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城所面臨的屠城之災,伴隨着周元的歸來,算是被平息了下去,而劫後餘生的大周城處於了喜極而泣的歡慶之中,無數人在城中跪拜着王宮的方向,那種狂熱與虔誠,仿佛已是將那位守護大周的殿下,當成了無所不能的神靈一般。

當然,在他們的眼中,到了那種層次的周元殿下,或許還真是如同神靈一般的神秘與深不可測。

但不管如何,周元的歸來,拯救了大周城無數城民,如果要論起聲望的話,恐怕這位殿下在大周國民的心中,已是超過了周擎。

...

王宮深處,一座花苑內。

“此時如果你振臂一呼的話,恐怕這大周王上就是你了。”周擎聽着那王宮外的無數狂熱聲音,然後帶着笑意的看向旁邊那悠閑喂魚的青年。

一旁的秦玉則是白了他一眼,道:“以元兒如今身份,怎會瞧得上你這小小大周王朝?”

周擎嘆了一口氣,道:“那我這大周王朝,往後交給誰啊?”

他雖貴為大周王上,但卻並沒有佳麗三千,那是因為他與王后秦玉情感極深,所以膝下除了周元這麼一個兒子外,還真是沒了其他的子女。

“再生一個唄。”周元笑道。

秦玉臉色一紅,忍不住的嗔了周元一眼:“沒大沒小,還敢取笑你父王母后。”

周元笑着幫秦玉揉了揉肩。

秦玉微微一笑,很是享受,然後似是想起什麼,道:“元兒或許對大周王朝沒什麼興趣,但他倒是可以給我們留個小孫子小孫女啊。”

周擎一愣,旋即大喜:“這個好!”

旋即他眼神有些不善的盯着周元,道:“你這小子經常一離家就是許多年,讓得我們牽腸掛肚,你什麼時候留個小孫子或者小孫女給我們?”

周元有點懵,他瞧着周擎,秦玉的眼神,有些恍然,敢情這念頭兩人應該是早就有了,眼下終於是忍不住的說了出來。

“我這去哪給你們搞個孫子孫女出來?”周元無語道。

秦玉笑吟吟的道:“城中那小院子裡面不是有兩個嗎?雖說對於武瑤,我們是有些芥蒂,不過如果她真能給我周家延續血脈,那我與父王還是能夠接受她的。”

周擎點頭,表示認同。

周元目瞪口獃,繞是以他如今這般實力,都是被這二老搞得有點頭大。

“我真跟她們只是朋友關係。”他辯解道。

秦玉微笑道:“幼微那丫頭的心思,我就不說了,武瑤我雖然沒怎麼接觸過,但看得出來也不是什麼簡單人物,而大周城對於她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喜歡的地方,而她偏偏是在這兩天留了下來,難不成,是留下來陪幼微的啊?”

周元抹了把冷汗:“母后,你真的是想多了!”

“我有喜歡的人!”

見到他神色認真了起來,秦玉若有所思:“是夭夭?這是你單相思還是兩情相悅啊?”

周元嘴角抽搐,母后,你兒子在你眼中就這麼不堪嗎?!

“當然是兩情相悅,只是此次夭夭實在無法回蒼玄天,不然就帶她回來了!”周元怒斥,這簡直就是在質疑他的魅力。

秦玉聞言,臉頰上頓時有着歡喜之色浮現出來:“真的嗎?那可真是太好了!”

對於夭夭,秦玉的喜歡是不必說的,只不過當年她就覺得夭夭雖好,可卻太清冷了一些,她明白這等女子是何等的難以攻破,就算周元占着諸多的先機,但最終能否真正的將其打動還是兩說的事情。

此次夭夭未曾跟隨周元回來,秦玉還以為是兩人間沒什麼結果,但聽周元的意思,兩人似乎已是定了終身。

周擎也是笑着點點頭,滿意的道:“如果是夭夭的話,那更沒什麼問題了,以她的氣度,想必就算是蘇幼微與武瑤,應該也是鎮得住的。”

周元乾笑一聲,父王,你這是幾個菜啊,大白天做夢倒是挺美的。

他感覺今天這個話題已經接不下去了,於是直接對着二老擺擺手:“我去找她們。”

話音落下時,身影已是消散而去。

周擎與秦玉望着他逃走的身影,也是有些無奈:“這孩子。”

不過兩人眼中皆是帶着笑意,這幾日時間,周元一直留在王宮陪伴他們,他們自然是能夠感覺到周元的一片孝心,畢竟如今蒼玄天局勢混亂,而周元還能夠抽出時間陪伴,顯然是因為這些年的離開而有些心懷愧疚,所以想要努力的做一些彌補。

只是這小子卻是不知,身為父母,對他除了心疼,又怎會有一絲一毫的責怪。

...

接下來數日,周元依舊大部分時間在陪伴着周擎,秦玉,閑暇時會在蘇幼微的小院中,與兩女閑聊,然後帶着她們在大周城逛逛,在蘇幼微的強烈要求下,那大周府也是去過一趟。

對於大周府,周元也是頗有記憶,畢竟這裡也算是他修煉起始的地方。

同時他還見了衛青青以及她的弟弟,那個當年在滄瀾郡被他親手以源紋救回來的小男孩。

大周王朝在如今的周元眼中,自然算不得多大,可在這裡,卻是寄托着周元的許多情感,畢竟不論他在諸天的名聲有多大,他都不會忘記,他是從這小小的王朝之中走出,步入諸天。

最後周元還去了一趟祖祠,那個當年他在八脈難開時,周擎帶他前往的那個最後的希望之處。

就是通過那祖祠的傳送陣,他遇見了蒼淵師尊以及夭夭...還有吞吞。

可以說,那裡是他一切起始所在。

若非是蒼淵師尊幫他開了八脈,他周元未必就能有今日的成就。

只不過讓得周元有些遺憾的是,那座祖祠的傳送陣已經破碎,這應該是其所連接的那座空間破碎導致傳送陣失效,畢竟當初周元從那座空間出來時,正好是蒼淵師尊被聖族聖者找尋到,而這座空間,應該就是在那時候被打碎了。

地宮中,周元立於破碎的傳送陣前,神色有些感慨,這座傳送陣從某種意義來說,徹底的改變了他的未來。

他對着傳送陣拱了拱手,算是在緬懷那曾經的過往。

旋即他轉身出了地宮,來到那祖祠之前。

山崖邊,兩道絕美倩影迎風而立,氣質容顏各有千秋,絕世而傾城。

而見到他出來,蘇幼微露出淺笑,旋即說道:“先前郗菁師姐傳來了消息,蒼玄天四大聖宗的掌教,皆已至蒼玄宗。”

周元聞言,也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目光有些留戀的望着遙遠處大地上的那座雄偉城市,這些天的悠閑日子,算是要到此為止了。

接下來...他也該去將這蒼玄天的動亂終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