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呼聲如雷,呼喊着周元殿下的聲音衝上雲霄,響徹八方。

而城牆上的眾人如今倒是清醒過來,只是眼神複雜的望着周元的身影,恐怕在場包括周擎,秦玉,沈太淵他們都從未想過,這個自大周王朝走出的少年,如今竟然是具備了此等威勢。

一念之間,一名法域強者受誅。

這是何等的力量?

那是法域強者啊,蒼玄天中最頂尖層次的存在,其翻手間就能夠把大周王朝覆滅,甚至不止大周王朝,若是真讓得那龐陽肆虐的話,整個蒼茫大陸,都將會被其毀滅。

可現在,這種存在,卻是在他們的親眼目睹下,被一掌抹殺...那種衝擊力實在是太強了,強到城牆上眾人再度看向周元的目光中,都是多了許多的敬畏。

當力量強到超出尋常人認知時,他們就只能頂禮膜拜,保持敬畏。

周元轉過身,他望着那諸多敬畏目光,倒是微微一笑,道:“諸位為我大周王朝鎮守許久,倒是辛苦了。”

這些大周的重臣哪裡敢承受,趕忙紛紛彎身行禮。

眼前的人或許只是大周的殿下,但其所具備的威勢,遠遠的超越了身為王上的周擎,因為誰都明白,以周元這般實力身份,一個小小的王朝對於他而言,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

“黑毒王,這麼多年不見,你也踏入神府境了麽。”周元的目光掃過這些大周重臣,然後停留在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上。

被周元的目光鎖定,那黑毒王頓時額頭上浮現出一些冷汗,有些緊張又有些榮幸的道:“沒想到殿下還記得我。”

“你可是我從黑淵中帶回來的呢。”周元有些緬懷,當年第一次離開大周城,他就前往了黑淵,也就是在那裡,收服了黑毒王。

黑毒王感受到四方投射而來的羡慕目光,咧嘴笑道:“跟殿下走出黑淵,來到大周王朝,可是我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

“明明當時你是不願,然後被殿下種下了源紋,這才不得不投效大周。”一旁有聲音傳來,正是那大將軍衛滄瀾。

黑毒王翻了個白眼,道:“如今這蒼玄天,可有人有資格讓殿下種源紋?”

衛滄瀾失笑,但又不得不承認這話還真是真實。

“大將軍這些年也是為我大周立下汗馬功勞啊。”周元目光也是轉向了衛滄瀾這個老熟人,笑道。

“不敢,這是屬下應盡之責。”衛滄瀾忙道。

周元笑了笑,屈指一彈,有兩道細微流光射向了的黑毒王與衛滄瀾,兩人連忙接過,定睛一看,竟是兩枚散髮着驚人靈氣的渾圓丹藥。

“這是我煉製祖龍丹時的一些次丹,對於源嬰法域作用不大,我看你二人困在神府境也已多年,或許此物能讓你二人更進一步。”

黑毒王,衛滄瀾獃了,他們顫抖的捧着手中的靈丹,這種級別的丹藥,他們往日里聽都沒聽過,然而眼下,卻被殿下隨手的賞賜了出來。

他們非常明白這種丹藥對於他們的價值。

“多謝殿下!”

激動得難以言語的兩人直接跪了下來,連連拜謝。

周圍眾人看得眼熱,無比的羡慕,但他們也明白,兩人在那大周微末時,就與殿下相熟,如今得此機緣,只能說運道太好了。

“你這小子,一回來就收買人心,這些人現在恐怕都只認你這個殿下了。”周擎在此時笑罵了一聲。

若是在其他王朝,一個王上如此說一位殿下的話,恐怕直接就會引起國內高層震動,但在這裡,眾人都只是失笑,畢竟說實在的,周擎這個王上的位置已經遠遠配不上周元如今的身份實力,一個大周,也不可能束縛住周元的腳步。

周元取出一些玉盒,然後遞給了周擎,其內基本都是那些所剩下的次丹,他這半年煉製祖龍丹搜集了不少,眼下送給周擎來收買人心,增強實力,倒是正好。

周擎見狀,也是不矯情的全部接了下來,以周元如今的實力,隨便漏點什麼邊角料下來,對於大周而言都是天大的機緣。

周元又是將目光投向了沈太淵,鄭重的一拜,道:“這些年峰主鎮守我大周王朝,周元在此多謝了。”

沈太淵笑着擺了擺手:“你好歹也算是我聖源峰的人,你走了,我們當然得幫你將家給看好,不然等你回來怎麼交代?”

