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龍,法域!”

當周元那平淡的聲音響起的瞬間,一道散髮着神秘威嚴波動的法域陡然以其為源點,對着四方虛空橫掃而開。

那龐陽見到籠罩而來的法域,面色也是忍不住的大變,失聲道:“你竟然開闢了法域?!”

當年周元被趕出蒼玄天時,不過剛剛神府境的實力,在那時候的龐陽眼中,這不過就是一隻螻蟻而已,若非是借助了那蒼玄老祖遺留的力量,這隻螻蟻不論怎麼蹦躂,都不可能給他們聖宮帶來一絲一毫的損失,所以他對於那時在蒼玄天聲名鵲起的周元並未過於的在意。

但這些年從諸天中,倒是有着周元的一些信息時不時的傳回蒼玄天,而以聖宮的手段,自然也是搜集了一些,這些情報在聖宮中引起了一些波瀾,畢竟誰都沒料到,這個他們眼中的喪家之犬,竟然還能夠在諸天中混得風生水起。

特別是當那古源天之爭的結果傳來時,聖宮中的一些高層則是不得不對周元開始重視了起來。

此次龐陽率軍前來蒼茫大陸,任務之一便是活捉周擎與秦玉,等未來或許可以用此來脅迫周元。

但讓得龐陽沒想到的是,周元竟然回來得這麼快,而且...他還開闢了法域!

這讓得龐陽心中着實有些翻江倒海,同時也涌出了濃濃的嫉妒,要知道他為了開闢法域,不知道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可如今,這個當年他根本不曾放在眼中的螻蟻,竟然也能夠與他平起平坐?!

“小崽子,當年本座稱雄於蒼玄天時,你恐怕都還沒出生呢,真以為你能夠奈何得了本座?!”龐陽惱怒冷笑,周元雖然開闢了法域,但其修煉年月短暫,想必就算天賦潛力再高,也不過初入法域,說起來雙方相差不多,對方想要一口吃了他,倒也是異想天開!

所以龐陽完全沒有退避的想法,因為他不容許自己在曾經所視為的螻蟻前退縮。

“金辰法域!”

於是,龐陽凌空一步踏出,長嘯之間,有金色法域猛然擴張,其內有金色星辰當空,綻放億萬金光,照耀一方天穹。

“周元,雖然不知你使了什麼手段開闢出法域,但想要與本座硬碰,你還嫩了點!”法域瀰漫,龐陽心中生出了無限自信,仰天大笑。

城牆上,周擎等人望着那座金光法域,同樣是能夠感受到其中涌動的恐怖力量,那種力量,即便是只是一絲一縷,都能夠輕易的將他們斬殺得乾乾凈凈。

這就是法域強者!

周元望着那選擇與他硬碰的龐陽,倒是微微怔了一下,旋即啞然笑道:“看來蒼玄天的確是有些封閉。”

看這龐陽的舉動,顯然並不知曉石龍秘境之戰的結果,畢竟在那一戰中,連聖族那位最強法域都栽在了周元的手中,眼下的龐陽,不過只是依靠外力開闢的法域第一境,這般實力,真是連周元正視的資格都沒有,但偏偏他還要選擇硬碰,這真是將雞頭碰石頭演繹得淋漓盡致。

“你什麼意思?!”那龐陽寒聲道。

周元搖搖頭,卻是懶得與其廢話,眼神漠然,伸出手掌,隔空抓下。

轟!

無盡虛空破碎,下一瞬,巨大的紫金龍爪破空而出,一爪便是對着那龐陽的法域拍了下去。

當那紫金龍爪拍下時,龐陽突然面色劇變,因為此時此刻,一股大難臨頭的感覺涌現而出,讓得他眉心神魂都是在劇烈的震蕩。

轟!

可已經不待他有過多的反應,紫金龍爪拍在了那金光法域之上,後者僅僅只是堅持了不過瞬息間,便是猶如紙一般脆弱,直接是被紫金龍爪生生的撕裂開來。

紫金龍爪探入金光法域,一把將那懸空,釋放億萬璀璨金光的金色星辰抓住,這枚金色星辰,便是龐陽的法域核心。

“連聖族那位最強法域都被我斬殺,你究竟是有多大的勇氣,才敢在我面前張開法域?”周元淡淡的聲音響起。

龐陽驚駭欲絕,眼中有無邊恐懼升起,因為只有在那接觸之中,才能夠發現,周元的力量是何等的浩瀚恐怖。

“你,你是法域第三境?!怎麼可能!”龐陽駭然尖叫,而且,就算真的是遇見法域第三境,也不太可能如此輕易的破了他的法域吧?!

