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石龍之爭結束後,為了防止聖族的瘋狂反撲,也為了能夠給夭夭提供一個穩定安全的煉丹環境,諸天城也並未再停留於混沌虛空中,而是在諸聖的搬動下,進入到了諸天天域中,處於了混元誅聖陣的保護之下。

而暫時的安定下,諸天城則是變得冷清了許多,但唯有那城中央處的煉丹大殿,終日都是在涌動着浩瀚磅礴的源氣波動。

那座巨大的丹爐,每日每夜都是在運轉着,畢竟如此大量的祖龍殘魂,想要將其盡數煉製成祖龍丹,的確是一個堪稱浩大的工程,而這種工程,也就唯有夭夭掌控時方纔能夠推進,不然的話,換作任何一個聖者來,恐怕都是難以做到。

煉丹大殿。

丹爐中有熊熊大火升騰,煉丹主位上,夭夭靜靜盤坐,而在其左手下側,便是周元。

不過之前那些協助煉丹的法域強者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三位歸墟神殿的聖者!

三位聖者皆是一蓮境的實力,不過此時這些地位尊崇的聖者,卻是在煉丹中處於打下手以及提供源氣為燃料的尷尬處境中,但他們對此倒是並沒有什麼異議,畢竟在見識了此前夭夭一箭射傷聖族那位天斬古聖後,如今諸天的聖者在面對着夭夭時,都是顯得格外的尊敬與客氣。

有三位聖者打下手協助,此次煉製祖龍丹的效率,自然遠非此前可比。

但即便如此,這煉丹足足一個月時間下來,石龍內蘊含的祖龍殘魂也不過僅僅消耗了五分之一...顯然,想要將其徹底消耗,恐怕真是需要將近半年的時間。

嗡!

巨大的丹爐突然在此時發出了嗡鳴聲,下一刻有如浪潮般的丹香霧氣席卷而開,瀰漫了整座大殿。

丹霧之中,突有將近百道流光暴射而出,宛如一場流星雨一般,四散而逃。

不過還不待其離開丹爐範圍,虛空中便是有着強大的力量降臨,只是輕輕一握,那些流光再度出現時,便是落在了夭夭掌心間,只見得一顆顆散髮着靈光的渾圓丹藥滴溜溜的旋轉,充斥着古老與靈性。

在如今夭夭全力下,再加上三位聖者的協助,煉製祖龍丹的效率與成丹,都遠比以往更強。

夭夭屈指一彈,那些祖龍丹便是飛向三位聖者,由他們保管。

拋出祖龍丹,夭夭便是不再理會,一對清澈空靈的美眸,投向了丹爐旁盤坐閉目的周元。

此時的周元,渾身源氣內斂,不顯絲毫波動,宛如一座看不見盡頭的深淵,讓人望而生畏。

這段時間煉製祖龍丹,對於周元,同樣是帶來了不小的好處,首先那丹爐中充斥着的丹火,乃是三位聖者之力所化,周元在引導這種力量的時候,自身源氣也會受到某種淬煉,從而變得更為的強韌。

從某種意義來說,這是一個極為難得的機會,畢竟平日里可不會有聖者會這樣將自身偉力化為丹火,然後來為一個法域境淬煉源氣...而且,也不是什麼法域境都承受得起這種淬煉...

就算是周元,在初期的那段時間,也是被那三道聖者偉力所化的丹火搞得欲仙欲死,若非他自身底蘊雄厚,再加上九品聖龍氣的品質,恐怕早在初次接觸的時候,他自身源氣底蘊就被燒得乾乾凈凈了。

不過在熬下了初期那最為艱難的階段後,周元也嘗了甜頭,他此次從源嬰境突破,實力可謂是前所未有的***,法域三境,他幾乎是沒有在此有過停留,便是踏入到了法域巔峰。

這種實力大提升自然也帶來了一些後遺症,那就是肉身對於這股突如其來的龐大力量,適應性會顯得有些晦澀。

而此次煉丹的聖者偉力,剛好是如同淬火一般,幫助周元將自身的源氣梳理了一次,這令得他也是在漸漸的將自身力量,再度達到了入微的掌控。

所以這一個月的煉丹,對於周元而言,反而是一場難得的機會。

三位聖者收起祖龍丹,目光也是看了看閉目修煉中的周元,他們對視一眼,眼中有些無奈之意,他們如何不知道自身力量在這一個月中被周元不斷的利用,但給煉丹提供力量本就是他們此次的任務,而周元也並沒有其他過分的要求,他的修煉,本就是在煉丹之餘的順道而為。

