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中,有一縷陽光自茂密綠蔭間形成一束光斑投射而下,落在了大樹底下那道面帶笑意的青年身上,這一幕與遠處那混亂慘烈場景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然而那青年仿佛是帶着一股令人不可忽視的氣質一般,明明只是站在那裡動也未動,卻自有一股無法言語的威勢散髮出來,仿佛直接成為了這片天地間的主角。

蕭天玄望着那道身影,面色有些茫然,那張面孔似乎是有些熟悉,可一時間又是無法想起。

而當他回味起那道人影說的那句笑言時,腦海中似是有電光閃過,身軀陡然一震,有些難以置信的望着那道年輕身影:“你...你是周元?!”

雖然對於諸天的消息,蒼玄天內會顯得有些封閉,但如今蕭天玄也算是蒼玄宗的長老,自然也是能夠得到一些信息,而在這些年中,最讓得蒼玄宗內震撼與自豪的,便是那個從蒼玄宗走出,前往了其他天域的年輕人...

周元!

當然,他們知曉周元的名氣,更多是因為那一場古源天之爭,那時候蒼玄天也有各方精銳強者參與,所以知曉周元在其中擊敗了聖族聖天驕,贏得了好大一場榮耀。

這讓得蒼玄宗的弟子有些自豪,畢竟蒼玄天位居諸天之末,這一點連蒼玄天的人都難以否認,比起其他天域,蒼玄天的實力的確遠遠不如。

而眼下,出自蒼玄天的周元,卻是率領着諸天在那古源天中戰勝了聖族,這讓得蒼玄宗上下,皆是感到與有榮光。

這其中,也包括了蕭天玄。

雖說兩人在那多年前有過一些恩怨,但十數年過去,一個聞名諸天,一個已是宗內長老,那些年少輕狂時的過節早就煙消雲散,特別是蕭天玄,他在宗內與如今那些新晉弟子說話時,還會特意的提起這份過去,算做一份特別的談資。

而此前蕭天玄所說自會有人回來收拾聖宮,也的確就是指的周元。

只是,他從未想過,在他說完之後,那個當事人就直接是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這讓他感覺到極為的震驚以及不真實。

“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蕭天玄的聲音都是變得有些結巴起來,可見內心受到的衝擊之強。

“正如你所說,要回來解決掉一些麻煩啊。”周元笑道。

而此時,那些聖宮的隊伍,也是回過神來,當即一道道森然的目光就投射而來。

那領頭的一名天陽境後期目光冷厲的盯着周元,不過他倒並沒有直接就出手,因為出於一種直覺,眼前這個似乎看似連半點源氣波動都未有的青年,給他一種難言的危險感。

“這位朋友,這是我聖宮在辦事,希望你不要胡亂插手,免得自引麻煩。”那名天陽境強者緩緩說道。

周元目光一抬,淡淡的道:“聖宮的渣滓,全部該死。”

此言一齣,那群聖宮強者面色頓時大變,一個個眼神駭人的盯着周元,這些年來聖宮越來越強勢,前些時候甚至還滅了同為六聖宗的天鬼宗,如今整個蒼玄天,任何勢力談起聖宮必是恐懼,而眼前這個青年,竟敢如此張狂?!

那領頭的天陽境後期,也是眼神森冷起來,眼前這人,倒真是有些不知死活。

他先前也是聽見了蕭天玄的話,周元?但這個名字極為的陌生,並沒有太大的印象,畢竟蒼玄天其他勢力或許會宣揚周元的戰績,但聖宮與周元恩怨極深,自然是阻絕了這些信息,再加上十數年過去,聖宮內,幾乎已經沒人記得這個曾經給聖宮帶來了麻煩的名字。

於是,他抬起手掌,只見得另外幾位天陽境後期的聖宮強者身影出現在了周元四方天空,將其後路盡數的封死。

“雖然不知道你是什麼來路,不過既然敢阻擾我聖宮行事,那這蒼玄天內,沒人救得了你。”

“你或許是有幾分能耐,但是,你有我們人多嗎?!”

伴隨着其聲音落下,此處那聖宮所有強者都是爆發出了驚人源氣,目露殺機的鎖定周元,猶如是要將周元撕成碎片。

狂暴源氣呼嘯,引得得這方山林都是在震蕩。

那些聖跡城的逃人也是被驚得瑟瑟發抖,蕭天羅喃喃道:“這小子怎麼不跑啊,這不是尋死嗎...”

