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城。

如今的大周城,已不是當年可比,雄偉城市依靠奔騰大河而立,高聳城牆對着兩邊蔓延,猶如是直到視線的盡頭,城內建築如林,恢弘壯闊。

這些年在蒼玄宗的支持下,大周王朝國力蒸蒸日上,一躍成為了蒼茫大陸最強王朝,年年有百國來朝,倒也是頗有氣象。

只不過這段時間的大周城,卻是徹底的封閉起來,城內有巨大的結界運轉起來,形成了光罩將整個城市覆蓋的嚴嚴實實,那光罩上所散髮而出的源氣波動,就算是源嬰強者,都是難以生出覬覦之心。

因為這座結界,乃是由蒼玄宗青陽掌教親自出手,並且結合了蒼玄宗諸位峰主的力量所佈下,論起防禦力,或許不及那些聖宗的護宗結界,但放在這蒼茫大陸上,卻算得上是絕對防禦。

當然,凡事也有例外,這一次大周王朝所面臨的劫難,就連這座結界,都開始顯得有些勉強。

大周城城牆上。

有無數軍士持戟而立,神色皆是有些忐忑不安。

他們的目光投向覆蓋城市的結界光罩外,只見得那裡的天空上,烏雲鋪天蓋地的涌動,其中電閃雷鳴,恐怖的源氣波動散髮出來,攪動得天地都是在震顫。

宛如一場即將降臨的滅世天災。

轟轟!

那層層烏雲中,時不時的有着一道道狂暴源氣洪流咆哮而出,裹挾着雷霆,重重的轟擊在城市外的結界上。

在這種轟擊下,結界光罩也是不斷的綻放出道道漣漪,每一道漣漪的擴散,都讓得城內無數人心驚膽戰,面色慘白,他們都明白,一旦結界破碎,整個大周城都將會迎來一場毀滅。

可在這種級別的交戰下,他們又能有什麼選擇?就算是想要投降,恐怕那城外之人都不會低頭看上一眼,畢竟在那些高高在上的強者眼中,他們的性命如同草芥般不值錢。

所以,他們也只能祈禱着,以大周城的結界防護,能夠抵擋得住對方的進攻。

而在城內國民祈禱時,在那城牆中央的位置,整個大周王朝的核心成員都是匯聚於此,面露擔憂的望着那厚厚烏雲中若隱若現的一道道散髮着狂暴源氣波動的人影。

“這聖宮枉為蒼玄天六聖宗,如此地位,卻對一個王朝如此相逼!”說話的,是一名面色有些陰狠的黑甲中年男子,他望着那城外,眼神惱怒而驚懼。

而若是周元在此,則是能夠將其認出,這人正是當年他第一次離開大周城,前往黑淵時,所收服的那位黑淵梟雄,黑毒王。

這些年借助着大周王朝與蒼玄宗的關係,這黑毒王,如今也已算是神府境後期的強者了,所以這些年,黑毒王在大周王朝倒是混得很是有些模樣,最起碼比起當年在那黑淵當個土霸主不知道強了多少。

“黑統領,廢話就別說了,以聖宮那種體量,並不在乎我們這種王朝任何所思所想。”一道沉穩的聲音從旁傳來,那是一名身披甲胄,鬢角染上了一些白絲的中年人,在其身旁,還立着一男一女,女子身穿輕甲,顯得身材窈窕修長,頗為的幹練,而青年男子則是顯得有些文弱,但其眉心處若隱若現的光芒,則是顯露着其自身所修之道,乃是精於神魂。

黑毒王看了此人一眼,有些惱怒的哼了一聲,不過卻並未反駁,他雖說這些年為大周王朝南征北戰,也算是戰功不小,但不論資歷還是功勞,跟眼前這位大周王朝的大將軍衛滄瀾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

