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沈太淵那帶着一些驚駭的尖銳聲音響徹於城牆上時,此處頓時哄然大亂,所有人都是亂糟糟的後退,目光驚恐無比的望着那出現於高空上的那道身影。

聖元宮主...

這個名字在這些年,幾乎是響徹了蒼玄天的每一個角落,不管有多少人憎恨着聖宮,但當他們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都會散髮出由衷的恐懼。

而這種恐懼,當天鬼府被聖宮所滅後,幾乎是達到了。

雖然並沒有任何人來評判,但如果要說這聖元宮主是蒼玄天第一強者的話,那絕對不會有任何人有異議。

就是因為他的存在,聖宮這些年方纔會越來越強勢,到得如今,甚至以一己之力,將另外五大聖宗盡數的壓制。

此前那支險些將他們大周王朝滅國的聖魔軍,不過只是其麾下一支小隊而已。

然而誰都沒想到,這個對於眾人而言幾乎是存在於傳說般遙不可及的人物,竟然會在此時,突然出現於大周城外...

那所造成的驚駭與恐懼,可遠非此前那些聖魔軍可比。

不然的話,怎會連沈太淵這等人物,都是如此的失態。

而在城牆上爆發出巨大恐懼的時候,周元則是微凝的望着那出現的聖元宮主,他的神色不見多少波瀾,只是淡淡的道:“聖元宮主?真是好久不見了。”

半空中的聖元宮主也並未理會其他人,只是將目光投射在周元的身上,他的眼神如星空般幽深神秘,其中蘊含著浩大的力量。

“周元...”

“只有親眼見到你,我才能真正的相信,十數年而已,當年的螻蟻竟然能夠成長到這一步...”聖元宮主沒有絲毫情緒波動的聲音自虛空上傳下。

“說起來,還得感謝你。”周元笑了笑。

當年若非是聖元宮主相逼,他或許還真不會離開蒼玄天,而繼續留在蒼玄天的話,周元相信,失去了那諸多強敵的磨練,他必然是難以在十數年間達到如今這一步。

所以從某種意義來說,這聖元宮主算是成就了他。

聖元宮主盯着周元,聲音飄渺浩瀚:“你如今成就的確不小,不過,你真的以為現在的你就能夠改變什麼嗎?”

他的眼神有些憐憫,聲音如雷鳴,響徹天地,令得萬物都是不敢發出絲毫聲響:“周元,你不該回來,躲在諸天中,你還能繼續享受你那聖者之下第一人的榮光,而回來,只不過是尋死而已。”

周元咧嘴一笑:“這些年我也見過諸多聖者,甚至連古尊都見過,但論起口氣作態,他們都不如你這個半桶水的半聖。”

“若非是你背後的主子在作祟,你真以為你這螞蚱能蹦躂多久嗎?歸墟神殿隨便一位聖者,都能滅了你。”

聖元宮主雙目中有淡淡寒意升騰,整個天地間都是開始變得冰冷,天氣直接是在這一刻,從那炎炎烈日,進入到了嚴寒冬天。

一股莫名的浩瀚之威,籠罩天地。

周元雙目微眯,十數年不見,這聖元宮主的實力比起當年似乎同樣有所精進,不過在他的感應中,後者依舊還未曾真正的入聖。

那一步,仿佛一層難以穿透的桎梏,只要未曾成為真正的聖者,他就不會有什麼懼怕!

周元一步踏出,聖龍法域席卷而開,天地間有古老龍吟聲響徹而起,法域覆蓋處,那刺骨嚴寒漸漸消退。

“聖元老狗,真身未至,一個化身而已,也想耍威風?真當還是十數年前嗎?!”周元仰頭,眼神冷冽,在其身後,巨大而古老的龍影緩緩浮現而出,爆發出了驚天龍吟,引得天地響動。

聖元的目光停留在周元身後那巨大的聖龍身軀上,他的雙目似是虛眯了一下,雖然他此時只是一道化身,但論起力量,遠超一般的法域第三境,可即便如此,依舊未能給周元帶來半點的壓迫感。

由此可見,這周元在諸天中闖盪而出的聖者之下第一人的名頭,倒是有幾分真實。

不過,聖元並沒有什麼擔憂,因為聖者之下,並包括不了他這位半聖,這十數年間,他雖然依舊還未能徹底入聖,但不得不說,他自身已是具備了一些聖者之威。

他已經無限的接近那一步...

只要機緣到來,踏出那一步,不過只是水到渠成。

如今蒼玄天被封閉,外聖不得入,他有着足夠的機會與力量將蒼玄天一統,到時候再完成由聖神交代的任務,他便可以洗去凡胎,徹底的升華為聖族之血脈!

“在你的身上,有蒼玄聖印的波動,哦,還有四道聖紋...難怪這些年我總是感應到蒼玄聖印有所缺失,原來是被你帶了出去。”

聖元宮主幽深目光在周元身上掃動,旋即笑了笑:“這是我此次前來想要確認的事,現在來看,倒是不虛此行了。”

周元認真的道:“我也得感謝你辛苦十數年搜集蒼玄聖印碎片,免得到時候我還得到處去找尋。”

聖元宮主嘆道:“沒想到當年那個螻蟻,如今也敢與本座如此說話,當真是有些...可笑啊。”

兩人針鋒相對,言語間皆是蘊含著強盛無比的力量,那種感覺就猶如是言出法隨一般,天地間伴隨着兩人的言語針對,電閃雷鳴,宛如滅世之日。

無數人在此時瑟瑟發抖,就算是郗菁,武瑤,蘇幼微等來援的法域強者,都是面色凝重,他們能夠感受到那自聖元宮主身上散髮出來的壓迫感,即便這隻是一道化身,但依舊比他們都要強盛。

這蒼玄天雖小雖亂,但也依舊是有着不容小覷的巔峰強者。

“周元,本座最後一次勸你,若是聰明的話,交出聖紋與碎片,我允許你帶着你的家人離開蒼玄天。”

他盯着周元,眼神幽冷深邃,有漠然無情的聲音迴蕩。

“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周元感受着聖元宮主言語間蘊含的那股森冷殺機,搖了搖頭,未曾再與他廢話,而是輕輕彈指。

吼!

在其身後,聖龍咆哮,下一瞬,紫金龍息滾滾席卷而出,帶着毀滅之力,直接是轟碎了虛空,將那聖元宮主的化身淹沒而進。

紫金龍息下,虛空蒸發,而那聖元宮主的化身並未有過多的抵抗,便是在其中漸漸的消融...

周元盯着聖元宮主那漸漸消散的身影。

“這就是我的答案,聖元老狗,你在蒼玄天作亂多年,別人收拾不了你...我來收!”

“在你聖宮老巢等着吧,當年的恩怨,我會來找你了清。”

他那平靜的聲音,於天地間迴蕩。

聖元宮主的身影如泡影般的在消散,只是他那盯着周元的眼神,卻是帶着譏諷與冷漠。

在其徹底消散前,有淡淡的聲音穿透虛空而來。

“本座等你來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