這周元,短短十數年,怎麼變成瞭如此怪物?!

他能夠感受到那握住金色星辰的龍爪具備何等的威能,當即面色慘白的尖聲道:“停手!我願降!”

那金色星辰是他的法域核心,如果真的被破碎,那麼他這付出無數代價開闢的法域,也將會破開!

那個後果太過的嚴重,他無法承受!

這個時候,龐陽終於是升起了一些後悔之心,早知道就不該接下這個任務,誰能想到,一個小小的大周王朝,竟然會有如此恐怖的守護者。

然而,面對着他的求饒聲,周元卻是面無表情,眼中森冷流轉,此人此前想要屠了大周城,怎麼可能將其輕易的放過。

於是,他心念一轉,紫金龍爪轟然緊握。

轟轟!

宛如是一顆星辰爆碎開來,無數道金光四射,宛如一輪金色大日在虛空上爆發。

金色法域,在此時迅速的破裂。

短短不過十數息,那座金色法域,便是徹底的消散。

噗嗤!

法域被破,那龐陽一口鮮血噴出,渾身源氣急速的萎靡,面孔也是變得蒼老起來,身軀上有死氣散髮。

“快逃!”他眼中滿是恐懼,尖聲道。

聲音落下時,他已是直接轉身,燃燒了渾身精血,欲要遁空逃離。

但在其身影剛動時,虛空上,有紫金巨龍漠然俯視而下,下一刻,一口紫金龍息貫穿虛空,直接是轟在了那龐陽身軀上。

短短一息,虛空如鏡子般的破裂,而那龐陽的身軀,則是在此時被徹徹底底的蒸發,可謂是屍骨無存。

虛空上,那一支聖魔軍渾身戰慄的望着這一幕,他們親眼目睹了一位法域強者在眼前隕落,這讓得即便是經歷了神血祭壇洗禮而變得凶殘的他們,都是生出了無邊恐懼。

下一刻,聖魔軍潰逃。

而城牆上,所有人包括那沈太淵都是在此時陷入到了獃滯之中,從周元出手到結束,不過片刻的時間,然而就在這麼短暫的時間中,一名貨真價實的法域強者就隕落在了他們的面前...

那可是法域強者啊!

即便是在如此的蒼玄天中,那也依舊是一方巨擘,任何勢力都將其視為最頂尖的戰鬥力。

然而現在,那龐陽,卻是幾乎連絲毫抵抗的力量都沒有,就被輕易的抹殺...

如此力量,是人力可為嗎?

一道道獃滯的目光,望着眼前那緩緩收手的周元,所有人都能夠感到現在的他似乎很強,但他們並不知道這種強究竟到了什麼地步,直到...一名法域強者在眼前隕落。

城牆上的死寂,持續了片刻,最終猛的爆發出了無數的歡呼聲。

“殿下無敵!”

在那城內,無數大周子民也是在時刻關註着外間的戰鬥,他們此前也見到了周元的現身,只知道是有強者來援,卻並不知道來者究竟是誰。

而當他們在見到那龐陽被當場斬殺時,也是陷入了震撼中。

緊接着,就聽見了那城牆上的歡呼聲。

“什麼?殿下?!”

“難道那趕來救援的,竟然是我們大周的那位周元殿下?!”

“殿下歸來了嗎?!”

“我們有救了!”

“殿下無敵!”

伴隨着無數的聲音在城內涌動,緊接着,那些劫後餘生的大周子民,皆是面色激動的歡呼起來。

此前的絕望恐懼,到現在突如其來的希望,這讓得他們激動得難以自製。

沈太淵聽得那排山倒海般的歡呼聲,也終於是漸漸回神,繼而眼神有些複雜的望着眼前的那道身影。

誰能想到,當年那被逼得自蒼玄天離開的年輕人...再次歸來時,已擁有了改變整個蒼玄天大勢的力量。

不過,沈太淵又是漸漸生出一些自豪欣慰之意。

這個註定將會給整個蒼玄天帶來巨大震撼的青年,可是出自他們聖源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