而在衛滄瀾身旁的年輕男女,則是他的女兒衛青青以及兒子衛斌。

“大將軍,眼前這一幕,倒是讓本王想起了十數年前的斷龍城...”而在衛滄瀾話音落下的時候,一道雄渾而威嚴的聲音,從那最前方傳來。

衛滄瀾目光瞧去,便是一道身穿戰甲的中年男子笑容爽朗的說著話,在其身旁,還有一名氣質雍容的宮裝美婦相隨。

正是大周的王上周擎,王后秦玉。

十數年過去,兩人皆是有些變化,但依舊氣韻有佳,特別是周擎,渾身散髮着一種強勢氣質,那是這些年大周王朝蒸蒸日上所帶來。

身後諸多重臣皆是默然,十數年前,大武伐周,雙方於斷龍城外決戰,那一戰可謂是決定了兩個王朝最終的命運。

而大周便是趁此而起,最終稱雄於蒼茫大陸。

而一想到斷龍城之戰,眾人便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位在大周王朝中留下了傳說的...周元殿下!

在這十數年中,有關於那位殿下的傳唱,幾乎每一個大周子民都是耳熟能詳。

無數少年,在那熱血沸騰的故事中,將其視為心中偶像。

周擎身旁,王后秦玉突然紅了眼眶,低聲道:“不知道元兒這些年究竟怎麼樣了...”

周擎也是沉默了一下,然後看向旁邊一名滿頭白髮的老人,道:“沈峰主,我兒的消息,這些年問您,您也總是避而不答,眼下說不得本王與王后都沒什麼以後了,你還不讓我們安心點?”

那被稱為沈峰主的老人,正是蒼玄宗聖源峰的沈太淵,他聞言,不由得苦笑一聲,道:“蒼玄天的消息比較封閉,老夫最近聽聞一次,也是在數年前,不過你們就放心吧,他現在安全得很,而且他也走到了連你們都不敢想的地步。”

他抬起頭,望着城外那層層烏雲中散髮出來的恐怖源氣波動,嘆道:“說不得,今日這場麻煩,也是因為那聖宮對周元起了忌憚之心,這才想要以此為要挾...”

周擎一愣,道:“那小子難道現在能跟沈峰主相比了不成?”

沈太淵看了周擎一眼,笑道:“如果不是相熟這麼多年,老夫甚至都以為你在嘲諷了。”

城牆上,大周王朝的一干重臣皆是目瞪口獃,沈太淵鎮守大周王朝這麼多年,在很多人的眼中,他簡直就是無敵之人,畢竟在這小小的蒼茫大陸中,就算是天陽境都算是頂尖強者,更何況沈太淵這種偽法域?

然而現在,沈太淵話語中的意思,那位大周那位殿下,竟然比他還要強?!

而且,今日這場麻煩,可能是因為聖宮對周元殿下的忌憚?

這讓得他們感到極為的不可思議,聖宮那是什麼存在?整個蒼玄天的巨頭,那種實力根本不是一個王朝可以想象的...所以究竟需要什麼實力,才能夠讓那聖宮都忌憚?

周擎同樣是愣了好半晌,然後咧嘴自豪的道:“不愧是我周家聖龍!”

他目光轉向城外天際上的重重黑雲,眼中有着決然之色浮現出來。

“看來這聖宮是想要擒住我們夫妻二人,以此來威脅元兒,嘿...”

他轉頭看向秦玉,兩人目光碰撞間,皆是明白了對方的心思。

他們伸出手,緊握在一起。

今日,他們就算是死在這大周城,也絕不會讓得自身活着落在對方的手中,用此來要挾元兒...

而也就是在其目光決然時,那城外重重黑雲翻滾間,有一方黑雲形成了寶座,寶座上,一道散髮着滔天源氣威壓的人影懶散而坐,一對冷漠中帶着殘忍的目光,投向城牆上,然後那冷漠聲音,響徹天地。

“本座聖宮金聖殿殿主,龐陽...”

“我給了你們三日時間,但你們並沒有給我想要的答案,現在,有沒有能夠告訴我...”

“你們...究竟是想要投降...還是,屠城?!”

當那最後兩字吐出時,恐怖殺意,如寒流般的充斥了整個大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