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九品...”

抱着吞吞漫步於碎石小道上的夭夭,步伐也是在此時微微一頓,她眸光有些恍惚,片刻後方纔低笑一聲,道:“真難得你還記得這點。”

這天地間,源氣分九品,以九品為最。

如今周元的源氣,已是達到了世間絕頂的九品源氣,論起品質的話,放眼整個天源界,都絕對算得上是名列前茅。

而當年在大周城時,夭夭首次將祖龍經給予周元時,當時就提過一句這捲功法有可能修煉出超越九品的源氣,只不過那時候所謂超越九品對於周元來說實在是太過的遙遠,誰能想到,一晃多年後,當年那個首次接觸祖龍經的少年,竟然已經達到了這一步...

“你不會當時是忽悠的吧?”瞧得夭夭那奇特的神色,周元苦笑道。

其實自從他踏入法域境這段時間,也是翻閱了諸多古籍,而讓得他感到驚訝的是,九品源氣位列絕頂,古往今來,從未出現過所謂的超越九品的源氣...即便是諸多聖者,包括三位古尊,他們的源氣凝煉為世界偉力,這種力量至強,但其本質,依舊只是九品源氣,只不過其中融合了世界的意志與規則之力。

超越九品...聞所未聞。

夭夭輕輕揉了揉吞吞那柔軟的毛髮,輕聲道:“超越九品的源氣,古往今來,的確未曾出現過。”

周元撇撇嘴,眼神幽怨的盯着夭夭,果然如此麽...

“不過,未曾出現過,並不代表着並不存在。”

夭夭明眸凝視着周元,清澈的剪水雙瞳中倒映着青年挺拔的身姿,道:“但那一步並不是現在的你能夠觸及的,你想要藉此入聖,怎麼說呢...有點大材小用了。”

周元嘴角忍不住的有些抽搐,多少法域天驕畢生苦修,都是在追求這一條入聖之路,然而眼下夭夭告訴他,他想要走的這一條路,用來入聖太屈才了...如果不是眼前的人是夭夭,這天地間身份最尊貴的人之一,恐怕周元都會忍不住的一個大耳巴子過去,幾個菜啊,說得出這種醉話?

夭夭的臉色在此時變得極為的凝重與認真,道:“周元,不要低估了祖龍經,那是真正的天地第一法,即便是那聖神,也對此有過窺探,你所接觸過的那些聖族天驕,他們所修煉的古神經,其實就是那聖神憑藉窺探所推演而出的。”

“祖龍經是祖龍所留,或許其中,有大玄妙。”

周元心頭一震,夭夭所說,無疑是這天地間的頂尖隱密,這一點,或許連歸墟神殿都不曾知曉。

他有着預感,這未來大勢,若是真要扭轉這天變之局,恐怕祖龍經將會是至關重要。

“你此次從源嬰進入法域,算是前所未有的大跨越,雖說你底蘊這些年極為的牢固,但也不能鬆懈,這半年煉丹對你會是極好的一次錘煉,那三位免費勞力,不用白不用,借助他們的偉力,你要盡可能讓得自身底蘊堅不可摧。”

“前所未有之巔,需有前所未有之基。”

輕風吹拂而來,撩動着夭夭裙角,青絲飄揚間,絕美容顏如月宮神女,清冷尊貴,讓人難以將視線轉開。

周元則是眉頭微皺,夭夭此次的話,略顯晦澀,其中顯然是有諸多未曾盡說之言,但他也沒有再多追問,以兩人間的情感,夭夭若是不打算說清楚,那自然是有她的考慮。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祖龍經非凡法,不可鬆懈。

“我知道了。”他默默點頭,他的源氣進化為聖龍氣後,也還未曾深入推衍感悟,或許他也正好趁這半年的煉丹時間,將自身的所有一切,都徹底的疏通,只有理清了自身,他才能夠破開迷霧,看清那未來的入聖之路。

...

當石龍秘境之爭落幕後的一段時間,聖族收回了此前的諸多對諸天的試探,而這種聖族的消停,也是讓得諸天這邊悄然的鬆了一口氣。

只是歸墟神殿並沒有放鬆警惕,畢竟他們對聖族太多的瞭解,雖說夭夭展現出來的力量相當具有震懾性,但不管如何,現在的夭夭,還並非是完整的第三神,所以想要真說要震懾得聖族不敢異動,那也是有些天真。

所以,在他們看來,聖族的這種詭異安靜,應該是有其他所圖,只是他們暫時未曾猜出,所以只能保持全力的戒備。

聖祖天,此為聖族的核心天域。

在聖祖天中央的地域,有一座無法形容的巍峨山嶽矗立,那座山嶽之古老,讓人難以辨明其歲月,其上的味道,仿佛是天地初開時,這座山嶽就開始出現...

這是聖族的聖山!

傳聞天地初開時,聖神便是由此孕育而生。

無數道磅礴浩瀚的光環環繞聖山的每一處,聖族的所有人,每日都將會對着聖山的方向虔誠朝拜,因為那裡有着他們的創世神祇。

聖山之巔。

金色大殿仿佛亘古不變,歷經萬物滄桑。

大殿內,地面上有着巨大空洞,空洞有無盡之深遠,即便是聖者都難以窺探,那種極致的黑暗,讓人感到無邊恐懼。

大殿四周,光線暗沉,似是星空一般。

隱約可見七座蓮臺王座於黑暗中若隱若現。

蓮臺上,各有一具栩栩如生的雕像,然而即便是雕像,但卻依舊是有着一種浩瀚,古老,強橫的氣息散髮而出。

噗!

某一刻,大殿內有一道細微的波動傳出,緊接着,七座蓮臺綻放出了微光,那七座雕像的眼瞳,竟是有着光芒綻放出來。

“石龍秘境落入諸天之手,那位第三神,竟然真的被孕育而出了...”

“真是沒想到...”

“第三神將會是心腹大患,此時祂尚未完全複蘇,這或許會是個機會。”

“沒錯,雖說吾神並不擔心這第三神,但身為吾神麾下,吾等需提前剪除一切的威脅,待得吾神蘇醒,這世界,將歸吾族所有。”

“可有定計?如今那第三神躲入混元誅聖大陣內,恐怕沒有機會,而且...即便未曾完全複蘇,祂的力量也不可小覷。”

“......”

有晦澀,沙啞,古老的低沉聲音,一道道從那七道雕像中傳出。

不過,他們的爭論突然的凝滯了下來,即便他們如今只是以雕像顯化,可那眼中,依舊是有着震驚之意浮現出來。

因為他們見到,在那連他們都探測不到盡頭的神秘空洞中,突然有着一縷縷帶着神性的光輝升起,最後形成了一枚帶着斑駁裂痕的矛頭。

而在七位古聖震撼間,有一道飄渺而神秘的聲音,仿佛從不可知處的空間中,遙遙而來。

“去...將祂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