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

望着那憑空出現在面前的修長身影,綠蘿,左丘青魚幾人都是驚愕失聲,不過下一刻,驚愕便是被濃濃的歡喜之色所取代。

“周元,真的是你回來了呀!”

綠蘿歡呼一聲,興奮的扯住了周元的衣袖:“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缺席的!”

周元面帶溫和笑意,他目光打量了一下眼前幾位老友,自從之前古源天一別,又已是數年時間過去,這幾年時間,左丘青魚他們的實力顯然也是大為的精進,五人中,綠蘿,甄虛四人皆是達到了源嬰巔峰,而最強的李純鈞,更是達到了偽法域的境界。

這般速度,放眼蒼玄天同輩,絕對算得上是最頂尖的那一批了。

而且幾人的氣質,皆是變得凌厲了一些,就連最為天真爛漫的綠蘿,都仿佛是成熟了不少,周元明白,這應該是參與了諸多爭鬥廝殺的緣故。

畢竟這些年聖宮與蒼玄天各方勢力的矛盾因為蒼玄聖印碎片愈發的激烈,諸多戰爭不斷爆發,而眼前幾人在各自宗派中,已經算得上是宗門高層,所以這些戰爭廝殺,他們自然是無法避免的。

生死間經歷多了,自然氣質也會變化不小。

不知不覺間,當年這些從蒼茫大陸走出來的小伙伴,也已是成為了彼此宗門之中不可或缺的人物。

“聽說你在大周城斬殺了聖宮金聖殿殿主龐陽?”李純鈞聲音沙啞的問道。

周元笑着點點頭,道:“這家伙跑到我大周城去撒野,還要屠城,不斬了他真是對不起滿城城民。”

眾人一時有些無言,那龐陽他們並不陌生,甚至還交過手,但最後吃虧的顯然是他們,然而眼下在周元的嘴中,宛如是殺雞般的輕描淡寫。

顯然,這幾年不見,如今的周元,已是達到了相當可怖的境界。

“法域第三境了?”李純鈞再度問道。

周元擺擺手,謙虛道:“承蒙諸天朋友高看,現在都說我是諸天聖者之下第一人。”

幾人面面相覷,綠蘿撇撇小嘴,道:“周元,你現在的樣子真是好欠揍哦。”

話落,其餘幾人也是忍不住的莞爾失笑,甚至連顯得陰翳的甄虛,都是嘴角微微扯了扯。

“天鬼府的事,我也聽說了。”周元看向甄虛,嘆了一聲。

甄虛聲音低沉的道:“其實天鬼府這般結局,也算是宗主咎由自取,他對聖宮始終抱着一絲念想,所以對於其他四宗的聯合對抗聖宮也並非是完全盡心,結果正是這點幻想,讓得聖宮有機可趁。”

“如今天鬼府也因為他的妄念而付出了代價,而我畢竟是天鬼府的人,所以這些年也在盡可能的收攏天鬼府的殘餘...”

“我們都是孤魂野鬼,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報仇,可是,聖宮實在太強了,這些年我們的師兄弟,越來越少了。”說到此處,甄虛的臉龐上也是浮現出一抹疲憊之色。

周元沉默了一下,然後拍了拍甄虛的肩膀,道:“報仇是一定要的,不過飛蛾撲火的送死卻不可取,對付聖宮,是蒼玄天眾多勢力共同的事。”

“我此次歸來,便是要與聖元了結恩怨,若是最終我能得勝,聖宮自然會被覆滅,到時候,天鬼府也就有了重建的機會。”

甄虛怔怔的望着周元,灰暗的眼中有着一絲希望浮現出來:“你,你能打敗聖元嗎?”

聖元宮主,那可是半聖的存在,整個蒼玄天最強者,在如今沒有聖者降臨的情況下,聖元幾乎是無敵的,這一點,是整個蒼玄天所有人共知的事情。

周元迎着他的目光,笑了笑:“只要他未曾真正入聖,那就有着機會。”

“而且,就算他真的入聖了,我也會將他從雲端拖下來,踏入爛泥之中,因為這蒼玄天,有大周王朝,有蒼玄宗,還有你們這些朋友,我就算拼上了這條命,也不會讓他毀了這裡的。”

周元面帶笑容,幽深眼神中,卻是涌動着冷冽,決然。

左丘青魚小手捧着嬌媚動人的白玉臉頰,美目水吟吟的望着周元:“周元,現在的你,在我心中,已經開始有夭夭百分之一的帥氣了呢。”

周元臉一黑,瞪了左丘青魚一眼,這個壞女人,竟然還在記掛着他家的媳婦。

鐺!

在他們這裡說著話時,那主峰上,突然有着鐘吟聲傳來。

周元聽到這鐘吟聲,道:“看來其他聖宗掌教到了,我先去見見他們。”

“對了,等我與幾位掌教商討結束後,或許就會聯合討伐聖宮,到時候必然會有一場席卷整個蒼玄天的戰爭爆發。”

他袖袍一揮,有數道毫光飛出,直射左丘青魚,綠蘿等人。

“給你們的小禮物,儘快想辦法煉化吸收,以待大戰。”

聲音落下時,周元的身影已是消失而去。

左丘青魚等人急忙接住微光,目光瞧去,那是一隻玉瓶,玉瓶內,有渾圓如龍眼的靈丹靜靜的懸浮,一道道光暈如星環般的縈繞。

“這是...祖龍丹?!”

他們對視一眼,皆是心頭一震,對於這響徹諸天的靈丹,他們自然是聽說過,不過卻始終無緣得見,沒想到如今周元卻給他們盡數送了一顆。

“這一幕,有點城中富少回歸老家,隨手給窮親戚送了一分重禮,然後引得四方震撼的味道。”寧戰苦笑道。

其他幾人也是認同的點點頭。

“那咱們要不要啊?”綠蘿舔了舔粉嫩紅唇,目光直直的盯着手中的祖龍丹。

李純均緩緩道:“收下吧,畢竟從周元這裡得來的好處也不差這點了,往後他若是有什麼需要,用命還他便是。”

他倒是一如既往的直接,如同他的劍鋒般。

其他四人也是點點頭,的確,債多不愁,真不差這點了,反而更讓得他們在意的是,是先前周元所說的討伐之戰...

這讓得他們有些振奮起來,這些年四大聖宗雖說算是在合作對抗聖宮,但從某種意義而言,還是只能算各自為戰,因為四宗實力相差不多,難以做到真正的統合。

而現在,周元的回歸,或許可以令得這種局勢出現一些變化。

...

在他們為未來的變化而振奮的時候,周元的身影已是出現在了蒼玄宗主峰上那座大殿之前。

他負手立於大殿前,神色有些緬懷的望着這些熟悉的場景,最後他在周圍那些蒼玄宗弟子好奇,狂熱的目光註視下,徑直走入大殿內。

當其走入大殿,頓時感受到四道威嚴目光匯聚在身軀上,其中三道,還帶着一些審視之意。

周元抬頭,看向那四位如今代表着蒼玄宗最強宗派的掌教,抱拳一笑。

“四位掌教,多年不見,別來無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