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聖宮那位金聖殿殿主龐陽森冷的聲音響徹於大周城的每一個角落時,那股寒流也是讓得其內所有人通體冰寒,臉龐上有着恐懼之色浮現出來。

那龐陽顯然已是踏入法域境,一身威壓毫不收斂,一舉一動間都是引得天地間源氣咆哮,聲勢駭人。

而在龐陽身後那厚厚烏雲中,隱約可見一道道渾身散髮着濃烈凶煞之氣的人影若隱若現,讓人望而生畏。

城牆上,大周王朝的重臣皆是面色慘白,說句不好聽的話,眼前的人,恐怕是他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的法域強者,以往這種人高高在上,他們連見到的資格都沒有。

如此人物來犯,這些年看似強盛的大周王朝在其眼中,真是連螻蟻都算不上。

當年斷龍城時,大周面對着大武好歹還有着一戰的力量,可這一次...沒有人覺得會有希望。

甚至就連周擎本人,都是眼神有些晦暗,那緊握着秦玉的手掌都是忍不住的用力起來。

察覺到丈夫的情緒,秦玉反手握住其手,也不言語,只是神色溫柔的將其註視,但其眼中的決然卻是半點未減,顯然在她的心中,不論對方如何威脅,她都絕對不允許自身成為對方用來要挾自己兒子的籌碼。

無非,一死罷了。

“哼,堂堂聖宮一殿之主,也算是法域強者,竟然不顧身份的來對一個世俗王朝出手?!”沈太淵此時冷哼出聲,哼聲如雷,響徹天地間,他白須白髮無風自動,自有一股威勢瀰漫開來。

此時此地,也唯有他這位偽法域,才能夠勉強抵禦住對方的威勢,他若是再不站出來,恐怕整個大周城將會士氣全失。

“沈太淵...你這聖源峰之主水分有多大,本座就懶得多說了,你真以為你有資格讓我忌憚嗎?”寶座上,金聖殿殿主龐陽眼中閃過一抹譏諷,淡淡說道。

沈太淵笑道:“雖說苦修多年,也才堪堪摸到偽法域,不過好歹是我自身苦修而來,總比龐殿主受那神血祭壇洗禮,平白污了血脈,未來再無進境要好吧?”

此言一齣,那龐陽面色瞬間變得陰沉起來,眼中有着暴虐之意閃過,沒錯,他能夠開闢法域,的確是因為聖宮那座神血祭壇,可這種洗禮也有着極大的代價,不僅心性會被侵蝕,變得易怒凶殘,而且這幾乎是將畢生潛力消耗殆盡,未來不僅壽命大減,而且也不太可能再有絲毫的進展。

沈太淵無疑是直接觸到了最痛的地方。

“法域已是足夠,難不成還想窺探聖者不成?”

龐陽眼神陰冷的盯着沈太淵,道:“而且,你以為你今天能夠活着離開這裡嗎?別說你了,這座城今日,沒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

他的言語淡淡,然而其中的凶殘與暴虐,卻是讓得所有人毛骨悚然。

沈太淵眼神冷冽,道:“你聖魔軍這半年內,在蒼玄天不斷的屠城,滅絕生靈,如此狠毒,究竟想要做什麼?!”

從他得來的消息中,這半年內,聖魔軍所過處,處處血流成河,屍橫遍野,從某種意義來說,這已經不是什麼醞釀凶威了,而是在瘋狂的屠戮。

龐陽眼中有紅光若隱若現,令得他臉龐上的笑容也是變得猙獰了許多:“不能臣服於我聖宮的人,自然不需要活下來。”

“今日過後,這大周城,也將化為屍山血海!”

沈太淵深吸一口氣,對方的殺性之大,簡直已是心智扭曲,這是那神血祭壇洗禮所帶來的後遺症?還是說是聖宮別有圖謀?

“想要屠城,等你能破得了這座護城結界再說吧!”沈太淵拂袖,這座結界畢竟是青陽掌教所佈置,眼前的龐陽雖然是法域境,但也不過才法域第一境,這龐陽想破,也沒那麼容易。

龐陽聞言,笑容愈發猙獰,道:“沈太淵,你真以為這三日本座只是在等待你們的答案嗎?”

話音一落,只見得其大手一揮,頓時那瀰漫天地的重重黑雲開始消退,而隨着黑雲的退去,只見得那數百道聖魔軍戰士凌空而立,此時的他們頭頂有源源不斷的血氣升騰而起,宛如血紅狼煙。

而在那血氣匯聚之處,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血紅漩渦,漩渦之內,有一道暗紅卷軸緩緩的轉動,吞吐着磅礴血氣。

沈太淵望着那道暗紅卷軸,面色卻是忍不住的一變,因為在那上面他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強大而浩瀚的氣息,那道氣息並不算陌生,赫然是來自聖宮之主,聖元!

“此為“玄光破滅術”,乃是宮主親手刻畫,專破世間結界,你說,你們這座結界,能擋得了嗎?”龐陽仰天大笑,笑聲中滿是譏嘲。

“只是施展此術需要一些準備時間,所以本座才給了你等多苟活了三日。”

“如今吉時已到...你們也差不多都可以去死了吧。”

當他最後一字落下時,一股浩瀚如天柱般的血氣陡然自其體內衝天而起,沒入到了那暗紅卷軸之中,片刻後,卷軸震顫,然後便是在大周城內無數道驚恐欲絕的目光中,緩緩的張開。

卷軸張開,其內有無數道血紋蠕動,隱隱間似是形成了一隻血紅的眼目,那眼目充斥着恐怖的凶煞之氣,下一瞬猛然爆發而出。

咻!

