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間,群鳥驚飛。

有大隊的人馬亂糟糟的涌入山林間,血腥之氣瀰漫,其中夾雜着痛苦的嘶喊聲,哭泣聲,恐懼聲,這些聲音交織在一起,便是形成了一副格外慘烈的畫面。

鬢角斑白的蕭天羅胸前沾染着血跡,他望着四周這幅狼狽慘烈的一幕,渾身都是在發抖,那眼中滿是悔恨以及憤怒。

他從未想到過,自己辛苦多年鑄就的聖跡城,竟然會有朝一日毀在他的手中...

“老嚴,天玄怎麼樣了?有趕上來嗎?!”蕭天羅看向一名心腹,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

“城主...”

那被稱為老嚴的心腹面色黯然,咬牙道:“少城主他率眾斷後,雖然他如今已是天陽境初期的高手,可那聖宮人馬中,可是有着四位天陽境後期...”

“不會的,我兒子不會有事的!”蕭天羅眼睛一下子就通紅了起來,轉身就要衝出去。

他的兒子蕭天玄自從當年那場聖跡之地後,便是進入到了蒼玄宗,而這些年來蕭天玄也是在努力的修煉,最終憑藉著其天賦超越了他這個父親,一躍踏入天陽境,晉升為蒼玄宗長老。

蕭天玄可謂是他的驕傲。

這些年來,他跟那些老友吹噓的時候,這兒子就是他的本錢。

然而他怎麼都沒想到,一切都變得這麼快,他前些年在聖跡之地中,偶然得到了一枚奇異碎片,那個時候有關蒼玄聖印碎片的事情早已傳遍了整個蒼玄天,所以蕭天羅也是將其認了出來,然後小心翼翼的隱藏下來。

他知道這或許會是一場機緣,他這個年紀對機緣沒什麼興趣,但是他想要留給蕭天玄,這說不定有機會讓這個兒子更進一步。

但最終機緣沒來,卻是引來了毀滅。

那打着聖宮名頭的人馬來到了聖跡城,限期要他交出碎片,蕭天羅自然是不願,然後偷偷發信將身在蒼玄宗的蕭天玄叫了回來,畢竟在他看來,蒼玄宗乃是六聖宗之一,就算是聖宮也該給一些面子。

但他沒想到的是,就在蕭天玄剛到聖跡城時,那支聖宮的人馬就直接對聖跡城發動了血洗進攻,而在他們展現的恐怖實力下,聖跡城的守軍如草芥般的被屠殺。

最終驚恐的他只能帶着城中一些老幼逃城而出,而蕭天玄為了給他們爭取到更多的時間,率領着聖跡城的精銳斷後阻攔。

可任誰都知道,那種結果會是什麼...

“城主,您不能去啊!你去了也只是白白送死啊!”周圍的護衛見狀,急忙將蕭天羅拉住。

“不能辜負了少城主用命換來的機會啊!”

“......”

在周圍眾人的勸阻下,蕭天羅老淚縱橫,此時的他悔恨無比,若是早知如此,他就不該貪那聖印碎片,不然也不會讓得自己兒子陷入絕境。

此時的他,可謂是萬念俱灰。

“走吧,我會將你們帶到安全的地方。”蕭天羅掙脫了眾人,聲音嘶啞的道。

眾人都是沉默下來,他們從蕭天羅的聲音中,聽出了死志。

不過此時的蕭天羅已經沒有心思再理會這些,他拖着沉重疲憊的身軀就欲帶人前行,不過也就是在此時,一道宛如惡魔般的笑聲,自這山林間響起。

“真以為一個天陽境初期能夠攔得住多少的時間嗎?一群鄉巴佬。”

逃難的大部隊中頓時有恐慌爆發,所有人都是驚恐萬分的抬起頭,然後他們便是見到,一道道身披聖白長袍的人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半空中,面露譏諷,居高臨下的俯視着他們。