場中唯一還算平靜的,就是那蕭天玄,他畢竟是知曉一些周元的信息,雖說那是數年前,但那時候的周元就能夠打敗聖族聖天驕,更何況如今?

所以他聽見蕭天羅的聲音時,不由得有些好笑:“老頭,你不記得他了?”

蕭天羅一怔,仔細打量着周元,道:“隱約有點眼熟,這個名字,也有點耳熟...”

蒼玄天本就封閉,更何況聖跡城所在更是蒼玄天中小小一隅,自從當年那場聖跡城一見後,蕭天羅就再未與周元相見過,自然而然也就將這個人慢慢的忘卻。

“他就是當年在那聖跡之地中拔得頭籌,最後進入蒼玄宗的人...那個時候我與他還有點恩怨,之後還是你勸說了我放下這些成見,不可與他為敵。”蕭天玄說道。

蕭天羅愣了愣,塵封在許久前的記憶終於似乎被翻了出來,當即眼睛一鼓:“他就是當年那個取得聖跡之地頭籌的年輕人?!”

“那時候的他,還只是一個少年娃,意氣風發,銳氣逼人得很啊...”

蕭天羅皺皺眉頭:“不過這些年也沒怎麼聽你說起過他啊?他也在蒼玄宗嗎?”

蕭天玄感嘆一聲,道:“現在別說是一個小小蒼玄宗了,就算是蒼玄天,對於他而言,恐怕都太小了...”

蕭天羅張了張嘴,對於他而言,一個蒼茫大陸就算是極為龐大了,至於蒼玄宗那些聖宗更是龐然大物,而超出蒼玄天?那已經有些超出他的想象範圍了。

所以他一時間有點將信將疑,這個跟他兒子年齡差不多的年輕人,如今已經是到這種地步了?倒是真的看不出來啊。

而當他們在這邊在說著話的時候,那群聖宮強者已是在漸漸的對着周元所在逼攏而去,不過看得出來他們也是頗為的謹慎,一點點的試圖試探出周元的深淺與破綻。

不過周元的神態卻是有些懶散,他將手中的酸杏兩口啃完,對於眼前這些人,他顯然是提不起半點的興趣,只是有些好笑的道:“雖然你在我眼中只是一個渣滓,但是我覺得你可能是認錯了一件事...”

“什麼意思?”那聖宮的天陽境強者冷笑道。

周元伸了一個懶腰,抬目淡淡的道:“我的意思是...我的人,可能比你還多。”

就在他這句話落下的時候,這方天地的虛空突然劇烈的扭曲了起來,一道道空間漩渦自四面八方浮現,緊接着,有一道道人影在下方蕭天玄,蕭天羅等人目瞪口獃的註視下,自空間漩渦中踏了出來。

那每一道人影,渾身都是散髮着滔天氣勢,那等源氣波動如浩瀚大海奔涌。

在那等源氣威壓下,即便是那聖宮的數位天陽境後期的強者,都是感覺到身軀猶如被星辰所鎮壓,竟是連動彈一下手指都是做不到。

砰!砰!

而他們這幾位天陽境後期還能夠稍稍承受一下,可其身後那些聖宮人馬,卻直接是在此時,被那一道道如怒龍般咆哮的源氣威壓,生生的壓爆了身軀,宛如是天空上盛開的血紅煙花。

那幾位聖宮的天陽境後期震驚好半晌,牙齒在此時顫抖了起來,他們的眼中滿是濃濃的恐懼,虛空上所出現的那些人影,約莫百來道,而且最恐怖的是,這裡的每一個人所散髮出來的源氣威壓,都是遠遠的超越了他們。

其中一些,甚至給他們一種如深淵般難以看透的感覺。

這種感覺,他們只有在聖宮內的一些頂尖強者身上感受到過,那是...法域強者!

也就是說,眼前這裡的百來人,全部都是源嬰境,法域境!

這個陣容,簡直恐怖到讓人顫慄!這足以掀翻整個蒼玄天!

他們的目光,最終顫抖的投向了那大樹底下麵帶笑意的青年,眼中滿是恐懼與絕望,這種陣容如此的恐怖,而這個能夠隨手間將這些頂尖強者招來的年輕人,又是何等的可怕?!

這蒼玄天,什麼時候出現了這種層級的巨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