周元笑笑:“我也給峰主帶了個禮物。”

沈太淵無所謂的道:“我這把老骨頭,現在對什麼都沒啥興趣,所以真沒什麼必要了...”

周元取出一個玉瓶,雙手遞了過來,道:“這是一枚祖龍丹。”

沈太淵的聲音戛然而止,他的目光愣愣的望着那玉瓶內,其中有着一枚散髮着道道光暈的神妙之丹懸浮,其中所散髮的那種丹香,即便是有着玉瓶遮掩,依舊是引得他體內的源氣在躁動起來。

“祖,祖龍丹?”沈太淵咽了一口口水,祖龍丹這些年可謂是諸天中最炙手可熱的丹藥,不知多少源嬰,法域強者求而不得,所以就算蒼玄天較為的封閉,但沈太淵也是聽說過,在他們蒼玄宗內,此前也就青陽掌教辛苦萬分才得了一顆,然而眼下,周元竟然給他送了一顆?

沉默了數息後,沈太淵閃電般的伸手將玉瓶接了過來,蒼老的面龐露出如花兒般的笑容:“這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雖然保持老臉很重要,但是這在祖龍丹面前,又算個什麼呢?

沈太淵相信,如果蒼玄宗其他幾個峰主知曉了他有祖龍丹,怕是眼睛都得嫉妒紅了。

周元也是笑了笑,他當然知道祖龍丹對源嬰,法域強者的吸引力,這幾乎是沒人能夠拒絕的禮物。

而沈太淵幫他守護大周王朝十數年,也算是不小的恩德。

隨着城牆上的氣氛徹底的鬆緩下來,周擎則是看向遠處,有些擔憂的道:“元兒,那聖魔軍?”

周元只是斬殺了那龐陽,可那支聖魔軍卻是四散逃竄,這些也是毒瘤,如果任由他們在大周的國土內逃竄,無疑將會造成巨大的傷亡。

周元笑道:“父王放心,沒人能夠在禍害了大周王朝後,安然逃走。”

言語輕描淡寫,然而其中蘊含之意,卻是讓得眾人心頭一凜。

而就在他們心中驚疑間,在那遠處天際,突然有着一道道的流光破空而至,那每一道流光都是散髮着驚人的源氣威壓。

那些流光的出現,頓時引得城牆上再度有了驚亂。

“怎麼回事?是聖魔軍又殺了回來?!”

“怎麼感覺他們變得更強了?”

沈太淵面色也是大變,驚聲道:“小心,來人中有不少法域強者!這是聖宮傾巢而出了?!”

所有人皆是駭然。

而就在所有人驚駭時,那一道道流光也是迅速的出現在了城牆上空,緊接着他們丟出了一道道人影,如同爛泥般的丟在了城牆上。

嘭!嘭!

那些人影砸在城牆上,眾人看去,便是驚愕的發現那些赫然是此前逃走的聖魔軍,而此時,似乎是被盡數的抓了回來。

一道道愕然的目光投向虛空上,只見得那裡的流光散去,一道道人影凌空而立,而最讓得城牆上眾人頭皮發麻的是,他們發現這些人影,每一人都是散髮着強橫的源氣波動,最差,都是源嬰境!

甚至其中二十多位,皆是散髮着法域波動!

而在城牆上眾人震動時,那虛空上的神秘隊伍,皆是對着周元所在抱了抱拳,有聲音傳來:“周元隊長,逃者盡數抓回,無人遺漏。”

城牆上,眾人目光有些艱難的轉回周元,這批實力驚人的神秘強者,竟然也是周元帶回來的?

面對着眾人那種目光,周元笑着解釋道:“這些都是我所招來的強援,我說過,此次歸來,我的目標是...”

“覆滅聖宮。”

最後四字,平淡中,似有滔天殺伐而動。

...

而似乎也就是在那同一時間。

聖州,聖宮深處。

一片血海中,有一座祭壇矗立,祭壇之上,一道白髮飄舞,模樣卻是如少年般的身影靜靜盤坐。

他盤坐於此,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在順着他的呼吸而動。

突然間,他睜開了眼睛,眼內深邃如星空,漠然無情。

“龐陽死了...”

他望着虛空處,猶如是洞穿了無數距離,看見了那大周所在,那裡所發生的一切,猶如映射進了眼瞳中。

然後,他見到了那道年輕身影。

“周元...”

“當年那個喪家之犬,果然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