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龍秘境之爭結束後,其間的結果也是立刻傳遍了諸天,這在諸天中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畢竟雖說論起人數來說,這種級別的戰爭或許算不上太過的壯觀,但論起質量,卻絕對當得上是當世頂尖了。

畢竟參戰的雙方,最起碼都是源嬰境的實力。

從某種意義來說,這已經算是雙方頂尖力量的一次正面碰撞。

對於聖族,諸天基本都是帶着濃濃的忌憚情緒,畢竟從遠古傳下的諸多事跡來看,那聖族都是顯得無比的強大,而諸天在其壓制下,也是顯得頗為的狼狽。

這些年來,聖族動靜越來越多,消息敏感的人都是察覺到了那種風暴欲來的氣息,對此諸天各方勢力都是抱着一些擔憂以及悲觀。

而如今這場石龍秘境之爭的勝利,無疑是讓得諸天士氣大振,最起碼讓得他們知曉,那聖族雖說強大,但諸天也並非是完全沒有抗衡的力量。

所以這段時間下來,有關石龍秘境的爭鬥,幾乎流傳於諸天的每一個角落中。

而諸天各方勢力也知曉了周元與太軒那一場法域之巔的驚天戰鬥。

這一次,周元之名,徹徹底底的響徹了諸天。

以往周元在諸天中也算是有些名氣,但終歸只是停留在源嬰境的層次,一些法域強者對此還是比較持忽視的態度,可此次過後,諸天法域強者再不敢有這般情緒,因為他們都很清楚周元打敗了太軒代表着什麼。

那代表着周元將會成為諸天聖者之下的第一人!

雖然很多未曾參與石龍秘境之爭的法域強者對此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畢竟在參戰之前,周元似乎僅僅只是源嬰境的實力,他們無法想象,一個剛剛突破到法域境的人,竟然能夠強到超越眾多頂尖的法域第三境!

不過不論他們相不相信,事實就擺在那裡,這讓得那些諸多心高氣傲的法域強者,也只能收斂了諸多懷疑,真正的認可了這位新晉的法域第一人。

周元在諸天的聲望,也是經此一役,徹底的達到了頂峰。

...

“神女閣下,煉製祖龍丹的事情,就得拜托你了。”

不出意料,當石龍之爭結束後,金羅古尊便是攜帶着石龍,找到了夭夭,這並不奇怪,畢竟諸天中能夠煉製祖龍丹的,也就唯有夭夭。

在小院石亭中,夭夭眸光冷淡的註視着慈眉善目的金羅古尊,而在她的註視下,這位歸墟神殿的三大巨頭之一,也是老臉也是訕訕。

“周元的事情,我便不與你計較了。”夭夭紅唇微啟,道。

金羅古尊頓時鬆了一口氣,不過緊接着後者的話,就讓得他苦起了臉龐。

“不過你們真把我當做苦力來使嗎?以往只是小規模煉製祖龍丹倒也罷了,眼下這石龍內的祖龍殘魂要盡數煉製,就算是我,全力之下也得需要半年時間。”夭夭柳眉微蹙的道。

金羅古尊何等人物,歷經無數,如何不知曉夭夭言語深意,所以也只能苦笑一聲:“神女閣下有什麼要求就儘管說吧。”

夭夭螓首微點,道:“二十滴祖龍魂髓,另外還要麻煩金羅古尊將此物帶回歸墟神殿,請眾位聖者一起出手煉製,將其提升為真正的聖物。”

她玉手一抬,掌心間有銀光涌動,化為了一顆佈滿着古老紋路的銀色圓球。

正是周元的銀影。

此物伴隨着周元多年,不斷的進化,如今已是有了晉入聖物的潛力,但這種進化並不容易,其中需要吞噬海量的天材地寶,同時還需要聖者以偉力淬煉。

這種事情,交給歸墟神殿,再好不過。

金羅古尊聽到夭夭的條件,眉頭也是忍不住的跳了跳,祖龍魂髓極為珍貴,此次參戰的諸多法域強者,也唯有屈指可數的人能夠獲得,但充其量也就是一兩滴,而夭夭這裡一開口就是二十滴...

而且他可是知道,周元在那地底突破的時候,也吞了數十滴。

可以說,整個石龍秘境內的祖龍魂髓,恐怕有十分之一都被周元一人給得了。

至於那額外加的煉製聖物...這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就算是歸墟神殿底蘊雄厚,但這種事還得需要其他一些聖者幫忙出手,而放眼諸天,能夠隨意請動聖者出手的事情,哪裡又會簡單?

也就唯有歸墟神殿能夠調動了...

金羅古尊看了一眼一旁的周元,後者則是眼觀鼻鼻觀心,猶如老僧入定一般,一副不摻和的樣子。

最終,金羅古尊無奈的搖搖頭,他也是乾脆,沒有討價還價,只是苦笑道:“神女閣下這口氣可真是不好出,好吧,這個條件我代歸墟神殿認了。”

一旁的周元感嘆道:“不愧是歸墟神殿三巨頭之一,當真是財大氣粗。”

這個條件,整個諸天,除了歸墟神殿,恐怕沒有任何勢力能夠拿得出來。

金羅古尊沒好氣的看這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家伙一眼,以神女的身份顯然並不需要這些祖龍魂髓,所以這些東西最終都會落到周元的手中,不過金羅古尊對此倒是沒有什麼異議,周元在石龍秘境中的貢獻有目共睹,此前奪了他的賞賜,只是為了堵住眾人之口,而眼下有了更好的理由,金羅古尊倒是不介意將其歸還。

畢竟對於周元的潛力,金羅古尊是真的很看好,或許假以時日,這家伙也能夠踏入三蓮境,成為這歸墟神殿的巨頭之一。

而見到金羅古尊如此的乾脆,夭夭那清冷的神色似乎都是變得緩和了一些,她螓首微點,道:“既然如此,那煉製祖龍丹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見到夭夭終於點頭,就算是金羅古尊這位見多識廣的老古尊,都是暗自鬆了一口氣,這位神女閣下,真的是不好伺候啊,不過好在她終於是接下了祖龍丹的煉製,不然他們歸墟神殿拿着這艱苦萬分爭奪而來的石龍,恐怕就真的是只能大眼瞪小眼,無從下手了。

“那就有勞神女閣下了。”

金羅古尊頷首,而他在見到搞定了祖龍丹煉製的事情,也沒有更多的寒暄,直接告辭而去。

只是那般身影,怎麼看都是有點如逃命般的急促。

那般模樣,顯然是擔心夭夭萬一到時候心思有了變化,又要宰他一刀,那樣的話,他這恐怕真是不好跟歸墟神殿眾聖交代。

周元瞧得他這難得的略顯狼狽模樣,也是忍不住的一笑,然後對着夭夭豎起大拇指。

放眼這諸天,能夠將這位歸墟神殿搞得如此無可奈何的,恐怕也就真是只有夭夭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