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由周元體內散髮出來的冷冽殺機,直接是引得這方天地間的溫度驟降,山林間甚至有着薄霜自綠蔭間蔓延而開。

蕭天玄也是被周元這突然間爆發的殺意驚了一下,那股殺意之強,即便並非是衝著他而來,可他依舊是感覺到了刺骨寒意,生出無邊的大恐懼。

“周元師兄,不必擔憂,如今的大周王城,這些年在蒼玄宗的經營下,早已是固若金湯,就算那聖宮派出了一支聖魔軍,也難以在短時間內將其攻破。”蕭天玄連忙安撫出聲。

周元眼神微動,那股凜然殺機緩緩消退,道:“這些年發生了什麼事情?”

“呵呵,周元殿下離開多年,自然是不知曉如今的大周王朝,可算得上是咱們蒼茫大陸首屈一指的大王朝,諸多王朝臣服,每年有百朝來拜。”一旁的蕭天羅笑容和煦的說道。

“大周王朝有此氣象,一是王朝氣運強盛,二便是這些年蒼玄宗的照拂,據說蒼玄宗青陽掌教指派了聖源峰沈太淵峰主,以一峰之力,常年輪流鎮守大周王城,震懾四方宵小。”

周元微微一怔,當年他離開蒼玄天時,倒的確請求了青陽掌教幫他照拂父王母后,畢竟他得罪了聖宮,以聖宮的實力,只要稍稍認真一些,便是能夠讓得一個小小王朝毀滅。

只是他倒是沒想到,青陽掌教對此事如此的重視,幾乎是派出了整個聖源峰的力量來鎮守大周王朝,而有了蒼玄宗作為背景,大周王朝這些年聲勢自然是愈來愈強橫,再加上蒼茫大陸在蒼玄天中也算不得什麼核心大陸,所以大周王朝成為其中首屈一指的大王朝,倒也並不算奇怪。

“這些年來蒼玄天因為聖印碎片,導致整體局面極為的混亂,大周王朝此前也曾經發生過一些其他大陸勢力的強者前來搜尋碎片,攪得不得安寧,所以掌教就加大了鎮守強度,而且掌教也說了,你走前將大周王朝托付給蒼玄宗照拂,總不能讓你失望。”蕭天玄說道。

周元心中有些暖流浮現,輕輕點頭,道:“掌教有心了。”

這個人情,不得不承受下來。

“聖宮以往因為到處搜尋聖印碎片的緣故,倒沒對大周王朝有多上心,所以鎮守起來其實難度也不算大,但這半年左右,聖宮的實力暴漲,甚至一夜之間滅了天鬼宗,逼得其他四大聖宗徹底聯合,但即便如此,聖宮依舊是在漸漸取得上風,而這,還是那聖元沒有親自出手的緣故。”蕭天玄苦笑道。

“聖宮的實力,為何會在短時間內暴漲?”周元疑惑問道。

“因為聖魔軍的存在!”蕭天玄沉聲道。

“聖魔軍?先前那些人?”

蕭天玄道:“他們只不過是聖魔軍中的一支小隊罷了,算不得真正的聖魔戰士,而所謂的聖魔軍,就是聖族在這半年中所創建的軍隊,據說其中大部分人都是聖宮自蒼玄天收攏而來的各方強者,如今的蒼玄天,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聖宮勢大,所以不乏投靠之人。”

“聖宮與聖族勾連,還能獲得人心支持?”周元皺眉道。

“這隻能說聖宮蠱惑人心有一套,即便我們幾大聖宗不斷的宣揚,但反而被指責說我們心嫉而污衊,這個世間,不是所有人的眼睛都能明辨是非的。”蕭天玄無奈道。

“那些蒼玄宗的散修,雖說實力不算低,但也不至於滅掉天鬼宗吧?”周元道。

“光憑他們自然不可能,但據說聖宮有一座神血祭壇,由聖元宮主親自主持,想要成為聖魔戰士,都得進入祭壇獲得洗禮,洗禮之後,其實力將會暴漲,甚至其中不乏有借助神血祭壇踏入源嬰,法域境的強者!”

“正是憑藉著那神血祭壇的洗禮,如今聖宮的實力前所未有的強橫,在聖州大陸上,五大聖宗即便是聯手,也是漸漸的有些落入下風。”蕭天玄面色忌憚的道。

“神血祭壇?”周元雙目微眯,這個世界上絕對不不存在什麼洗禮能夠讓得人大批量的實力暴漲甚至踏入到法域境的手段,所以他即便未曾真見過那些經過洗禮的聖魔軍戰士,但也能夠想象得出來,這種手段定是有着極大的後遺症。

但就算是有什麼後遺症,那也是以後的事情了,眼下的聖宮足以憑藉其力,掃蕩整個蒼玄天,更何況,還有那半聖實力的聖元宮主...

而那神血祭壇...背後必然是有着聖族的支持。

這半年間,聖族異常的沉寂,如今來看,他們並非是偃旗息鼓,而是將謀劃又轉到了蒼玄天中。

“其實如今四大聖宗最擔心的,還是那聖元宮主,據說如今他的傷勢已經痊愈,實力比起以往更為的精進,距離聖者境也更近了...”

蕭天玄嘆了一口氣,旋即有些希冀的看向周元:“諸天應該也註意到蒼玄天的局勢了吧?可有聖者願意出手相助?”

以他的層次,顯然還並不知曉歸墟神殿的存在,但在他看來,蒼玄天畢竟也歸屬於諸天,如果這裡真的被聖宮攪亂,那應該也不是其他諸天樂意所見。

“蒼玄天的變故比你想的更嚴重,籠罩於蒼玄天外的混元誅聖陣被做了手腳,如今是徹底封閉了蒼玄天,這導致外來聖者根本無法進入,而此次能夠將我們送進來,都已經是金羅古尊親自出手才辦到,那可是一位三蓮聖者。”

“而這之中,應該也是聖族的謀劃。”周元面色微凝道。

蕭天玄聽完,面色不由得變得慘白了幾分,顯然他也沒想到蒼玄天之變的背後,竟然還有這種層次的博弈鬥法。

“不必擔心,我此次歸來,正是要與那聖元宮主了結一下以往恩怨。”

周元面容不見多少憂懼,聲音平和的道:“我不會讓他在蒼玄天作亂的。”

蕭天玄愣愣的望着周元,若是旁人說此話,恐怕他只會覺得可笑,可在周元這平淡言語間,他卻能夠感受到一種滔天魄力,仿佛,眼前的人,是真的有本事去與那位蒼玄天中最巔峰的存在扳手腕一樣...

難道,這十數年過去,當初那個被逼得離開蒼玄天的年輕人,已經達到這種程度了嗎?

“先不多說了,我得先去一趟大周王城,將那些隱患盡數的剪除,你若是無事的話,也可跟着一起。”

周元衝著蕭天玄笑了笑,然後也就不再多說,身影一動,便是漸漸的消散於一道陽光之間,再度出現時,已是千里之外。

在那高空上,那支神秘而強大的隊伍,也是隨風而動,化為道道流光跟隨而上,氣勢磅礴。

“爹,你先帶人回去收整聖跡城。”

蕭天玄對着蕭天羅說了一聲,然後目光火熱的望着周元他們趕去的那個方向,身影一動,就已是衝天而起。

他明白,當周元率領着這支神秘隊伍出現時,整個蒼玄天都將會為之震動。

這場王者歸來的好戲,他當然不想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