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怔怔的望着夭夭那仿佛是充斥着古老神秘,宛如神之瞳的左眼,那種撲面而來的冷漠註視,仿佛是神祇在九天上俯覽着眾生,那種隱隱間散髮出來神之威壓,讓得此時的周元都感覺到一種強烈的不適感。

呼。

不過最終他深吸一口氣,硬生生的將這種情緒給壓制了下去,他緊握着夭夭小手,沉聲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夭夭輕聲道:“應該是之前使用力量過度,導致神性在加速複蘇。”

周元沉默,神性的複蘇對於夭夭來說,或許是代表着一種至高的力量,但誰都無法確定神性真的完全複蘇後究竟會發什麼事,那個時候的夭夭,真的還能夠有如今的意識嗎?

“對不起...都怪我實力不夠。”周元神色有些苦澀,若是他自身實力足夠的話,哪裡需要夭夭來出手。

夭夭腦袋微微一側,有一縷長髮垂落下來,剛好將左瞳遮掩住,她伸出冰涼嬌嫩的小手,然後放在了周元臉龐兩側,眸光認真的盯着他:“周元,不要說這種話,我知道的,你比誰都要努力的在讓自己變得更強,我知道你想要變強改變什麼,你的成就並不遜色任何人,而且我也相信,終有一天,你一定會達到那一步。”

這些年來,夭夭是親眼見證着這個曾經八脈未開的少年如何披荊斬棘,外人只是知曉他所創造的那一次次奇跡,卻並不知道為此周元付出過多少的努力。

那是一次次生死間游走所帶來的潛力爆發。

雖然周元總是自詡為所謂的諸天軟飯王,但夭夭明白,那更多是他對自身的一種鞭策,即便她與他之間因為身份所帶來的力量差距宛如鴻溝,可他卻從未選擇過放棄。

他在那條佈滿棘刺的道路上不斷的追逐,即便遍體鱗傷,重重阻攔,他卻始終堅定向前。

這是在他的身上,夭夭最喜歡的一種品質。

這些年來,夭夭因為神性存在的緣故,愈發的淡泊,可卻因為周元的感染,她始終還保留着人性的存在,可以說,在夭夭的心中,周元是那盞指引着她前行的燈火,讓她能夠抵禦着神性孤寂淡漠的侵蝕。

周元感受着臉龐上小手傳來的嬌嫩冰涼觸感,衝著夭夭笑了笑,他倒不是心性不夠堅定,只是先前見到夭夭的變化,內心有些心痛而已。

他迅速的調理好心態,嚴肅的道:“以後這種力量能不用就不用吧,夭夭,你要記住,雖然諸天將你視為最後的希望,但沒有任何人能夠強迫你,諸天中,最終會有人站出來,而如果真的諸天已經連這種潛力都沒有了,那麼...”

周元面色沉重而有些決然的道:“或許毀滅比苟延殘喘反而要更好一些。”

夭夭怔怔的凝望着周元,半晌後,唇角有着一抹弧度輕輕的掀起,眸子中有柔和的水光在閃爍,她如何不知曉這諸天對她的期望,而對於這種期望,她並不喜歡,可那或許是屬於她的責任吧,她無法去逃避。

可現在,周元卻是告訴她,他支持她做出任何的選擇,而不必去被那強加的所謂責任所束縛。

這說明在他的心中,她的位置,甚至要高於這諸天...雖然夭夭也明白,這個傻子說的會有人站出來,恐怕就是指他自己。

她纖細雙臂伸出,突然環住了周元脖頸,然後紅唇印上,帶來柔軟的冰涼觸感,讓人神魂仿佛都是在微微的顫慄。

周元愣了愣,顯然沒想到平日里如神女般不敢讓人冒犯的夭夭竟然會難得的主動一回,不過此時想這些太過的愚蠢,所以周元毫不猶豫的攬住了那小腰,熱情的回應起來,貪婪的品嘗着那一抹甘甜。

但這般福利卻並未持續多久,夭夭便是仰頭,臉色帶着一些紅意的避開了周元。

“這就結束啦?”周元瞪着眼睛,意猶未盡的道。

夭夭那如精緻白瓷般的絕美臉頰上泛着紅潤,似笑非笑的道:“捨不得啊?”

周元用力點頭,目光灼灼的望着眼前漂亮人兒那紅潤的小嘴。

“那與你跟那武瑤聖龍之氣相合,哪個感覺更捨不得?”夭夭面帶微笑的直接拋出了終極送命題。

周元聽到此話,頓時如一盆冰水從天靈蓋澆了下來,讓得他渾身都是打了一個寒顫,他瞧得夭夭那似笑非笑的神色,腦袋僵硬了一瞬,然後猛的搖頭:“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周元認真的道:“之前重傷,完全陷入了昏死狀態中,哪裡知曉她對我做了什麼。”

旋即又是皺眉:“難道她對我做了什麼非分之事?真是可惡,枉我對她還算是信任!看來以後不能再與她有任何往來了!”

夭夭瞧得周元這一通飆戲,不由得有些好氣又好笑,她搖搖頭,道:“別人好歹算是救了你一場。”

周元聽她語氣中似乎沒有其他的意思了,這才沉吟一下,勉為其難的道:“那就暫時觀其後效吧,希望她能夠有悔過之心。”

夭夭白了他一眼,也不再跟他在這個話題上面糾纏,問道:“你的賞賜都被金羅那老頭給奪了?”

周元聞言,以為她還要去找金羅古尊的麻煩,連忙道:“此次能夠突破到法域境,已是最大的收穫,其他的賞賜已經沒什麼意義了。”

倒也不能說完全沒意義,祖龍魂髓對於眼下的他依舊是極為難得的修煉資源,畢竟他如今只是踏入法域,並非是真正的入聖,所以該有的積累還是需要的。

但是他知曉金羅古尊的難處,畢竟他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斬殺了徐北衍,而身為諸聖之首,歸墟神殿的三大巨頭之一,金羅古尊終歸是要將場面處理乾凈的。

“放心吧,我可沒興趣為難他。”夭夭長身而起,她將垂落的青絲輓起,隨意的束成了高馬尾,同時一縷斜劉海將左瞳遮掩起來,絳紫衣裙點綴下,讓得此時的她簡直御姐感爆棚。

“不過,他會老老實實把東西都還回來。”

夭夭對着周元眨了眨眼,其中流露出一絲笑意:“石龍秘境之爭的好處我們可以不要,不過他們奪了那麼多祖龍殘魂,接下來總得請我們煉製祖龍丹吧?”

“這是個大工程,而這筆費用,歸墟神殿總得出吧?我可沒幫人做白工的興趣。”

周元一怔,旋即為金羅古尊默哀一聲,顯然,夭夭雖然嘴上說著不在意,但卻還是記在心中,看來這一刀,金羅古尊是躲不過去了啊。