不過看得出來,三位聖者對於周元能夠在他們偉力所化的丹火下支撐下來,還是有些驚訝的。

難怪連太軒都是敗在了他的手中,這諸天法域第一人的名頭,倒也算是名副其實了。

而周元的修煉也並未持續太久,然後便是睜開了雙目。

那一對眼瞳,深邃如星空,此時的他,與跟太軒交手時,似乎那種通天銳氣減弱了許多,但這卻並非是變弱了,而是因為他已經開始將自身的力量完全的收斂。

這種力量,一旦再度爆發時,將會閃耀諸天,如大日橫空。

而周元眉心處,神魂之光若隱若現,可見一道神魂悠然跌坐,那道神魂溫潤如玉,宛如玉石所鑄。

這段時間的煉丹,周元受益的不僅是自身源氣,還有着神魂,當然,神魂的精進倒與三位聖者關係不大,更多的是因為夭夭在煉製祖龍丹時,特意將多餘的一些祖龍殘魂煉化後投了過來...

雖說每次量不大,但架不住次數多啊,所以這一個月下來,周元的神魂同樣是在以一種緩慢而穩定的速度,不斷精進。

而玉魂,則是神魂將要達到游神中期的一種體現。

周元眉心間的神光漸漸散去,他抬目看向三位聖者,抱拳道:“辛苦三位大尊了。”

這三位聖者雖說是被動的在助他修煉,但周元也是領了這份情,對三位聖者始終保持着尊重。

三位聖者矜持的笑着回應了一句,然後對着上方的夭夭點了點頭,身影便是憑空消失於位置之上。

夭夭輕輕的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從一旁抱過打盹的吞吞,邁步走下高臺,來到周元身旁。

周元衝著她笑了笑,然後便是陪伴着她,走出煉丹大殿,漫步於佈滿着綠蔭的碎石小道上。

輕風吹拂而來,樹葉擺動,細碎的陽光透過樹葉縫隙,落在兩人身上,這一刻的氣氛是說不出的寧靜與溫馨。

兩人都沒有說話,但顯然他們都是極為的享受這種氣氛。

直到好半晌後,周元方纔將心神從懶洋洋中收了回來,感嘆道:“這入聖之路,果真是難如登天。”

如今的他,已算是法域巔峰,所以他也是在嘗試着那所謂的入聖之路,但這段時間下來,即便他的實力有所精進,但他卻感覺與那個層次依舊有着難以觸及的距離。

那是凡與聖之間鴻溝。

古往今來,不知多少天賦驚人的天驕,止步於此,抱憾終生。

“若是旁人聽見,你這踏入法域不過數月時間,就在試圖覬覦聖者之路,恐怕會忍不住的打你一頓。”夭夭紅唇微抿,唇角掀起一抹弧度。

周元笑笑,道:“我聽師尊最近傳來的消息,聖族並沒有報複的舉動,反而是變得極為安靜,甚至連諸多的行跡都是收了回去,很多人說,可能是被你那一箭嚇倒了。”

不過雖然笑着,但周元的眼神卻是在此時變得格外的凝重,因為他可並不這麼覺得,聖族底蘊遠超諸天,即便夭夭那一箭極為恐怖,但想要聖族害怕,恐怕還是不太可能。

所以,周元感覺,聖族這種詭異的安靜,反而是讓人感到不安。

他擔心,那聖族此次知曉了夭夭的力量,指不定會將目標轉向她...

這些想法,周元並未說出來,一是不確定,二也不想影響到夭夭的心情。

而這,也是他開始嘗試找尋入聖之路的主要原因,因為他明白,唯有真正的踏入聖者境,才能夠有資格成為諸天與聖族這方戰爭棋盤之中的棋手,那樣,他才能夠有着去改變一些東西的資格。

但可惜,這入聖之路,真的太難了。

心中念頭轉動,突然間,周元的步伐一頓,他目光有些奇特的看向夭夭,開口問道:“我記得當年你給我祖龍經時,似乎說過...在那九品源氣之上,還有更高的源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