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牆上,周元揮了揮手,只見得虛空上那眾多強者便是微微彎身,旋即身影一動,直接是憑空消失而去。

唯有數道身影自虛空徐徐落下,出現在了周元身後。

“周元師弟,這就是大周王朝嗎?倒也真是奇妙,此處竟然能夠走出你這般人物。”郗菁饒有興緻的道,這大周王朝在她看來平平無奇,畢竟以往天淵域掌控八百州,每一州的遼闊強橫都遠非大周王朝可比,可偏偏這等平常之地,卻是出了周元這等怪物。

周元一笑,然後對着周擎,秦玉介紹道:“這是我的二師姐,郗菁,我剛到混元天的時候,還多虧了師姐照拂。”

周擎,秦玉連忙行禮感謝。

郗菁也是客客氣氣的回禮,笑道:“王上王后倒是好能耐,能夠教出小師弟如此天驕。”

周擎苦笑道:“慚愧,我二人乃至這大周王朝可沒能給元兒半點幫助,反而還給他拖了後腿,若非是他,這大周王朝早就不存在了。”

一旁的秦玉也是眼眶微紅,她這兒子從一齣生便是受了諸多痛苦,此後成年便是離家修煉而去,其間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可她卻給不了絲毫的幫助,這實在讓她這個母親心痛無比。

“王上,王后,您們可還記得我?”而在她黯然心傷間,一道清越笑聲突然傳來。

周擎與秦玉皆是看去,然後便是見到一道身穿紫裙的倩影,倩影容顏清麗絕倫,肌膚白皙勝雪,剪水雙瞳猶如是充滿着靈性一般,讓人看着就心生親近之意。

她身姿纖細,腰肢如柳,雙腿筆直而修長,容顏氣質皆是傾國罕見。

望着眼前這般出眾女孩,周擎與秦玉都是愣了一下,好片刻後,秦玉方纔有些不確定的道:“你,你是幼微?!”

周擎這才恍然,旋即有些驚異,當年他自然也是見過蘇幼微,那時候的少女就是一個小美人胚子,沒想到多年後不見,竟是出落得如此傾國傾城。

而且,他也能夠感應到,眼前蘇幼微體內若有若無散髮出來的壓迫感,比沈太淵還要強。

這說明,蘇幼微也是法域強者!

這讓得周擎有些感慨,當年那些孩子,不知不覺間,竟都已經將他們這些老一輩遠遠的超越了。

不過秦玉倒是沒在乎蘇幼微的實力,她的目光更多是在周元與蘇幼微身上轉動着,其中似是別有深意。

咳。

周元察覺到她的眼神,自然明白這個母后在想什麼,連忙岔開話題,將其他幾人也是給介紹了一下。

不過當介紹到最後一人時,他聲音突然頓了頓,因為那正是一襲大紅裙的武瑤。

“你...”周元苦笑一聲,他可沒招呼武瑤來,他也不想後者來此尷尬,但顯然似乎後者並不這麼想。

他轉頭看了一眼同樣有些疑惑看來的周擎,秦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有些事情總得面對一些吧,我不是喜歡逃避的人。”武瑤語氣倒是淡淡的,只是袖中微微緊握的雙手,同樣也顯露了一些心中的情緒。

說完,她便是直接走了上來,狹長鳳目帶着一些複雜的情緒望着周擎,秦玉,道:“王上,王后,我叫武瑤,當年大武王朝,武王之女。”

她的聲音落下,原本氣氛融洽的城牆上的聲音瞬間就凝固了下來。

一道道目光駭然的望着武瑤,要知道此處的一些重臣,甚至是這些年大周王朝在吞併了大武后,由大武王朝投降而來。

所以對於武瑤這個名字,他們並不陌生...那是大武王朝的長公主。

而周擎與秦玉也是被這個名字衝擊得愣了片刻,武家對於他們而言,可謂是一場噩夢,當年武王叛周,最後甚至還在他們兩人的眼皮底下,活活的奪走了周元的聖龍氣運,轉嫁給了其一子一女...

眼前的武瑤,就是其一。

原本他們都以為與武家的恩怨是徹底結束了,所以也將那段痛苦的歷史掩埋在了記憶深處,但誰都沒想到,今日,他們又見到了武家之人...

周擎與秦玉死死盯着武瑤的臉頰,面色不斷的變幻着,時而悲,時而怒。

周元見到氣氛凝固,出聲打破:“父王,母后,大武王朝已滅,聖龍氣運我也已經全部取回,武瑤此前助我,算是救了我一命,所以當年恩怨,就讓它隨着大武覆滅,徹底煙消雲散吧。”

周擎,秦玉沉默了半晌,對視一眼,最終點點頭,道:“如今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我與你母后也沒什麼念想,只要你覺得好,我們就支持你。”

周元心中一暖,他自然也知道當年武王給兩人心中留下了多大的痛苦,如今他與武瑤冰釋前嫌,難免會讓得二老再度想起以往那些事情。

武瑤對着周擎,秦玉拱了拱手,她自然也能夠察覺到兩人對她的那種複雜情緒,所以也就沒有多說話的意思,轉身避開人群,走到遠處的城牆邊,有些悵然的望着遠處的方向,那裡,曾是大武王朝。

蘇幼微跟了上去,輕聲安撫。

而秦玉也是趁此拉着周元,低聲道:“你這不會是帶媳婦回來給我們過目的吧?”

周元哭笑不得:“你瞎說什麼呢。”

秦玉卻是不理,道:“蘇幼微這丫頭是極好的,我當年就很喜歡,不過武瑤...”

她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無奈一嘆:“算了,你喜歡就好吧,你是大周殿下,妃嬪成眾,倒是理所應當。”

秦玉緊接着又問道:“夭夭呢?蘇幼微與武瑤這般人兒,一般人可鎮不住,所以想要後宅安寧,怕是唯有夭夭坐鎮。”

周元目瞪口獃,旋即苦笑道:“夭夭情況比較特殊,此次並未回來,不過母后你真的是想太多了。”

你還打算讓夭夭來鎮後宅?恐怕到時候第一個被鎮的就是你兒子!

秦玉還要說什麼,周元神色卻是突然一變,一把將她拉到身後,然後眼神變得凌厲的盯着城外的虛空。

只見得那裡的虛空扭曲,下一刻,一道身穿聖白長袍的人影緩緩浮現,那道人影面如少年,膚如嬰孩,白髮在身後飄動,一對眼眸如星空般深邃,讓人望而生畏。

而當他出現在此處時,這方天地仿佛都是悄然間的變得安靜下來。

城牆上,所有人的聲音凝滯下來,一道道目光帶着無邊恐懼的望向了虛空,而沈太淵也是瞳孔縮至針尖大小,下一刻,有駭然的聲音尖銳的響起。

“聖元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