領首的那名中年男子,散髮着滔天源氣波動,赫然是一位踏入天陽境後期的強者。

“你在等你兒子?”他歪着頭,看着下麵的蕭天羅,旋即他咧嘴一笑,手掌一揮。

身後頓時有人丟出來一物,直直的砸落下來,砸在了蕭天羅的面前。

蕭天羅看去,眼睛頓時通紅,只見得此時的蕭天玄滿身鮮血,一道道猙獰的傷痕深可見骨,氣若游絲的模樣如同缺水的魚一般,生機在迅速的消退。

“天玄!”

蕭天羅撲上去,抱住了兒子。

蕭天玄勉強的睜開眼睛,他望着老淚縱橫的父親,聲音嘶啞的道:“父親小心,他們是聖宮的聖魔軍,如今聖宮已經與五大聖宗開戰了。”

“是父親害了你啊!”蕭天羅渾濁淚水流下,旋即他抬頭對着半空那些身穿聖白長袍,但卻散髮着凜然殺機的眾人哀求道:“我將碎片交給你們,求你們放過我兒子吧!”

半空中,那名天陽境後期強者漠然的伸出手,道:“交出來。”

蕭天羅不敢違背,顫巍巍的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盒,玉盒開啟時,自有一枚閃爍着異光,引得天地源氣都是在匯聚的碎片緩緩的升起。

那聖宮強者一招手,碎片迅速的飛去,然後他取出一顆水晶球,水晶球宛如液體一般,伴隨着碎片的飛近也是開始散髮出明亮的光芒。

“沒錯,是聖印碎片。”

那聖宮強者一笑,將那碎片收入到了水晶球內,然後他笑眯眯的望着下方那如逃難般的大部隊,眼中掠過殘忍之色,獰笑道:“全部殺了。”

“你!”見到對方出爾反爾,蕭天羅不由得眼眶欲裂。

蕭天玄掙扎着,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手持鮮血滴落的長劍,他知道現在的這裡,只有他能夠稍微的阻攔對方一瞬,其他人,只能如草芥般的被屠殺。

雖然他也明白,以他現在的狀態,也不過就是一觸即潰而已。

但總不能,眼睜睜的看着父親被殺在面前吧...

“老頭,咱們父子兩這次看來要一起死了。”他虛弱的笑道。

蕭天羅流淚自責道:“都怪我。”

蕭天玄搖搖頭,他手持長劍,傲然的看向那些徐徐接近的聖宮強者,笑道:“你聖宮也別得意,你們現在肆意妄為,蒼玄天無人制衡得了你們,但你們的好日子也沒多久了,會有人回來收拾你們的!”

“哦?”

那領頭的天陽境後期強者戲謔一笑,道:“六大聖宗,天鬼宗已被滅,你還真以為這蒼玄天有人能抗衡得了我聖宮?你倒是說說誰有這資格,說出來,我留你個全屍吧。”

蕭天玄沒有回回答,只是眼神決然,手中長劍緩緩抬起。

那個當年曾在聖跡之地中與周元有過一段恩怨的跋扈少城主,在這十數年後,也已再非當初。

“蠢貨。”

那天陽境後期的強者見狀,搖搖頭,不再廢話,就欲直接動手將其斬殺。

咔嚓!

不過,就當他源氣剛欲噴涌時,這山林間突然有着一道細微而刺耳的聲音響起。

那聲音太過的突兀,直接是將此處瀰漫的殺機都是給衝散了。

那聖宮強者面色陰沉,緩緩轉頭,然後便是見到在那不遠處的一顆大樹底下,一名青年靠着樹幹,手中握着一枚酸杏啃了一口,那聲音就是從此而來。

青年的目光躍過了那些聖宮的強者,直接是投向那持劍而立的蕭天玄身上,清雋的臉龐上露出一抹笑容。

“蕭天玄,你說的那個人,不會是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