一道血紅的光束撕裂天際,宛如是帶來毀滅的災星,以一種無法想象之速,對着大周城結界轟下。

轟!

數息後,兩者轟然相撞,宛如是有着一場毀滅煙花於上空中爆發,巨大的衝擊波橫掃,城外那奔涌的大河都是在此時被生生的撕裂開來。

城內也是宛如地龍翻滾般,無數建築轟然倒塌,諸多慘叫聲,哭泣聲爆發,城內亂成了一片。

城牆上,以周擎為首的眾人也是面色蒼白,他們的眼中同樣是有着恐懼滋生,但他們也明白,在這種程度的攻擊下,他們連逃生的機會都沒有。

所謂的神府,天陽強者,在眼前的攻擊下,脆弱的跟常人沒有什麼兩樣。

他們唯一的希望,便是那層護城結界。

轟轟!

一**恐怖衝擊不斷的爆發,在滿城無數道驚恐的目光中,那結界之上的漣漪越來越劇烈,十數息後,一道細微的咔嚓聲響起。

那道聲音並不響亮,可落在大周城內無數人的耳中,卻宛如是死神之鐮揮來時劃破了空氣一般。

霎那間,有凄厲的哭嚎聲從城中爆發,死亡恐懼之下,無數人混亂奔逃。

周擎聽到了城內的混亂,這位大周王朝的王上在此時忍不住的紅了眼眶,這些年他殫精竭慮,好不容易將大周王朝發展到了這般地步,然而現在,這所有的心血,都將會被毀滅得乾乾凈凈。

秦玉臉色也是蒼白,但她只是緊握着周擎的手掌,雙目中沒有畏懼,只是帶着一些思念。

那個離家多年的孩兒,也不知道如今究竟怎麼樣了...

沈太淵面色凝重,他能夠感知到結界堅持不了多久,如今局面到了最壞,這大周城他是護不住了,待會他只能強行護住周擎與秦玉,再伺機逃離。

只是,真的能夠逃得掉嗎?

這一點,沈太淵並沒有多少的信心,畢竟不管如何,那龐陽都是貨真價實的法域強者。

“這聖宮,已勢大到如此地步了嗎,真是我蒼玄天之不幸啊。”沈太淵暗嘆一聲,神色悲涼。

轟!

就在沈太淵嘆息間,高空上恐怖的力量爆發,護城結界終於是在此時達到了極限,最後在無數道驚駭欲絕的目光中,直接爆裂開來。

毀滅力量如洪流般的傾瀉而下,所過處,一切皆是湮滅。

無數人神色絕望。

周擎與秦玉皆是閉攏雙目,等待那最後時刻來臨。

沈太淵暗嘆一聲,就欲在此時出手,強行將周擎與秦玉帶走。

不過,就當他將要出手的那一瞬,他神色忽的一凝,因為他發現,那股席卷而來的毀滅力量,在臨近城牆的時候,突然間仿佛是變得柔和了起來,然後猶如一陣微風,自城牆上空呼嘯而過。

颳起了眾人衣衫。

這般變故,連沈太淵都是愣了愣,一時間滿腦子糨糊,有些轉不過來。

城牆上,其餘人也是面面相覷,周擎與秦玉也是睜開眼,眼中閃過錯愕與迷惑之色。

大周城還沒被毀滅?

他們望着半空中那所盛開的毀滅煙花,一時間皆是有點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直到數息後,終於有一道笑聲在城牆上響起:“好漂亮的煙花,這聖元老狗真是越來越花里胡哨了啊。”

沈太淵點點頭,表示贊同。

不過轉瞬他就感覺到不對勁,猛的轉過頭看向旁邊,只見得那裡的城牆墩旁,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道修長的年輕身影,此時正仰着頭,看戲般的盯着天空上的毀滅煙花。

這人是誰?!什麼時候出現的?!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念頭電光火石般的自沈太淵腦海中閃過。

與此同時,城牆上其他人也是察覺到不對,一道道驚愕的目光望着眼前的身影。

周擎與秦玉也是轉過頭,有些愕然的望着那道似乎是有些眼熟的身影。

倒是那沈太淵反應最快,急忙抱拳:“敢問可是閣下出手相助?閣下大恩大德,我蒼玄宗定會銘記在心!”

嘩!

城牆上,所有人皆是震驚恍然,原來是有神秘強者突然出手相助,怪不得那股力量並未毀滅大周城!

一時間所有人皆是連連下拜。

連周擎與秦玉都是激動不已,然後就要直接跪倒拜謝,對方救了整個大周城無數子民,值得他們一跪。

“周擎代大周城城民,拜謝前輩出手相救!”

不過他與秦玉最終都沒能跪得下去,一股柔和而強大的力量托得兩人連腿都彎不下去。

“前輩...”周擎有些惶恐。

“咳...”

那道神秘莫測的身影乾咳了一聲,然後轉過身來,有些尷尬的道:“不好意思裝過頭了,父王母后你們別這樣,我怕折壽...”

那道身影轉過來時,所有人都是看見了那張似曾相識的年輕面龐。

於是城牆上面,突然陷入了一種震撼到極致的死寂。

死寂持續了數息,那沈太淵與周擎,秦玉等人,方纔瞪着難以置信的目光望着眼前的青年,有失聲響起。

“周元?!”

“周元殿下?!”

“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