天劍尊眼皮一抬,聲音蒼老的道:“聖元,這種無聊之言就不必多說了,我等雖然迂腐,但能者居上的道理,卻還是懂的。”

“在這裡挑撥離間,是怕了嗎?”百花仙宮的單清子宮主冷笑道。

聖元莞爾,笑道:“莫非這段時間你們這所謂的“所向披靡”,真是讓你們忘乎所以了嗎?”

他嘴角帶笑,眼神卻是漠然一片,其中甚至還帶着一絲譏諷:“你們能夠推進到這裡,不是你們有多厲害,而是本座想要你們到達這裡而已。”

聖元目光轉向周元所在,淡淡道:“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你,將這麼多血祀帶來了這裡,倒是省去了我許多的功夫。”

他話語傳出,頓時在蒼玄盟大軍中引起了一些騷動,不少人都是面露不安之意。

甚至不止他們,就連青陽他們四位掌教,都是心頭微沉。

聖元宮主立於虛空,他目光望着聖宮深處的某處,笑道:“準備得也差不多了...青陽,你們以為我這麼多年困在聖宮不出,就只是在養傷而已嗎?”

“不,那傷勢早就好了,多年閉關,只是為了今日而已。”

“這場盛宴,本座已等候多時。”

他雙掌緩緩抬起,指尖有印法結成。

轟!

就在這一刻,聖宮深處,突有低沉之聲響徹而起,下一刻,所有人都是駭然的見到,一股血紅的洪流猛然自其中爆發而起,轉瞬之間,便是化為萬丈血紅浪潮,對着四方滾滾席卷。

血紅洪流所過處,一切皆是被消融,甚至包括了天地源氣!

群山中的聖宮首當其衝,直接是瞬間消失,而那血紅洪流宛如惡魔一般,一圈圈的不斷膨脹。

蠶食所過處的任何生靈,物體。

蒼玄盟大軍中,有人驚駭,旋即爆發出磅礴的攻勢,試圖將那粘稠的血海所打碎。

但這些攻擊落在其中,沒有引起絲毫的波瀾,反而其中蘊含的源氣,仿佛也是被血海所吞噬,繼而成為其膨脹,擴大的養料。

短短不過十數息的時間,那血海便是覆蓋了方圓數百裡範圍!

腥氣衝天!

青陽掌教等人也是在此時眼瞳一縮,因為在他們的感知中,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眼前的血海,宛如是某種活物一般,充斥着無法形容的詭異與可怕。

那種詭異,只是感知掠過,就令得他們不知不覺間,滿身冷汗。

聖元宮主目光熱切的望着那開始膨脹的粘稠血海,白髮飄舞,他臉龐上的笑容在此時也是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諸位,容我為你們介紹一下...”

“眼前之物,名為“森羅聖血池”,它會不斷的消融它所碰見的任何存在,不論是天地源氣還是山河海流,它都會將其吞噬,化為最為原本的力量...”

“最終它會將這些力量反饋於我,而我...則是能夠藉此真正的攀登聖者之路...”

“不過你們也放心,它不會永無止境的吞噬下去,按照本座的估計,只要吞下蒼玄天十分之一的地域,它就會達到極限...”

聖元宮主望着眼眶欲裂的青陽掌教等人,微微一笑。

“十分之一的地域,換取一位聖者出世,這件事情,應該算是很划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